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

对话·黄志忠:《峰爆》中演朱一龙爸爸太“难搞”

时间:2021.09.2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流森
对话黄志忠:不想在舒适圈里待的太久 时长:05:27 来源:电影网

对话黄志忠:不想在舒适圈里待的太久收起

时长:05:27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电影《峰爆》里,黄志忠的形象出现时,不少观众有点慌神,这个造型和他过往角色的差距不少——灰白的头发和胡子,略显佝偻的身形,非常朴素的穿着。

 

连他自己都曾打趣,“参演这部电影最大的挑战,就是饰演朱一龙的爸爸”。玩笑归玩笑,其实是他对洪赟兵这个“超年龄”角色挑战的打趣。

 


可是电影慢慢推进,熟悉他的观众似乎还是能在这个角色中,找到黄志忠的符号,对自身专业始终保持着仰视的态度,甚至带着执着的拼劲。

 

如同在《峰爆》中,洪赟兵始终保持着一名铁道兵的体面,而现实中的黄志忠,更是把属于他这代演员的体面,植入进每一个角色的表演细节中。



“洪赟兵”

 

在黄志忠眼里,洪赟兵是他自己舒适圈之外的角色。

 

虽然在黄志忠的身上,“硬汉”是很难被去除的标签,就连导演李骏都坦言,选择他出演这个角色,因为他身上有一股坚韧、顽强的军人劲头,但这次的“硬汉”形象非常与众不同。

 

拿到剧本的当下,黄志忠内心最大的感受就是,“这是场硬仗”。

 


在《峰爆》的设定中,洪赟兵是一名退伍的铁道老兵,在过去没有高新技术支持的时候,铁道老兵都是靠着最原始的人力为中国铁道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所以在电影中,他虽然是一位退休去看望儿子的老父亲,但遇到相关灾难问题的时候,就会第一时间自发冲上前线。

 

单通过剧本中涉及的人物背景,黄志忠就为此“加戏”不少。

 


“这个角色的身体和关节都因为常年劳作、抢险造成了一些身体的伤害。而且过去铁道兵常年作业的关系,多数都有尘肺,呼吸会不通畅。”黄志忠在了解了这个职业之后,不仅上网搜资料,而且还跟医生朋友进行了解,这类群体到了60岁左右,整体的含氧量是多少,肢体行动障碍到什么程度,“靠着这些知识面,我才真正捕捉到这个角色平常生活的状态。”

 

黄志忠为洪赟兵设计了助听器,而这个道具也在剧情中,为父子情感起到了助推的作用。



与此同时,因为职业身份的问题,《峰爆》中不乏动作戏。

 

正如导演李骏所说,在观众印象里,电影的动作戏通常是那种打斗戏,但是《峰爆》多数的动作戏设计是关于攀岩、潜水等极限运动,这对于演员的要求非常高。

 

开拍前,黄志忠和其他演员一起开始了非常系统的体能训练,同时邀请了专业的攀岩教练进行指导,保证电影中的攀岩戏份足够真实。

 


事实上,在《峰爆》中,体能仅仅是这场“硬仗”的表面,更深层次的则是这个角色与朱一龙饰演的洪翼舟的人物关系。


放眼戏外,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父子,存在着代际之间的隔阂,两人又有不善表达的隐忍,“但通过一次大的灾难,父子两人齐心协力完成了这个任务,彼此之间得到和解,情感之间得到了升华,这种关系的变化和递进,非常打动我。”

 

外在的动作难度,内在的情感纠葛,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洪赟兵”。

 

“责任”

 

洪赟兵内外的层次分明,更显得这个角色不好演。

 

但看完影片的观众会发现,黄志忠的表演非常舒服,甚至可以说是轻盈,丝毫没有因为角色自带的负担,而影响了他的创作。

 


可是这种轻松的表演从不是天生的,都是他在各种角色中浸淫出来的。但我们谈到这个“轻松”的时候,他反而笑了笑,“哪会轻松啊,每个角色都需要很长时间的准备,需要进行灵魂对话,需要我们展开无限的想象,赋予人物的神韵。”

 

话毕,黄志忠又想了想说,“可能就现在演戏比以前更从容了,过去会长时间沉浸在角色的情绪里,现在很快就能跳出来。”

 


这是一种过来人才会有的情绪感悟,早在黄志忠上真人秀《一年级》的时候,这种看似“老派”的风格就已经显露出来。当时节目播出时,不少人都以为他是在作秀,在演“严师”,但其实并非如此。

 

黄志忠喜欢两种演员,一种是塑造人物,能把人物传达地特别好;另一种就是演什么都带有强烈的个人特质,但是因为个人魅力所以赋予了人物一种别样的魅力。

 

《至暗时刻》加里·奥德曼的表演属于第一种,甚至在影片上映时,黄志忠跑去电影看了很多遍,他着迷,享受的同时,却又有些沮丧,他问自己到了那个年龄能做到吗?

