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影市复工一周年总票房476.95亿 因为他们更精彩!

时间:2021.07.21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淼


1905电影网专稿 2020年7月20日—2021年7月20日,中国电影院复工整一年了。每位电影从业者都面对着历史上极具挑战性的365天。


复工后的第一张电影票、《八佰》成引爆票房第一片、国庆档的生机、《你好,李焕英》的无限可能……这些成绩都是对每个电影人最好的反馈。

 


电影终究是门遗憾的艺术,这个环境并不会因此阻扰电影人的激情,电影人逆流而上,以最好的状态呈现给观众。

 

不能否认的是,目前越来越多大片把目光放在了各大重要档期上,这种现状并不是说后续电影储备高危,而是后疫情时代,电影片方在发行方面的策略转移。譬如原计划定在暑期档的《封神三部曲》《外太空的莫扎特》《无限深度》等影片,目前均未有具体的档期时间。



市场的档期分化越来越明显,但对于创作者而言,应该明确的是,宣传和发行是基于影片的加成,真正为电影本身助力,仍是是从前期创作就注定的内容。

 

回首过去上映的电影里,《悬崖之上》《中国医生》《1921》《新神榜:哪吒重生》《二哥来了怎么办》等等作品,无一不是经历过那段特殊时间,终和观众见面。中间的各种不易,或许只有创作者本人才知道。

 

“41次核酸”


一年前,电影《1921》开机,虽然各地已经逐渐开放,但是国内依旧处于防疫防控的重要阶段。

 

为了拍好电影,黄建新早在开机前,就奔波于各地,寻找第一手资料。电影从开机到杀青,再参与到其他电影项目中,短短1年时间里,导演黄建新就做了41次核酸检测。



这种困难并不止是在导演一人身上,更是被放大到了整个剧组的情景中。

 

在《1921》中,在毛泽东看到法国公董局庆祝法国国庆时,导演设计了一场相呼应的内容:周恩来等人在法国的街头呼唤法国人民支持中国。剧组原计划这段戏是去法国实景拍摄,甚至早在开机前,就已经和法方做好了联系协调,但最终因为疫情而取消了这个计划。

 


“这段戏不能改”,这是黄建新创作中的坚持。


在制片人任宁的提议下,剧组在外滩找到了一座法式建筑,最终在上海市政府等单位的支持下,剧组完成了这场戏的拍摄。团队后期通过CG建立了埃菲尔铁塔等地标性建筑,实现了真实感。



景可以造,但演员不能糊弄。为了找到更多外籍群众演员,联合导演郑大圣想尽办法,找来了江浙沪三地的外籍群演,加入到了影片拍摄中。

 

因为《1921》的故事主题是在国际大背景之下,黄建新想要从横向和纵向的去展示这段历史。他曾在《建党伟业》的创作时,将马林的戏份单纯的设置为简单的情节点,但这次创作时,他希望这个角色能成为更重要的人物。



“我们不能随便从国内拉一个外籍的群众演员就去演了。我们自己对语言如果不敏感的话,可能觉得没问题,但是了解语言的人能感受出来,所以我们就商量能不能找一些专业的演员来完成。”

 

到了4月复工之后,团队成为了在横店复工的第一个剧组。与此同时,制片团队再次向相关部门上报了这个需求,他们同步又找了海外的经纪公司进行推荐。虽然最终外国演员抵达了中国,并进行了隔离,但根据防疫防控的要求,他们只能在上海活动,无法前往横店。



在电影《1921》中,有一场马林上车追跑的戏份,但事实上,那场戏完全是借助技术合成完成的,“那个景其实是横店的景,我们在摄影棚里合成拍摄完成的。”

 

中国对疫情防控得当,后续也让电影的拍摄逐渐顺利,但是全球大环境下,海外疫情防控的不到位,也让整个中国电影人创作遇到些许困难。

 


黄建新曾告诉我们,后续在拍摄《长津湖》的时候,同样希望能邀请海外知名演员饰演片中的重要角色,但最终还是因海外疫情的情况,而导致在外籍演员的邀请上无果,“我和徐克一度在想,是不是能用科技去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这仍只是停留在电影人奇思妙想的阶段,成为疫情时代下,创作者的一种自我刺激。

 

“改剧本”


电影《二哥来了怎么办》里有个场景,胡先煦带着郑伟去游乐场玩耍,但大镜头下,除了游乐设施里演员们享受着热闹刺激,周围的场景似乎显得有些过于冷淡。

 

这些反于现实的细节,并非是故意所为,很大原因还是因为拍摄于疫情防控期间。



电影于2020年1月中在厦门开机,当时摄影还是获得过银熊奖的李屏宾。可是拍摄不久,就因为各种因素被迫停止了拍摄,加上传统春节的因素,部分人员就回乡过节,《二哥》的拍摄不得不暂时停工。

 


虽然在疫情缓解之后,团队第一时间就重组了拍摄团队,但也面临着了重大问题——因为防疫防控,面临着像学校之类的外景都无法进行拍摄。



没办法,导演郑芬芬只能改剧本。


电影《二哥来了怎么办》主要的剧情故事最终都集中发生在了家中,从原本更偏向青春化的成长故事,变成了如今的家庭情景喜剧。



主演邓恩熙坦言,故事做出了调整,听雨这个角色对她而言,也有了更多心理活动的描写,“能帮助我更理解这个人物”。

 

“连夜打包、快递”


不仅是真人电影,对于在电脑上创作的动画电影而言,同样是“披荆斩棘”。


疫情期间,其实是电影《哪吒重生》最忙的时候,当时电影原计划在2020年上映,正处于最后的冲击阶段。

 

但因为疫情,突然被告知,所有人都不能来公司,这就意味着整个团队都没法干活。因为动画制作非常依赖电脑本身,如果没有了这个工具,大家完全不能将事情往后推进。

 


“团队很快就调整了工作重心,开始了线上远程办公。”在两周的时间里,所有人开始想办法打包快递,直接把电脑寄回了家,“武汉的同事也是办法,直接把电脑寄回去。”整个团队以最高的效率,在两周的时间里,搭建了一套远程的工作系统。

 


对于动画人而言,这种远程办公并不只是简单的视频会议,从技术层面上也需要考虑到很多未知的风险。导演赵霁也自我调侃着,“平时在公司还有上下班的概念,没想到大家一回家,都是在没日没夜的创作。”

 

中国电影人


电影《中国医生》记录着疫情背后每个医护人员的不易,正因为有了他们的付出,才有了大家重新回到电影院的机会。电影院的上座率也从最初的30%,慢慢恢复到当下的状态。



这群天使值得被记录,而用摄影机记录他们的人们,同样难能可贵。


在武汉解封的那一刻,电影《中国医生》的编剧团队就立马深入武汉,开始进行第一手资料的收集。台前幕后的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经历过上述剧组团队所经历的事情。



无数次的核酸、适应大环境的剧本改编……每个人都在为电影市场复苏贡献自己的每一份力量。如今,电影《中国医生》票房即将破10亿,这个成绩属于背后的“中国医生”;本周内,中国电影票房2021年票房也将突破300亿,背后是中国电影人的军功章。


所有的成绩都只是后疫情时代的一个缩影,我们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好的成绩,因为中国电影人永远在路上。不管是过去的365天,还是未来更多的日子里,我们将继续发力,用中国故事去调整和世界电影的距离。


文/阿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