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专访《赘婿》主创刘闻洋

时间:2021.02.27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烹小鲜

这是鲜喵的第 1589篇吐血原创

首集仅仅不到10分钟的“穿越戏中戏”设定戏,主创就设计了20余个版本;由于剧中角色众多,关于刻画角色,编剧团队撰写了40余个人物小传,文字最多的长达18页;力求细节不出纰漏,剧组邀请的专业顾问涉及经济、历史、礼仪,甚至围棋领域。

 

关于剧版《赘婿》的制作过程,以上只是冰山一角。

近日,改编自阅文出品的同名男频IP,由新丽电视、腾讯影业、阅文影视出品,爱奇艺联合出品的剧集《赘婿》正在热播。截至撰稿,该剧在爱奇艺站内热度破万,在豆瓣有超过12万人打出了7.0分数,影响力指数为开年最高。

 

不言而喻,从男频IP到全民爆款,《赘婿》的影视化过程离不开主创团队的精耕细作。

 

就此,烹小鲜(pengxx01)采访了《赘婿》制片人刘闻洋和剧本总监郑卓群,双方分享了该剧从破题,到改编,再到制作完毕的全过程,并且针对一些争议点,给予了回应。

《赘婿》制片人刘闻洋

概括来说,关于IP改编,《赘婿》以剧作价值观为第一导向,摘取IP精华,使之服务于影视剧制作,助推二者发生双向作用。既拓宽了IP原有的边界,亦为影视创作提供了新方向。

 

关于制作,整部剧颇有“举重若轻”之感,即用刘闻洋的话来说:“扮猪吃老虎”。基于工业化生产的制式,用最大程度的勠力,营造最轻松自如的氛围。这点在台前幕后一脉相承,是剧版《赘婿》呈现的风格,也是主创在执行阶段的缩影。

“剧集《赘婿》是一个老少咸宜的作品,并非属于某个特定群体。”

 

就在业内大呼“垂类细分”“分众时代”之时,《赘婿》的主创却反其道而行,俨然一股清流。刘闻洋直言,剧集的目标受众为全民向。

 

在其看来,一部剧的类型和命题不是基于对市场的反推,观众口味永远都在变,创作者要做的是引导,而非迎合。

 

当然《赘婿》的定位不是横空生出。据刘闻洋透露,这来源于他对原作的直接观感:小小赘婿,大大天地。一个起点为负数的小人物,从零开始,一步步成长,逐步在家里、商界乃至朝廷做出成绩,与所处的时代背景同频发展,格局大、视角广,兼具丰富的看点与普适性的意义。

彼时正值刘闻洋首次接触《赘婿》项目,在那个节点,编剧秦雯已经写出了一版剧本,而他要继续做的,就是攒盘子,建团队,推动项目快速落地。

 

他心里“门清”,围绕着作品定位,一定要保证剧集“好看”。这里面包括四个维度:第一是跌宕起伏的情节;第二是真诚真挚的情感;第三是丰富有层次的人物;第四是扎实优质的制作。

 

而最重要的整体调性,轻松明快的喜剧风格是不二选择。越是格局大的故事,越适合“轻装上阵”,四两拨千斤,能量最强。“原作是有些灰度的作品,改编上把这个灰度提高了一些。我们认为剧集《赘婿》就是一道家常菜,吃起来舒服自在为主,同时也希望它多一些口感和风味,给大家更多的选择。”

 

刘闻洋带领的新丽团队在寻找到喜剧突破口,明确包装风格之后,邀请到导演邓科,双方一拍即合。至此,制片人、编剧、导演三方就位,接下来就是选演员。或许在《赘婿》开播之前,绝大多数观众难以想象郭麒麟饰演男一号。

“郭麒麟是一个奇兵。”

 

作为全剧的核心,男主角宁毅的饰演者极度重要。一方面,他的外在要“弱”,成为“赘婿”有合理性;另一方面,他的内心要“强”,成就一番大事业有据可循。

 

刘闻洋曾经看过郭麒麟的话剧,在不能NG的舞台上,他感受到了后者作为演员的能量。而这种能量恰好与其外型具有反差感。同理还有女主角宋轶,外冷内热的性格与苏檀儿的人设几近相似。

 

不过尽管敲定了两位主角,但是刘闻洋还是感觉差点“火候”,他需要填补宁毅的前身——江皓辰睿智腹黑的形象。“后来想到由张若昀魂穿成郭麒麟,这样就合乎情理了,不仅剧中宁毅的行为有内在逻辑支撑,而且与原作还有联结感。”

就这样,刘闻洋完成了《赘婿》破题三步走——一是确立普适性定位、二是采用喜剧化包装、三是组合相互匹配且能擦出新火花的演员。

 

结合播出的效果看,他的思路非常行之有效。根据云合数据显示,《赘婿》自开播日至2月21日,女性观众的比例呈明显上涨趋势,最近的男女比例为56:44。与此同时,观众的年龄层分布广泛,25岁以上的比例为50%,受众堪称多元化。

对于主创群体来说,不论是整个改编的方向,故事的选取,还是在对角色的塑造上,都是一次有风险的创新尝试。

 

