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麻辣专访 | 导演刘循子墨:不求「扬名立万」,只愿无愧于心

时间:2021.11.26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麻辣鱼

文 | 卡里娜

编辑 | 卡里娜

四年前,一位同事向刘循子墨推荐了影片《广播时间》,那时的他还不知道几年后自己会成为一位票房“黑马”导演。

这部日本著名编剧三谷幸喜的导演处女作,用强大的编剧能力在有限时间和空间中呈现了一部广播剧的诞生,由此点亮了刘循子墨的灵感,四年后,他带来了他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一部电影的诞生”——《扬名立万》。

起初《扬名立万》确实想命名为“一部电影的诞生”,但由于名字被提前抢注,最终改为“扬名立万”。就商业电影的传播效应而言,目前应该可以确定这是一个“遗憾”后的惊喜。

“扬名立万”四个字,不仅点明了故事主旨,也因片中人物最终坚守“艺术工作者的良心”,选择背离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而对其重新定义,升华了主题。

另一方面,在这冷清的电影环境下,普通观众谁又会去在乎一部电影是如何诞生的呢?

 

但观众会为“扬名立万”买单,最终他们了解了“一部电影的诞生”。

 

自11月11日上映以来,截止26日,《扬名立万》已经斩获超4.7亿票房,连续14天成为日票房冠军,从近半个月将上映的新片来看,或许还没有对手可以打破这个“奇迹”。

 

行业不景气导致院线片整体质量不高、观众自国庆档以来除主旋律外,无片可看的观影欲望反弹,等等这些外部原因当然是促成这个“奇迹”的关键因素,但一部无流量、无名导的影片想要成为“黑马”必是依靠持续的口碑发酵,而口碑,当然来自影片本身。

 

麻辣鱼此次专访到导演刘循子墨,对此他平静地表示没有想到,对票房的最初预期是“不赔即赚”,一开始也只是抱着做一个喜欢的作品的初衷而已。

 

当被问到认为影片靠什么打动了观众时,刘循子墨不确定地说:“或许是感受到了我们的质朴?”

 

笔者追问:“是真诚吗?”

 

他笑答道:“不敢自己这么说。”

导演刘循子墨片场为尹正讲戏

 01     

“观众的解读会比创作者更高明”

解读空间,是一部影片能够掀起舆论热潮的关键所在。事实上,在创作者与观众的这场“博弈”中,分寸是不易拿捏的。既不能晦涩难懂,令观众难以获得参与的钥匙,又不能被一眼识破,侮辱观众的智商。懂得留白,又适时给到有效的线索,才能真正构成一个与观众进行游戏的“解读空间”。

 

《扬名立万》成功的关键在于完成了与观众的两次互动。一次是让观众聚精会神地参与到电影的有效时长中,第二次是当字幕滚动,灯光亮起时,它令观众开始思考了。

 

影片预留的“解读空间”恰到好处,在“剧本杀”的形式外壳下,对案件线索的梳理和故事留白的补充形成了很多观众“二刷”甚至“三刷”的主要原因。

影片中的整场案件属于非常典型的本格推理,本格推理的几大要素可以从影片中一一找到对应。

首先是密室的营造——“三老凶杀案”的案发现场四面无窗,仅有的一道门从里面反锁;其次是一桩闻所未闻的杀人案和一个恶魔般的杀人狂——张本煜饰演的齐乐山一人手刃三位商业大亨;再次是正直善良、智商过人的“名侦探”,尹正饰演的李家辉便承担了这一角色。

 

影片中对案件描写的华彩段落也在于对密室的破译,当然,不同于一般严肃的本格推理,影片中加入了大量的喜剧元素,这在一定程度上转移了案件本身或许会存在的一些逻辑漏洞,但仍有观众表示通过二刷电影,去寻找一些错过的细节,比如通过通风管道中血量的多少来判断“碎尸案”到底是否由齐乐山所为。

 

另一方面,虽然影片用到了“剧本杀”这一时兴的游戏作为宣传文案,但事实上,由于一开始就揭示了凶手的身份,所以整个案件流程其实是“反剧本杀”的。导演刘循子墨提到,凶手在场这一核心创意是四位编剧之一的里八神提出的。

 

凶手的在场不仅为剧情增加了更多的悬疑感和危险性,同时也让观众跟随人物一起更注重作案手法和作案动机的探讨,通过更深层次的挖掘,最终在人物及情感上形成落点,这也就在谜底揭晓时形成了一个“东野圭吾”式的情感反转,情感浓度在荒诞和戏谑中一点一点累积到高潮,最终达成催人泪下的效果。

 

如果说案件探索是相对封闭的,那么在现实生活中找原型也成为了观众热衷参与的互动之一。有的极易对应,比如官方回答喻恩泰饰演的“有艺术追求的烂片导演”就是致敬导演王晶,但更多的并没有标准答案。

正是这些创作者和观众之间心照不宣的“不可说”,反而增加了观众从诸如此类蛛丝马迹中寻找似有似无关联性的热情,以此达到了发散性讨论的狂欢。

正是这些围绕电影又在电影之外的讨论,构成了摄影机以外的另一个场域,观众成为了另一场叙事的主创之一。

 

“观众的解读会比创作者更高明”,这是影片中的一句台词,主创们一早就知道了电影的多义性,但他们或许确实没有想到能真的把它照进现实。

 

解读的意义有时会补充电影本身,有时也会混淆视听,但无论是哪一种,导演刘循子墨对此还是报以感谢的态度,而这一切其实要归功于他在后期剪辑时的坚持。

“在后期剪辑的时候,考虑到排片等现实原因,在时长上被多次要求精简,但我终究不太想剪,因为我认为每句话都含有信息,所以我的说辞是如果观众看得不是很明白的话,很有可能去二刷。其实说完之后我自己都不是特别相信,但时长最终保留下来了。”

