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送你一朵小红花》票房口碑惊人 不止是催泪而已

时间:2021.01.0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流森


1905电影网专稿 易烊千玺大银幕的第二部作品、《滚蛋吧!肿瘤君》韩延“生命三部曲”第二部、“谋女郎”刘浩存第二部电影……

 

这些标签之下,前期没有任何口碑流出,公车车站单纯靠一张小红花的素色海报撑场,即便如此,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依旧爆了!



截至发稿前,票房累计5.49亿,豆瓣8分,淘票票和猫眼均9.5分开局,这些市场反应,都在告诉观众,《送你一朵小红花》没有让大家失望。

 

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间里,它让观众走进电影院,做一场内心spa疗愈,把所有的丧都留在2020年,用最好的、积极的心态面朝2021年。

 


电影延续了韩延导演前作《滚蛋吧!肿瘤君》的风格,以及对生死的描述,没有刻意卖惨,以及烘托悲情,只是努力刻画爱和希望。


虽然对于这两部电影中,主角的结局都是既定的,但韩延仍要告诉大家,怎么活才是最重要的。


《小红花》是对“熊顿”的延续

 

“先让观众共情,再让他们思考。”韩延在《送你一朵小红花》纪录片《一家亲》中,谈到的创作想法,或许也是他对过去作品的总结。

 

2015年,《滚蛋吧!肿瘤君》横空出世,他和白百何让熊顿的故事在大银幕上得到了延续。

 


这部电影的好,在于导演把生死讨论变得更加多元,不刻意煽情,甚至用了些趣味的巧思,把这种思考共情给每个观众。而每个人对生死都会有自己的思考,也都会因为不同的境遇而有不一样的认知。

 

很显然,这种思考单凭一部《滚蛋吧!肿瘤君》并不足够。于是,韩延心中有了“生命三部曲”的想法,希望通过不用的层面去讲述人与生命的关系。

 


电影里,父母去超市给熊顿买零食的场景,将家庭的隐忍和难堪,都展现了出来。那场戏也曾经惹哭了不少观众。而事实上,韩延在拍《滚蛋吧!肿瘤君》时,还拍摄了很多类似的戏份,包括熊顿和父母的互动,但最终因为篇幅问题,只能忍痛删除。

 


如今,《送你一朵小红花》补足了这个遗憾。

 

电影的剧情已经毋庸过多介绍,我们能看到,这部作品中,他除了把镜头放在了易烊千玺和刘浩存的成长互动上,还留出更多的笔墨在病患家人身上,同时安排了很多支线人物去充实这个命题。

 

在议题探讨上,韩延总能很好地把控尺度,有别于过往那些“抗癌”电影的悲剧基调,他不把病人当病人,不把苦难当苦难。

 


其实早在韩延四年前的剧本中,他并没有直接把这种“负担”体现出来,但今年疫情期间,在他和家人之间的相处之中,他直接把这个词给提炼了出来,甚至非常直白地放在了台词中。这并不是一种真实的负担,是每个中国家庭共处时,内心存在的东西。

 

如同韩延在和易烊千玺讨论韦一航这个角色时,他们明确的是,这是一位身患脑癌的男孩,即便如此,他还是一个男孩,有每个人青春期都会有的叛逆和想法,有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只是身体的痛楚下,他会相对其他人更脆弱敏感。

 


从全片来看,“抗癌”或许更像是一个故事背景,《送你一朵小红花》更像是一个青春成长的故事,男女主因疾病而结缘,他们的相遇也带动了男主原本消极的态度,尤其是剧情中期,两个人懵懂暧昧的青春情愫中,透露着他们对生命的向往,以及活力四射的态度。


但后面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又会发现,原来现实是那么残酷,生命是那么不堪一击。所有前面的美好,都如同梦幻泡影一般,把现实狠狠刺破。这些更戏剧化的剧情,也是韩延拉着观众一起讨论,人生的生与死,得与失。

 

所有的安排都彰显了韩延在剧本编排方面的高明,最后的伤痛是他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观众前面笑得多开心,情绪被男女互动带得多高涨,最后终会被那块“阴影”击中。

 


当然,这部电影之后,韩延并没有结束对生命的讨论,他还计划在“生命三部曲”终篇中继续这个话题,把在《送你一朵小红花》中的遗憾,在未来的作品中弥补。

 


而这部名叫《天竺公园》的电影也正式于近日立项,从剧情梗概来看,韩延或许会把视角放在病患家人身上,以他们的第一视角去看待生命。当然,这都仍是后话。

 

天赋上行,争议下行

 

自官宣以来,易烊千玺和刘浩存是电影的最大争议。

 