“原作不只是地图多,本身的类型元素也很多。前期像是种田文,后来是商战,然后又有了武侠,而后加入了朝堂,再后来又有庞大的历史和战争元素。这么大的体量和内容,我们要做拆解、提取和加工。”

 

之所以《赘婿》能够受到大众向的关注,在破题之外,改编亦是重中之重。这方面有三大难点,其一是保留原著精华,突显主角的成长线;其二是符合全民向的定位,以及统一的喜剧化风格;其三是保证内容的严谨度。

为了攻克三大难度,整体预估,剧集的原创度占比很高。关于其一,刘闻洋和郑卓群表示,这一季的《赘婿》主开江宁、霖安和武都三大地图,用循序渐进、层层进阶的方式,不断增强宁毅的行事难度,提升剧集的新鲜感和悬念感。

 

以游戏难度模式比喻,宁毅在苏府的小家阶段赢得相对EASY,到了商战阶段,难度值为MIDDLE,进入朝堂,自然有HARD级的困难迎接。观众跟随剧情的发展往后看,会看到更加丰富的内容,也会看到不一样的宁毅。

 

关于其二,主角维度,宁毅的事业线融合了当代语境,在情节中巧妙嵌入了“拼刀刀”“苏宁易购”等流行元素。感情线上,坚持男女主角1V1的搭配,与现代的情感价值观相符。

配角维度,编剧团队设计出“男德学院”这一原创机构,强化“赘婿”主题的同时,进一步丰富剧集的喜剧元素。并且在此基础上,打造出性格各异的“赘婿F4”组合,而又因为四个演员高矮胖瘦的外形特点,更多了一丝诙谐。另外,据郑卓群透露,苏家的角色中,包括耿护院、岳母姚氏,苏伯庸以及二房父子在内的众多配角,也有一定程度的原创和改编元素。

 

关于其三,在开篇提到的专家顾问团和人物小传之外,同样体现于剧中角色的台词,比如贼寇统领鲍文翰这个角色设定为“读书少”,那他肯定经常读错成语,这是刻意设置的。

 

除了《赘婿》的改编维度,刘闻洋亦说到对IP的看法:“IP应该是IDEA,是故事,它可以是网文的载体,也可以是人物关系,更多的是创意上的抓手,能让我们有发挥的灵感和空间。”

“我们在开机的时候,就定下了春节播出,那时候比较喜庆,然后一切按照这个节点推进。现在看,每个环节的成效符合当初的预期。”

 

改编的想法需要制作助其影像化,其实在刘闻洋看来,从前期筹备到后期剪辑,从框架到细节,《赘婿》的生产过程皆秉承了高度工业化的标准。

 

首先看整体流程,自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提出“三驾马车”的创作方法论之后,《赘婿》是付诸实践的影视产品,产出过程快速高效。

 

据了解,剧版《赘婿》的项目启动于2017年9月,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都在进行剧本开发及围读工作,相关人员吃透了十年来连载的500余万字;2020年2月,在经过主创团队的反复雕琢后,《赘婿》确定了如今剧集所呈现的风格、具体篇幅、类型、开头和结尾;2020年6月,剧组开机,四个月后进入后期;2021年2月14日,作品正式上线。

其次看视听细节。视觉维度,剧组在色调、场景和服化道方面做了精心设计。以男主角为例,最初阶段,他的衣服偏青色系,偶尔有粉色增加清新感,而随着剧情的深入,其服装颜色越来越深,象征着人物进入更厚重的故事线,以此增加观众的代入感。

 

以布景为例,苏氏布行的掌门人为女性,它的风格类似大家喝下午茶的地方,而乌氏布行就是方方正正,一看就是家大业大。此外,美术指导和道具师也会参考宋朝的设计和剧中的人设,在诸如配饰、牌匾字体、花纹、装饰物等细枝末节处,做出差异化的呈现。

 

再以备受热议的“拼刀刀”转盘为例,开始的设计是真的飞刀,后来考虑到情节的实际语境,改成了剪刀。“所有‘拼刀刀’的道具必须取自苏氏布行内部,我们要让观众看到组装的过程。这些细节可以佐证,宁毅是一个带着思想到了古代的现代人,没有‘金手指’,只是运用现代智慧,就地取材。”

音效维度,细心的观众可以留意到,每个角色出场或者发生重大事件时,都有专属BGM。比如宁毅每次用现代思维实现降维打击,这时候的配乐偏特工风格,再比如,苏檀儿出场时,配乐为弦乐,彰显出她的轻灵可爱。简而言之,全部的视听语言均服务于情节和人物。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以及娱乐方式的多元化,传统的长视频领域正在受到来自短视频的冲击。在这样的客观环境下,剧集作为长视频的拳头产品,必须不断创新,提高观众的粘性。

 

基于这点,被称为“正确打开男频IP改编方式”的《赘婿》做出了新的尝试,但是就采访内容分析,《赘婿》的改编思路并不局限于男频IP。毕竟,一个优质IP,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它的精髓一定与人类的共通性有关,而与性别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