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

对话 |《独行月球》里的顶流金刚鼠,原来是他!

时间:2022.08.0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对话:《独行月球》金刚鼠演员郝瀚 时长:03:45 来源:电影网

1905对话:《独行月球》金刚鼠演员郝瀚收起

时长:03:45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电影上映后,妈妈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努力是有回报的。”


《独行月球》首映现场,金刚鼠的饰演者郝瀚聊起母亲不禁热泪盈眶,旁边的马丽也悄悄落下了眼泪。


为了演好这个特殊角色,郝瀚花了四个月观察袋鼠,七个月进行体能和动物模拟训练,让自己从内到外彻底“鼠化”。个中故事,只有参与过的人才懂得。



随着《独行月球》票房突破17亿,“猛宠”金刚鼠凭借狂野又可爱的形象晋升“全球顶流”,也让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认识“刚子”背后的演员郝瀚。


很多人问他,为了这样一个不露脸的角色,付出这么多值得吗?在与1905电影网的对话中,郝瀚这样回应:大家能够那么喜欢金刚鼠,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这种“努力”也是我们开心麻花所有演员的传统。


他更清楚地知道,刚子的成功不仅仅因为自己,更离不开武行兄弟、后期特效团队和全剧组的共同努力。



就在电影上映前一周,郝瀚迎来了自己30岁的生日,而立之年才出演第一部电影,郝瀚的大银幕“处女作”与同龄人相比晚了一些。


但天性乐观的他说,自己没有过焦虑和迷茫,未来也会继续在话剧舞台磨练自己,“这回路演,好多人说腾哥丽姐演到80岁,我的目标也是演到80岁,一直演下去!”


演员郝瀚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01 成为“刚子”


郝瀚与“刚子”的故事开始在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他收到导演张吃鱼发来的剧本。平时“看字”很慢的郝瀚一晚上就读完了,特别兴奋地回了九个字:“谢谢哥,我一定要演好!”


“先别谢我,你都不知道演什么!”

“是演袋鼠吗?”

“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这六个“哈”,让郝瀚拥有了人生第一个大银幕角色——金刚鼠。



拿到角色后,郝瀚跟妈妈通了个电话,“我跟她说,我终于去演吃鱼哥的电影了。她说太好了太好了!我说我演袋鼠,她愣了几秒,又说:太好了太好了!要不咱找一只袋鼠养一养,我说袋鼠是不能养的,她说那你就去动物园看,我就去了。”


没想到,这一看就是四个月,还把家搬到了动物园旁边,沈腾曾开玩笑地说:“(搬走的时候)动物园都不让他走,人家说等哪天袋鼠不在了,你得过来顶一下!”



郝瀚还记得,其中有一只和刚子很像,十足的暴脾气,见谁揍谁,被饲养员关了单间。另外一只小白袋鼠则因为姿势奇特,吸引了他的注意。


袋鼠究竟应该“坐在”还是“趴在”车上?这曾经是困扰剧组的一大难题,在各种纪录片中,都没有袋鼠坐姿的场景。


这时候,小白袋鼠的出现就让问题迎刃而解。“那天我一进去,就看到它跟人一样坐在树下,我就赶紧拍下来发给吃鱼哥:你看,袋鼠真的会坐,从此金刚鼠就在月球车上拥有了自己的座位。”



难怪张吃鱼说,郝瀚是全组最了解袋鼠的人,很多设计都会听取他的意见。


比如,袋鼠挠肚子、挥爪子和舔头盔等就是两人共同设计的细节,郝瀚把家里狗狗表达感情的方式与袋鼠的习性结合在一起,一下就表现出了刚子对独孤月的感情,也让观众感觉格外亲切。


“金刚鼠是生活中很难见到的一种生物,如何让观众知道它在想什么,这是在表演上最难的地方。”



影片上映后,很多媒体都报道了郝瀚为角色的辛苦付出:4个月观察生活,7个月模拟训练,坚持每天8点开始训练,上午练体能,下午做动物模拟,被两个武行拉着,吊着威亚满场跳几十个来回,汗水湿透了几套衣服,大腿也被磨得不像样子。


拍摄时更加不易。为了还原袋鼠的体型,郝瀚要穿七八件衣服,再套上沉重的宇航服,所有装备总重量超过50斤,还要一直保持弓着腰和蹦跳的姿态,体能消耗可想而知。



但聊起这些,郝瀚都只是一句话带过,他说无论是观察生活还是为角色付出,都是演员应该做的功课,“而且,这种努力是我们开心麻花所有演员的一种传统,有哥哥姐姐们做榜样,我们这些弟弟妹妹没有理由不努力。”


因为深入骨髓的“鼠化”过程,郝瀚还笑称自己得了袋鼠后遗症,会下意识地像袋鼠一样眯眼睛,习惯性地将两只手弓着放在胸前。


“丽姐就说:这孩子眼睛怎么了?我说:姐,袋鼠就是这样。她说:你现在是休息,你没演!但我真的就是习惯了。”



02 “沈鼠鼠”组合


《独行月球》是沈腾和马丽时隔七年的再度合作长片,独孤月和马蓝星从单向暗恋到双向奔赴的“跨球恋”感动了不少观众。


但电影上映后,也有不少人自动嗑起了另一对“CP组合”——独孤月和金刚鼠的“沈鼠鼠CP”。


郝瀚这样形容:“都说我们是热血沸腾组合,我负责热血,就是有点‘费腾’。”