前者作为“顶流”,首部大银幕处女作《少年的你》荣膺多项新人奖,但是否真正成为业内人士嘴中的“实力派演员”,仍有疑问;后者顶着“谋女郎”的光环出道,在处女作还未上映的当时,就后续资源不断,更是被不少人质疑“后台硬”。

 

很显然,《送你一朵小红花》可以成功抵挡住外人对两位演员的质疑。

 

编剧张冀在《少年的你》之后,曾夸奖易烊千玺是“演员,不是偶像”。后来,他作为《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剧本顾问,在看完影片粗剪之后,更是在朋友圈说,“一个天才男演员正式诞生”。

 

可见,易烊千玺并没有让大家失望。


如果有人要说,《少年的你》里面那个寡言少语,有些叛逆的小北,在某一面会接近现实中的易烊千玺的话,那么这个身患重病,生活在普通人家的韦一航则和演员本人完全不同。

 


这个角色对生活充满了不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已经20岁,但内心藏着一丝未成年的幼稚。在女主角马小远闯入生活之后,他原本的不服气,慢慢有了些许的动摇。

 

整个角色的成长是有很明显的成长弧度,从拒绝到接受,从不理解到理解。易烊千玺在整个过程的演技中,随着这些情绪有所展露。我们最终能看到这个看起来好像已经很成熟的男生,内心其实是没长大的小孩,会一开始就被女生揭破“妈宝男”。

 


演员在表演中亦是创造角色。


韩延透露,易烊千玺在揣测这个角色中,带入了很多他自己作为千玺的感受,比如他的身份,会和韦一航一样,很难真正自己徒步旅行的机会;又或者是电影中,韦一航是餐厅坐角落,公车坐最后的人,年少在北京学跳舞时,他是那个从昌平到海淀,和母亲坐在公车最后一排的小孩。

 

这种演员和角色的共情,是能让演员更好地塑造出角色。而且易烊千玺从接到剧本之后,就已经让自己成为了韦一航,在整个剧本围读的过程中,他心里永远会惦记着角色能看到湖的幻想。不仅如此,易烊千玺对生活的观察和自己的思考,在演绎过程中,每到幻想时,他都会表现出手抖的细节。


整体相比《少年的你》而言,这里的易烊千玺更“收”着,他的一举一动都似乎在暗示着他的那些心理动机。

 

这些都还只是小的细节,但雨中那场告白戏可苦了他。

 

这场戏在电影中是个重要的情绪点,是对韦一航这个人物的拔高,同样是戏中角色人物关系的融合。这场戏在韩延最初的剧本中就已经存在着,自然也成为了易烊千玺拍戏过程中的最大压力。



整场戏最后拍了两天,前一天拍他和马小远的对话,后一天拍马小远把他拉到一边。拍完之后,易烊千玺才真正释然,甚至感觉这部电影都拍完了。

 

整场戏一气呵成,男生借着酒劲的勇气,女生的坚强果断,两种状态的碰撞,让这种情感变得格外真挚。虽然这场戏中,刘浩存的存在感不如易烊千玺,但她互补的状态,为整场戏增添了光亮。

 

刘浩存在前作中,有张艺谋的指点,整体没有太大的问题。到了《一朵小红花》中,她换上时装,变成接近她当下年纪的少女,整个灵气也随之而出。

 

尤其是和韦一航不同的角色设定,她更接近“小大人”的外放性格,以及到最后她的隐忍和成全流出时,整个角色也变得更加立体。

 


当然,这部聚焦家庭的电影,饰演父母的戏骨们也是关键。高亚麟说,如果这群人没有家人的感觉,那么这部戏成不了。

 

朱媛媛和高亚麟的对手戏,活生生把中国典型的家庭带了出来,他们尽可能表现出对儿子的关心是润物细无声的,但他们越是掩饰,就越显得笨拙和辛苦。

 


尤其是在预告片中,台词不多的朱媛媛,在正片中非常惊喜,完全复刻了一位为了撑起家,细抠柴米油盐的母亲形象。

 

开出漫山遍野的红霞

 

《送你一朵小红花》中,韩延用“平行宇宙”的概念,把所有的美好留给了大家。

 

虽然整部电影并不是完美的,但这部电影对于当下市场的意义非凡。


如今的票房成绩,再借着好口碑,冲击10亿,似乎已经不是难事。这朵“小红花”也该送给电影的幕后所有主创。它为2020年的电影市场很好地画上了一个句号,同时又非常美好地开启了2021年。


《送你一朵小红花》并不是单纯地让观众哭出来,而是在走出电影院之后,或许能想到,即便遭遇了不好的事情,但仍有温暖的一面在鼓励着我们。


文/流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