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王宝强回到少林,《吉祥如意》看哭,别低估他们!

时间:2021.02.0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米亚


1905电影网专稿 “真实的力量,没法用语言形容。”看过大鹏执导的新片《吉祥如意》,导演管虎给出了极高评价。

 

豆瓣上,两万七千人也打出了8.1分。这部充满实验气质,却不失真挚情感的现实题材作品,刷新了很多人对“喜剧人”大鹏的认知。

 

大鹏自己也说:“这不是一部符合大家对我的期待的电影。但我对自己的期待是,一直去尝试拍新东西。”

 

的确,从《受益人》到《吉祥如意》再到未上映的犯罪片《第八个嫌疑人》,大鹏的转型或突破之路从几年前早已现出端倪。



无独有偶,肖央《误杀》中的演技爆发令人刮目相看,接连获得金鸡奖、百花奖提名;岳云鹏《送你一朵小红花》里的吴晓昧,让人见识了不逗人笑让人哭的反差演技;

 

王宝强也用一部将于大年初一网络上线的《少林寺之得宝传奇》宣示回归少林功夫的初心。更不用说,小品演员出身却连获“影帝”的范伟,还有演什么像什么的黄渤

 

王宝强主演网络电影《少林寺之得宝传奇》

 

演员们都说难演莫过喜剧,但喜剧人们却在用一部部作品展现着在他们在喜剧之外的无限可能。

 

被低估的“演技”

 

“喜剧比正剧难演,但喜剧演员几乎很难拿到奖项肯定,这是个怪圈。”在凭借《冰之下》获得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后,黄渤这样感叹。

 

的确,喜剧演员的演技常常是被低估的。往往只有在他们喜剧之外的表演中,观众才恍然惊觉,那些掩藏在插科打诨下的演技高光。


 

在《冰之下》之前,黄渤曾凭借管虎执导的《斗牛》拿下生涯第一座“影帝”奖杯。他在其中饰演落魄的农民牛二,在残酷的战争中,与一头牛相依为命。这基本是一场黄渤的独角戏。

 

为了接近人物,黄渤开拍前花几十天时间在牛棚里和牛培养默契;为了让牛舔他的脸,往脸上抹地瓜汁;每天都在山路上来回奔跑,磨破了38双棉鞋。

 

有人盛赞:“黄渤在《斗牛》里贡献了可以与汤姆·汉克斯在《荒野求生》里相媲美的演技。”

 

黄渤的“高光”还有《亲爱的》里那个一直在寻找的父亲。



他说这个角色的难点在于演出“苦寻三年”的不同层次和状态。于是,我们看到了被骗时极致的绝望和无助,也看到了面对儿子“相见不相识”时的痛心和无奈。田文军这个角色也因此拥有了饱满的弧度。


 

在正剧中贡献反差演技,将小人物诠释得入木三分,范伟亦是如此。

 

在小品舞台上,他也许是“脑袋大、脖子粗”的倒霉伙夫,在大银幕上,他却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悲喜交加,平凡动人的底层边缘人物。

 

他们是《看车人七月》里,怯懦隐忍最终爆发的老杜;是《耳朵大有福》里,被社会抛弃的退休工人王抗美,也是《芳香之旅》里的“最惨”劳模老崔。

 

《耳朵大有福》里的范伟


《南京!南京!》里,范伟饰演的唐先生亲眼目睹女儿被日军摔死,瞬间的爆发力撕心裂肺,范伟的双手一遍遍拍在窗户的铁栓上,血肉模糊却浑然不觉。

 

难怪导演陆川盛赞他:“好的喜剧演员往往能成为伟大的艺术家,范伟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范伟在《南京!南京!》中的表演凭借的是爆发力,那《不成问题的问题》展现的是更高级的“分寸感”。

 

他用举手投足,一言一语间的细微设计让一个左右逢源,暗怀鬼胎的农场主形象跃然银幕之上。这个角色也让范伟收获了北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等重磅奖项认可。


 

黄渤和范伟在正剧中的精湛演技更多的是实力使然,而《误杀》中的肖央的表演才真正令人刮目相看。

 

《误杀》之前,观众对肖央的印象还是凭神曲洗脑的“老男孩”亦或是《唐探》里洋相百出的警长坤泰。


 

但在悬疑片《误杀》里,他摇身一变成为一位爱家如命的父亲。

 

结尾,李维杰被囚车带走,与家人告别的那场戏格外动人,肖央没有选择想当然的哭戏,而是深入人物内心,体察那种复杂却微妙地情绪,“只是煽情就过于单薄了,他要哭着又有笑容,一会儿又崩溃了,是复杂的。”肖央认真地解读道。


 

