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8部经典,她们一个比一个另类

时间:2021.05.09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时光网Mtime

时光编辑部 | 伦敦桥 我们从电影里来,再回电影里去。

今天是母亲节。

时光君先祝所有母亲节日快乐!

今年春节档,《你好!李焕英》用超54亿的票房,将李焕英推向“影史最贵母亲”之位。

但她似乎仍与我们认知里的中国母亲——任劳任怨,儿女为大——没有什么不同。

影史上,还有不少另类的母亲形象,值得一说。

换种视角,或许我们更能理解母亲的身份和意义。节后片荒的话,下面的片子也适合捡来看看。

《万箭穿心》 一位失败的中国母亲

导演:王竞

主演:颜丙燕 李现

吃得苦中苦,只为儿子能成人上人。

李宝莉,一位典型的中国母亲,她活得很苦,但又看着可恨。

没文化的她,在外风吹日晒地挑扁担赚钱,以供儿子上学。一张从不饶人的利嘴,却逼着丈夫和儿子远离她。

丈夫出轨,后来又选择自杀,自杀前留下遗书,直说是李宝莉逼死他。

万念俱灰之际,只盼儿子考上大学的李宝莉,却没想到儿子高考完,也准备和自己一刀两断。

在王竞这部冷门佳作中,国内最被低估的女演员颜丙燕奉献精湛演技,片中同时呈现出中国父母永恒的身份矛盾——

自以为付出一切,感天动地,子女却毫不领情,甚至对他们恨之入骨。

因为爱,反而活成对方生命里的反派。

可悲的是,李宝莉们不明白为什么“失败”。

只能以新家“万箭穿心“的风水问题,来宽慰自己。

《方世玉》 莫爱老娘

导演:元奎

主演:萧芳芳 李连杰

一度把方世玉骄纵成纨绔子弟的苗翠花,未必是个好母亲。

但恐怕会是我们童年最想要的那种母亲。

儿子在外面被人欺负,打不过,有老娘替他上;儿子想追女仔,她也乐于亲力亲为地帮忙。

虽然最后搞出替儿子成亲的幺蛾子。

能打能闹的苗翠花,是全片的武打和搞笑担当,虽然片名挂着“方世玉”,实际上还属她的“方大玉”最为抢风头。

爱护儿子,不端架子,她更像一位不太靠谱的朋友。

这样的谐星母亲,大银幕上太少见了。

《二凤》 史上武力值最爆棚母亲

导演:黎文杰

主演:吴青芸

一位超能打的母亲。

作为2019年越南本土票房冠军,本片一路打到底的火爆和开挂程度,有点《疾速》系列的意思。

二凤本是红灯区的黑道大姐头,金盆洗手多年后,女儿竟然被人贩子拐走。

于是,她靠自己的双手追查女儿下落,顺带捣毁了一大贩卖儿童组织。

母老虎不好惹,母老虎的幼崽更不能碰。

几乎从头到尾都是村妇打扮的二凤,由于为母则刚的力量展现,不失一种独特的飒和野。

《秋日奏鸣曲》 她不会爱,我也不会

导演:英格玛·伯格曼

主演:英格丽·褒曼 丽芙·乌曼

伯格曼的这部影史经典里,英格丽·褒曼和丽芙·乌曼两大女神同框,出演一对七年不曾联系的母女。

母亲的第二任丈夫去世,女儿写信给她,希望她过来同住。

一段表面相安无事的相处后,两人内心的隔阂与矛盾,不久就像那首奏鸣曲一样,迎来情感大爆发。

女儿控诉着母亲此前忙于自己的钢琴事业,不顾家庭,她的强势和控制欲,偶尔又会折磨自己。

在这种原生影响下,女儿最终也继承了母亲的失败。

一个不会爱的母亲,造就一个不会爱的女儿。

可谁天生会爱人呢?

《日常对话》 我的妈妈是同性恋

导演:黄慧侦

主演:黄慧侦母亲 黄慧侦

类似的隔阂,还出现在一对台湾母女身上。

黄慧侦的母亲,好像从来没有和她亲近过,母亲憎恶已经死去的父亲,所以总是不爱呆在家里。

很多年后,她才知道母亲原来是个同性恋,不仅在外拥有多位情人,情人们都对温柔体贴的母亲,赞不绝口。

对于黄慧侦来说,这样的母亲像个陌生人。

终于一天下午,母女俩之间发生了一段日常对话,尽管沉默多过交流,黄慧侦也陆陆续续吐出多年的心结:

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我小时候被父亲性侵,你也没说什么……

有些时候,亲情不是只有爱构成。

这部金马奖获奖最佳纪录片,教我们去面对和消化它的复杂性,这才是与人生和解的重要课题。

《小偷家族》 我的“妈妈”不是我的妈妈

导演:是枝裕和

主演:安藤樱

身为小偷的信代和丈夫阿治,一起将受到家暴的小女孩友里,从家里“偷”出来。

从此,友里也成为小偷家族的一份子……

法律和伦理上看,她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情感上,却拥有令人信服的羁绊。

当信代从背后抱起小友里,成为全片最温柔催泪的一幕。

当结尾信代从警察口中,得知由里已经把她视为“妈妈“,泪水难以控制,谁还会去质疑她是否有这个资格?

何以为家人?

《小偷家族》给出自己的答案,是相互拥抱,相互取暖,相互支撑。

何以为母亲?

《小偷家族》也给出自己的答案,不是生了就有资格,而是对孩子没由来的爱,和绝对的保护。

《亲切的金子》 天使与魔鬼的合体

导演:朴赞郁

主演:李英爱

电影里,总在刻画复仇母亲的形象。

亲切的金子,是其中最难也最狠的。

为了复仇,含冤的她在13年的监狱生活里,积极表现成为模范,同时向所有人释放善意,尽自己所能帮助她们。

金子出狱后,这些人都成为她复仇路上的关键。

为了复仇,她当着受害者家属的面,切断自己的小拇指,以证清白。

而她在20岁时,未婚先孕生下的女儿,成为真正凶手一直威胁她的软肋。

金子拥有天使的面孔,却是从地狱返身的魔鬼,女儿是她杀疯前最后保持的人性底线。

影片结尾她带领多位受害者父母,一起分享凶手之血做成的蛋糕,相当惊悚骇人。

还是那句话,千万别惹一位母亲。

《异形》系列 成为母亲,要经历恐惧

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等

主演:西格妮·韦弗

《异形》中比比皆是的性符号和性隐喻,已经众所周知。

而作为贯穿整个系列的女主角雷普利,不仅是一位强大的太空女战士,也肩负着某种指涉。

雷普利多次被异形卵附身,在第四部的时候还被一个异形逆种,认作母亲。

如果说未知的异形,代表着一种原始的繁殖欲望。

那么雷普利与异形战斗的过程,同样也可以视为女性进入生育阶段中,必然会遭遇的恐惧、受伤、与征服、不断繁衍。

她可以被视为“异形之母”,在所到之处,播种异形。

她死后,作为克隆体重生,还发现自己被人类同胞实验成为怪物。

雷普利无疑是强大的。

与此同时,她身上又天然带有一种女性命运的悲剧暗示。

【 时 光 话 题 】说一说电影里,你看过最另类的一位母亲?请在评论区写下你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