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成龙配音《许愿神龙》 这条8000万神龙如何诞生?

时间:2021.01.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讯 “许愿吧,只要这是你真心想要的。”

 

成龙配音的动画电影《许愿神龙》正在热映,票房已接近9000万,豆瓣电影评分6.7分,猫眼电影9.1分,表现不俗。

 

影片将故事背景设定在上海,讲述了穿越时空的许愿神龙与平凡少年丁思齐一同经历的笑中带泪的冒险故事,凭借老少皆宜,轻松诙谐的合家欢风格成功吸引了不少家庭观影。“粉色神龙”蠢萌可爱的设定更颠覆了不少观众对这种中国传统神兽的想象。

 


历时近七年打造,这只票房有望过亿的“神龙”如何诞生?《许愿神龙》的“横空出世”又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提供了哪些新思路?让我们走进《中国电影报道》幕后版块,独家探访《许愿神龙》的动画制作团队。



从石库门到虾条

《许愿神龙》的中国味道如何炮制

 

《许愿神龙》的故事灵感要从15年前说起。导演阿佩尔汉斯在上海结交了一位好朋友。这些年来,透过这位好友的人生起伏,他也一道见证了中国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


就这样,《许愿神龙》这个探讨友情、亲情与人生价值的“现代中国版阿拉丁故事”也在阿佩尔汉斯的脑海中逐渐成型。

 

“中国的年轻人正身处一个如此飞速变化和发展的国家,有那么多可能性和潜力。他们需要决定人生中什么对于自己是重要的。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能够完美地诠释出阿拉丁的故事,当你能够实现任何愿望时,你要立刻决定什么对你是最重要的。”



与阿佩尔汉斯一样,制片人克里斯·布兰博也是一位十足的“中国迷”,且已经在中国生活、工作了15年时间。


当他收到阿佩尔汉斯发来的概念图,图中一个中国少年拿着茶壶,壶里钻出一条神龙,将中国的古与今巧妙联系在一起,不由得眼前一亮。两人便一拍即合,决定将这个“少年与龙”的故事搬上大银幕。

  


为了讲好一个发生在中国本土、具有中国文化底蕴和中国情感的故事,《许愿神龙》的主创团队直接搬到上海居住、生活,一边勘景、采风,一边体会着这座城市的风土人情。

 

在勘景的过程中,石库门的老上海风情一下就抓住了主创们的眼球。恰巧,制作团队中的一位视效主管就是石库门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她便带着导演挨家挨户拜访了自己的左邻右里,还分享了很多家庭老照片和童年故事。



这些充满烟火气的“海派”生活细节也被导演巧妙地融入到了影片的创作中。


比如,思齐妈妈教俐娜包馄饨的段落就充满了生活气息。为了真实还原,中外主创团队也一起包了一顿馄饨,记录下了从擀皮、包馅到下锅煮熟的全过程,再在动画中一帧帧细致复刻。



在《许愿神龙》里,你不仅可以看到老上海标志性的建筑和街景,更能感受到那种充满中国特色的邻里关系,不分你我,亲如一家。弄堂里的家长里短、街头下象棋的老大爷,甚至让神龙直呼“真香”的平民美食“虾条”都令中国观众格外亲切,也让外国观众得以管窥”功夫片“之外更接地气的中国文化。



1000多个控件,300万根毛发

粉色神龙”如何诞生?

 

《许愿神龙》是倍视传媒发起并制作的第一部原创动画电影。在此之前,业内对倍视的印象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真人电影视效公司,曾为《捉妖记1、2》、《长城》《环太平洋》《美国队长:冬日战士》《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多部大片提供后期视效制作服务。



从真人电影视效公司到动画电影工作室,团队要攻克的不仅是内容层面的难题,还有技术层面的挑战。制片人克里斯·布兰博坦言,“龙是动画电影中最复杂的角色之一。”仅这一个核心角色的制作,团队就花费了两年时间。

 

一般的动画角色设计,大概会用到150到350个动画控件,而“龙”则需要1000多个,因为要完成10倍于身体长度的伸展和50倍于身体长度的收缩,皮毛也需要同步进行自然地扩张和收缩,这都给技术部门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众所周知,动物毛发是动画制作中的一大难点,对于拥有300万根毛发的“神龙”而言,这种困难就更加突出。


为了让“神龙”更加灵活生动,设计部门参考了多种动物的毛发质感,“神龙”身体上不同区域的毛发形态、材质和触感都是不同的:胸前的毛像小猫、小狗的毛,摸上去是很舒服的;后背的毛发像羊毛,有层次感;角上的毛像鹿角的绒毛,细细的,在打光后会形成一圈很漂亮的背光。



“鹿角形状的龙角也是中国龙的传统设计元素之一,是吉祥的象征。西方龙的角大多是羊角、牛角,比较有攻击性,但鹿角有绒毛,看上去就有一种亲和力,我们的整个设计语言都是希望让大家去喜爱它,而不是害怕它。”《许愿神龙》数字资产主管徐君颖解读道。


这种传统与现代的碰撞,同样体现在对“神龙”色彩的大胆设计上。电影的另一位制片人阿伦·沃纳曾主导”怪物史莱克“系列的创作,擅长塑造个性鲜明、令人印象深刻的动画角色。这一次,他与导演阿佩尔汉斯也坚持为“中国龙”赋予全新的色彩。



“我们有一张表,里面把所有颜色的龙都试了一遍。最后我们都认为粉色是最好的。这是因为它和你的预期完全相反。我们想要尽可能地创造不同,让观众明白,这不是一条传统意义上的龙。”

 

在性格设计上,主创们也为“神龙”注入了贱萌可爱的亲民气质,还专程找来了国际巨星成龙为中文版配音,并担任制片人。这种戏里戏外的“反差萌”收获了较好的效果,观众不仅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成龙大哥,“龙”这种神兽也不再高高在上,而充满了接地气的亲和力。

 


《许愿神龙》的导演和部分核心主创虽然是外国人,但影片超过半数的内容是由中国团队完成的。“我们花了很多精力来确保这不仅仅是一部关于中国的电影,还是一部由一群非常了不起的中国艺术家,在中国为中国人制作的电影。”克里斯·布兰博坚定地说到。

 

类似的合作模式在《雪人奇缘》《飞奔向月球》的创作中也可以见到。虽然这些影片仍面临“水土不服”的争议,但在将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动画形象结合,讲述一个能走向世界的中国故事方面,这些跨国动画团队都做出了积极的尝试。



在采访的结尾,制片人克里斯·布兰博对我们说:“今天的中国动画行业是令人兴奋的,有挑战和困难,但这是一个真正令人兴奋的时代,希望在中国找到可以面向全世界观众的角色和故事,让他们看到功夫片之外,一个更加真实的中国。”


文/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