李维杰这个角色充满挑战却又像为肖央量身打造的,既有小市民的市侩和狡黠,又有真诚和善良,更藏着隐秘却伟大的父爱。

 

谈到作品风格和类型上的反差,王宝强比肖央更有发言权。他本人也曾调侃,自己不是喜剧片,而是文艺片出身。

 

的确,王宝强主演的前几部大银幕作品都是非喜剧作品,也有不少获奖的文艺佳作。他在其中诠释的各类农民形象都惟妙惟肖。

 

《天下无贼》里的“傻根”王宝强


谭卓合作的文艺片《Hello!树先生》被无数影迷奉为王宝强的演技“封神”之作。


他在其中演绎的朴实善良却百无一用的树先生,游走在现实与超现实,清醒与疯狂之间,充满了宿命感的悲剧张力。演技浑然天成,令人惊叹不已。


 

有人说,王宝强的“演技”不过把原生态的状态搬到了银幕上。殊不知,这正是他作为演员最宝贵的财富。黄渤也曾坦言,自己演小人物如此生动,正是因为“离生活很近”。

 

这也是这群喜剧人的共通之处。他们也许其貌不扬,但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对生活细致入微的体察却给予了他们塑造角色的丰厚养分,也让这些小人物如此灵动丰满,真实动人。

 

不容易的“转型”

 

拍摄《道士下山》之前,陈凯歌曾问范伟:“作为小品演员来演戏,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答曰:“成见。”

 

“长在观众的笑点上”,本是喜剧演员的大幸,却也常常是“转型”路上的阻碍。


 

岳云鹏正是如此。无论通过相声段子还是刷屏的表情包,贱萌的“小岳岳”形象早已成为他身上挥之不去的标签,也让进军大银幕的道路格外坎坷。

 

在《小红花》之前,不算客串,岳云鹏出演的喜剧片超过10部,评分却尴尬的无一及格。小品化的浮夸演技,段子式的抖包袱方式成为网友吐槽的焦点。


 


但在《小红花》里,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岳云鹏,虽然仍有青涩之处,但举手投足,欢笑落泪都是从人物出发,克制细腻却更为动人。


罕见地,观众忘记了小岳岳,却记住了吴晓昧。


 

就像当年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用一句“燕子”戳中了无数人一样,岳云鹏说:“走心了,用心了,观众是能感受得到的,观众能看出来你在演还是没演。”

 

没受过科班教育,讲不出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但懂得“走心”的道理,岳云鹏的电影之路便会越走越宽。

 

“是否想要转型?”同样是大鹏在采访中最常面对的话题。


 

从《屌丝男士》到《煎饼侠》,大鹏完成了从小屏幕到大银幕的转身,而在近几部作品选择中,则不难看出他在喜剧之外的“野心”。

 

《铤而走险》中,大鹏首次挑战拳拳到肉的动作戏;《受益人》中的吴海更让他一举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大鹏坦言,选择《受益人》看中的是剧本浓烈的生活气息和现实主义底色。为了演出吴海的憨厚朴实,大鹏把形象抛在了脑后,设计出了灰头土脸,总是撅着嘴,呵呵傻笑的“吴海脸”。

 

他不仅一字一句地现学了重庆话,还一有空就穿着吴海的行头在重庆的街头走来走去。没有人认出他是大鹏,他也静静地吸收着来自生活的烟火气。



从大鹏的片单中不难看出,无论是陈建斌导演的文艺片《第十一回》、犯罪类型的《第八个嫌疑人》《双探》,还是正在热播的《假日暖洋洋》,接地气又足够丰富的小人物将成为他发力的重点。

 

如果说,以上几部是大鹏在演员上的“野望”,那这部《吉祥如意》则是他在导演路上的突围。



影片在形式上探索了剧情片与纪录片的边界,在叙事上又无比真诚地刺痛了中国家庭的伤疤。管虎的那句“去市场化”的评语,似乎在替大鹏回应着那些萦绕在之前作品上的“玩票”“耍小聪明”的质疑。这也是《吉祥如意》之于大鹏最重要的意义。

 

谈到转型,大鹏不愿意用“野心”二字,他更希望按内心的节奏不断尝试新鲜的创作,而不是去证明什么,“那样目的性就太强了”。


 

与其他演员一样,喜剧演员最怕也最容易被“定型”,但框住他们的往往并非喜剧类型,而是自我能力的限制。就像乔杉说的,自己从来没想过“转型”,“ 因为我觉得我从来没也把戏单纯就当做喜剧来演,我们就是演一个又一个人物。”

 

黄渤也说:“无论喜剧、悲剧,都是在表演,都要做好一个演员本分。”从角色出发,潜心打磨好每一个人物,才是演员真正的高光时刻。

 

文/米亚

峰爆
剧情

峰爆

父子携手紧急救援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