有个段子说,金刚鼠在月球上的主要活动用三个词就可以概括:“吃饭、睡觉、揍独孤月”。


其中,“暴揍”独孤月的桥段看起来很爽,但拍摄的过程却令人心疼。郝瀚回忆,由于之前没有拍动作戏的经验,每次出手都很紧张,生怕误伤了沈腾。


因为后期视效的要求,不能真的用手去打,而是要用一根铁棍绑着“爪子”去打,“那样其实比真的手打还要疼,但腾哥一次一次都说要使劲使劲!就要达到那种完美的状态,真的很让人敬佩。”



郝瀚的性格比较慢热,再加上沈腾拍戏忙碌,两人一开始在片场的交流并不多,更多的是默默观察和暗中关心。


作为开心麻花的后辈,郝瀚一直将腾哥视作偶像,能零距离观察偶像表演更让他受益匪浅,“腾哥的表演真的是出神入化,他有很多大情绪,换做我可能会大哭,但腾哥的表演是内敛的,非常高级的。”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如此高强度的拍摄中,沈腾也没有忘记关心他这个弟弟,“有一次,我一个人在片场的角落里坐着,腾哥穿过好多人跑过来问我怎么了?知道我胃疼,回去就把药给我拿来了。”


还有些戏不需要郝瀚全力演出,沈腾也会主动提出让他赶紧休息,“腾哥很心疼我,真的是哥哥对于弟弟的感情,是很厚重的。”



那场金刚鼠与独孤月含泪告别的戏,正好是两个人的最后一场戏。有了这几个月的感情积累,在开拍的瞬间,一切情感爆发都是那么水到渠成。


“腾哥的表演的感染力,真的感染到了我,让我觉得真的像一个父亲在送孩子远行,那种情感是抑制不住的,我就想到了我的父母,而且那是我跟腾哥拍摄的最后一场戏,那种情感的代入,再加上氛围感,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



03 从舞台到银幕


《独行月球》是郝瀚出演的第一部电影,从表演系学生到开心麻花舞台上的男一号,再到大银幕首秀,郝瀚这一路走了近十年。


表演专业毕业后,郝瀚连续两年考研失利,在人生最迷茫、最黑暗的那段时期,他恰好看到了开心麻花的第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让我觉得原来人生可以这么开心,也告诉我不要后悔,要珍惜眼前。”



没有犹豫,郝瀚报名了下一期开心麻花的喜剧培训班,一个人拉着行李箱来到了北京。


面试通过仅仅是第一步,还要经过两个月的集中学习,在话剧中从小配角演起,演够一百场,才能成功签约。


郝瀚还记得,第一次登台表演是《江湖学院》,“特别特别特别紧张,但一个包袱(响了),底下观众笑了之后,一下子就放松了,才知道原来笑声是这么好的评价。”


话剧舞台上的郝瀚


正式签约开心麻花的那一天,郝瀚特别兴奋,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我跟母亲说,以后有单位了,咱有靠山了!”


就这样,从一个个小角色演起,郝瀚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了舞台的中央,在《疯狂双子星》《变身怪杰》等剧目中担纲主演。



92年出生的郝瀚今年刚好30岁,在而立之年才迎来自己的第一部电影,角色还是不能露脸的袋鼠,与同龄演员相比,他显然不是最幸运的那一批。


郝瀚也知道,自己不属于天赋型的演员,需要时间去观察生活,积累经验,在话剧舞台上摸爬滚打便是对演技最好的磨炼。


所以,他不怕等待,也没有过焦虑迷茫的时刻,“我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努力充实自己,打磨自己的演技,等待自己的机会…我相信努力的人就不会迷茫。”



电影上映后,一路支持郝瀚的妈妈连续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一直在刷朋友的评论和路演的视频,在为儿子开心的同时,不忘叮咛他:哪里做得不好,不要满足于现在,要不断提升自己。


对于电影的成功和观众的热情,郝瀚也时刻告诉自己保持冷静:刚子能够成为“全球顶流”,更多的是因为角色天生的好感度,同时也离不开武行兄弟、后期特效团队和全剧组的共同努力。



带着这份低调,郝瀚说,自己未来仍然会回归话剧舞台,“话剧的确是十分锻炼人的,像腾哥、丽姐、远哥这些哥哥姐姐他们都是通过话剧舞台不断地演出,才到达现在的高度,我还差得很远。”


“就像这回路演,好多人说腾哥丽姐演到80岁,我的目标也是演到80岁,一直演下去。”



导演张吃鱼曾表示,未来有望将《独行月球》搬上话剧舞台,郝瀚说,自己还想演刚子。


“因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它,我就是它,它就是我。”



短视频/言寺 阿K 文/阿K

八月未央
爱情

八月未央

姐妹情深为爱决裂

飞驰人生
喜剧

飞驰人生

韩寒沈腾赛车喜剧

西游记之再世妖王
动画

西游记之再世

暗黑版孙悟空来袭

大圣
剧情

大圣

真假悟空涅槃重生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脑移植合成奇人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