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穿过月亮的旅行》:走进胡先煦张子枫的爱情世界

时间:2024.04.28 来源:今日影评 作者:乐意
《穿过月亮的旅行》: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时长:08:00 来源:电影网

《穿过月亮的旅行》: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收起

时长:08: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胡先煦张子枫主演的电影《穿过月亮的旅行》讲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一对分居两地、拼搏打工的年轻夫妻在中秋节同时意外地获得了一天的假期,他们都很默契地决定坐火车去到对方的城市去看望自己的爱人,但是因为沟通不便,所以他们总是阴差阳错地错过彼此。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电影博主井润成与我们一起走进胡先煦和张子枫的“爱情世界”——《穿过月亮的旅行》,共同打开和林秀珊和王锐的“车马邮慢”时代的爱情故事。



速度变快了,爱情就会更好?


面对小夫妻林秀珊(张子枫 饰)和王锐(胡先煦 饰)的疑惑,井润成持反对态度:“我并不认为速度更快爱情就会变得更好,当今我们不论是接收信息的速度还是认识新朋友的时间都在变快,但是快的不一定就是好的,爱情是一种美好的情感关系的缩影,在当时的故事背景下,秀珊和王锐的爱情就是美好的代表。”



影片改编自迟子建的小说《踏着月光的行板》,相较于李蔚然导演之前的作品,如《我想和你好好的》这样偏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和《侍神令》奇幻题材的影片等,《穿过月亮的旅行》显得更加细腻生动,尤其是“旅行”二字为影片增加了公路片的色彩,通过主人公的视角认识形形色色的人,比如喜欢吹口琴的犯人、严肃的乘警等。



影片出现了三个主要的意象,分别是绿皮火车、电话亭和口琴。



绿皮火车


第一个意象是“绿皮火车”,绿皮火车是两个人见面的重要交通工具,在电影的前半段,他们都非常希望火车的速度再快一点,因为他们想要赶紧见到对方;电影接近尾声时,他们又希望火车能慢一点,因为他们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见面来互相说一说体己的话。


另一方面,火车上又有着很多的考验与挑战,比如袁文康陈妍希扮演的异地夫妻因为距离产生嫌隙,这对从农村来的王锐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但是最后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相信自己的妻子。夫妻二人的感情就是在这样的不断地碰撞当中越来越坚固,所以火车又代表着他们感情中的不确定性。



电话亭


第二个意象是电话亭,电话亭是主人公夫妻沟通的主要方式,导演对电话亭的拍摄运用了一个非常具有作者性的镜头语言,比如,在影片的最后,当两个人终于在电话亭听到了彼此的声音时,导演运用了一个环绕式的长镜头,让电话亭这个意象超越了这个距离的界限——对于王锐和秀珊来说,那一刻好像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仿佛对方真的就在自己的眼前。



口琴


第三个重要的意象就是口琴。王锐和秀珊爱情的萌芽源于王锐用口琴吹奏的一首好听的曲子,秀珊对王锐爱意的回馈也是精心准备的口琴,所以它不仅仅是两个人爱情的见证,也是贯穿着电影始终的背景音。口琴在影片中的意义已经超越了信物,月圆之夜伴随着月光响起了悠扬的琴声,虽然两个人要分开了,但是他们的内心是非常富足的,因为他们足够相爱。



影片像一首缓慢的散文诗,带我们细细品味“慢时代”小火慢炖的爱情。


不同于其他的院线爱情电影,《穿过月亮的旅行》更加写实,故事不是从当下延伸,而是选择回到展现上个世纪的爱情,影片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爱情只是这个电影的一部分,更多的是展现一群人的生活的特征和面貌。这种爱情注入了很多对时代特征和时代意义的观察,不是流于表面的简单的爱。



影片中的爱情表达展现的是父母辈的爱情观,是一生只能爱一个人的爱情,所以除了热爱言情电影的年轻观众之外,电影也会吸引一批父母辈的中老年观众,因为它具象地表现出了那个时代的绝美爱情。


井润成说:“在如此快速发展的时代,我们如果能够沉下心来慢一点,享受一下其中的过程,也许会看到很多不一样的风景。”电影用慢的方式去讲述爱情的选择,感受其中的酸甜苦辣、美好与忐忑,为观众带来一份内心的“小美好”。




文/乐意

扫黑行动
犯罪

扫黑行动

正邪交锋终极对决

全城高考
喜剧

全城高考

高考冲刺爆发冲突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无人区
犯罪

无人区

徐峥黄渤生死对决

西贡姿色
剧情

西贡姿色

闫妮早年青涩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