 

于是,他在《峰爆》中尝试了这个和过去有些许不同,造型上也难以识别出是“黄志忠”的角色。



演员很多时候,还是要“尝试”。

 

时至今日,即便在外界看来,实力是黄志忠的另一个重要标签,他还是会说,“表演是需要不断磨练的,不管是技术上,还是态度上。如果洪赟兵这个角色真正被观众认可了,那或许也能传递这种认知。但事实上,这种认知都是我们过去刚入行的时候,就存在的,只是后来似乎大家就不提及。”

 

演员该有门槛,也该有标准,这是他在中戏求学时,建立起的价值观,那会儿如果无法按要求交作业,老师的教案就会直接抡过来。

 


他在真人秀《一年级》里,曾和当时要出国拍戏的袁姗姗开玩笑,说导演们总是找他演山区的戏。事实上,并不是他不接不到那种西装革履,生活在高档写字楼的角色,只是对自己,黄志忠会更严苛,“我愿意找一些苦吃”。

 

或许他正在践行当初写给学生的话,“我希望能成为你们的航灯”。

 

“仰视”

 

观众对黄志忠的印象更多是来自影视作品,平日采访中,他也不愿意多提及生活里的事情,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除了真人秀《一年级》之外,他鲜少参与真人秀节目的录制。

 

在《一年级》播出的时候,不少人都觉得这个演员难搞。



在很多年前,黄志忠在采访中就曾说,要享受这种“难搞”,“我希望在片场能有一些带引号的不讲理,就是没那么容易接,不管是对手之间,或者导演也好、摄影也好,我觉得这样是有意思的,也是最过瘾的。”

 

《峰爆》是他很过瘾的团队。黄志忠设计了不少的细节,譬如洪赟兵出场时,在火车站买的那株绿植,就是他的巧思。

 

黄志忠面对创作时,都是进入角色后的下意识,“这里可以有些变化,文本只是一种参考,演员想创作出有生命力的角色,还是要有个人意识。”在电影中,父子有段非常激烈的情感告白戏,小洪在这里把过去对父亲的不理解,以及怨恨的起因都一一说明。

 


在原剧本中,小洪埋怨完之后,老洪着急了,说出了一段非常强势的台词:“你们现在这行,如果没有我们那一代人用这双手,刨开这一个个的山洞,搭建起一节节的轨道,哪有你们现在的今天?”但在表演的时候,黄志忠始终觉得“多”了,应该让父亲的情感往内收,要把自己闷在里面。

 

谈到这个细节时,黄志忠很快又变回了“洪赟兵”,用角色的语气把删减的台词再次复原了回来。看吧,即便电影杀青过去近一年,但是回到角色本身的时候,黄志忠还是能记起那些细节,或许当他接到角色的时候,就已经选择把角色融入了表演基因里。

 


这同样是黄志忠从学生时代就被养成的价值观,在他看来,“我们对每一个人物的形态建立都要仰视着,我们要小心地去够着它,达到这种精神和外部的这种统一,灵魂上达到一个默契。”

 

“这可能是我们这一代演员从业以来的一种认知。”黄志忠回到每个问题的时候,他都会从戏到自己,再到他对演员的认知。对于演员这个职业的话题,他有源源不断的话可以吐露,这些看似枯燥的大道理,从他嘴里出来,丝毫不带一丝说教,轻松自在,是前辈的经验之谈。

 


和黄志忠合作过的人,多数评价他挺操心的。他也纯粹地想演好戏,想为作品好。对待演员这个职业,他始终保持虔诚。


但有趣的事,黄志忠演完了,或许就能放下了,鲜少会回头自己出演过的作品,即便电视里在重播自己的作品,他也会选择跳台。



在他看来,作为演员,幸福感是“需要不断去学习,不断去积累,你不知道下一座山峰的海拔高度是多少,所以不可能原地踏步,一直在找一个前进的动力。”

 

作品最终还是交给观众的,而自己在创作的时候,“先保证自己别丢人,尽心去做,别轻易放弃一场戏,这就是自己的财富。”


文/流森 摄像/复合型人才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军人的荣耀——电影《长津湖》八一特别直播
综艺

军人的荣耀—

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