一语成谶。

 02     

一部电影的诞生

 

一部电影的诞生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电影是一个团队协作的结果。

 

在《扬名立万》中,一群电影圈的“失意者”被资本方聚拢,选了一个震惊上海的“三老凶杀案”作为题材,预想拍出这部有噱头、博眼球的电影从此扬名立万,重掌财、名、权,重拾话语权。

有趣的是,资方代表陆子野非常懂得记录的重要性,摆放了一台摄影机在现场全程记录剧本会的过程。一方面考虑或许是为了约束这群不合又心高气傲的电影人大打出手,另一方面也为电影留下幕后花絮以待后用。

对于《扬名立万》来说,摄影机的在场也具备了功能性的作用,它将主人公们的“真实”状态和表演状态进行一种间离,也让观众见证了在摄影机监视下人物的“两幅面孔”,不仅丰满了人物形象,也达成了叙事的推动;另一方面,摄影机最终被破坏也形成了电影被摧毁的象征意义。

事实上,如果主创可以对在场的和观众看不到的摄影机构成的双重摄影机进行更深入的思考,或许还能构成关于电影本质的更为深刻的探讨,但对一部类型片来说,这算是一种不太必要的奢求了。

             

区别于其他电影人拍电影的故事,《扬名立万》的喜剧色彩是其一大亮点。一个开场镜头就是“剧终”的电影确实令人眼前一亮,而对影视从业者的群像描写,也多次让人会心一笑。

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拍这样一群人时,导演刘循子墨回答道:“因为这么多年一直在影视行业,接触比较多的就是这群人,不敢说了解多深入,但还是可以观察到一些特点,这是我的第一部电影,取材身边的人更能完成生动的表达。”

其实剧本撰写之初,主创就选择了让电影从业者来做主角。观众是否会关心电影人本身的故事,创作初期大家有过犹豫,但大家始终抱着一些自我坚持,希望通过精彩的故事去展现这些电影人们的扪心自问,让同行与观众都更愿意去想一想——拍电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扬名立万》最终给出了一个答案,不求“扬名立万”,而是“求真求实、求善求美”。

一部讲述电影如何诞生的影片,自然不能没有迷影梗的出现,《扬名立万》中有大量导演审美和喜好投射的迷影梗等待影迷去发掘。

导演刘循子墨介绍到,影片中包含了《闪灵》《无耻混蛋》《功夫》《无间道》等电影致敬段落。但这些桥段并非无用的堆砌和滥用,而是具备了恰到好处的功能性表达,比如柯达扮演的陈小达身上可以看到李小龙的影子,也可以看到对《功夫》的致敬,但他个人却因性格反差起到了很好的喜剧效果。

从迷影梗可以看出导演刘循子墨的电影偏好相对统一,当谈起对他影响较大的导演时,证实了这一点,“比如像昆汀·塔伦蒂诺、盖·里奇、埃德加·赖特,赖特的“血与冰淇淋”三部曲我非常喜欢,把黑色幽默玩到了极致,另外还有徐克导演的《满汉全席》,里面的创造力令我很震撼,当然,还有周星驰导演的作品。”

这些导演在黑色幽默和叙事结构上都有非常惊艳的呈现,由此便可以追溯《扬名立万》师出何处,也或许可以一窥导演刘循子墨未来的路径。

在影片类型上,刘循子墨坦言一开始就没有想将《扬名立万》做成一部纯喜剧片,所以最终我们看到了融合悬疑、喜剧为一体的这部复合类型影片,对此导演刘循子墨笑着说:“其实都是剧情片嘛。”

这显然受到了导演在《报告老板》系列时期的诸多影响,“《报告老板》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想法不受约束,那时候想了太多创意,几乎把所有形式都用了个遍,所以到了拍电影的时候,对此就有了一定的判断力。”

这也就对创作提出了更高的创新要求,导演刘循子墨补充道:“什么类型其实无所谓,我只是想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比如我非常喜欢谍战片,情报人员有没有更有新意的情报传送方式?青春片除了谈恋爱之外,还有哪些方面可以做得有趣?只有之前大家没想过的,我才觉得有意思。”

但创新对市场来说具有一定的风险,监制韩寒在《扬名立万》的首映礼上谈到民国题材、悬疑类型在很多影视公司甚至是不会过会的项目,因为民国拍得太多,悬疑受众也并不多。

《扬名立万》的成功突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究其根本是它的内核表达与广大观众达成了共情。

影片虽然聚焦电影人,但各个人物的性格特质并非是影视行业特有,而是会出现在各行各业人群的身上,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恶,更多是现实的妥协,这种妥协性和心底的善良和勇敢成为了许多矛盾和冲突的来源。

同时,对女性角色的塑造也更具当下性,片中苏梦蝶一角在男性凝视下虽有挣扎与无奈,但仍保持着对女性群体的独立思考。而永远追求真相的李家辉,在结尾即将触达真相时收回的那只手,既是对那名神秘女性的保护,也是对更深含义的真相的保护。

这年头,能将善意与信念这样如此“老掉牙”而又稀缺、纯粹的词汇讲明白的电影,应该成功,因为它们的火苗无法被踩灭。就像导演刘循子墨在豆瓣自述中说的那样:不求扬名立万,只愿无愧于心。”

-

扫黑·决战
犯罪

扫黑·决战

扫黑除恶重拳出击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秦明·生死语者
悬疑

秦明·生死语

畅销小说热门改编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脑移植合成奇人

神勇投弹手
战争

神勇投弹手

傻子变身民族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