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评论

《不能说的夏天》:谈人性的立意很好 但角色太弱

时间:2014.10.2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云之东/文
共11张

    1905电影网专稿 《不能说的夏天》是48岁的导演王维明的首部长片,选了一个大胆也抓眼球的性侵题材,本来这个题材算是小众,但刚好撞正了厦门大学的吴春明事件,所以在此阶段也形成了一定的社会效应。
 
    吴春明此前常年作案,校方、学生和利益关联者多方袒护,使得事件的受害女学生们噤若寒蝉,因为受害女学生不但可能申冤不成,还可能遭受社会白眼和部分网友落井下石,也正如《不能说的夏天》里郭采洁的遭遇,该片原名定为《寒蝉》,取的也是这个意思。
 
    蝉声在电影里明确的出现过两次,一次是电影开篇不久郭采洁饰演的白白听见院子里的蝉声刺耳,说台东的蝉声都是这么大么,其实是寓意了她接下来面临的遭遇,最后是结尾处她与母亲相拥,窗外的蝉声和谐动人,象征着她与母亲与社会的和解,走出自己的心魔。不过,据说白白在真实生活中的原型人物,至今仍未彻底走出来。
 
    与这种悲伤情绪相对应的,则是摄影师李屏宝先生掌镜下的台东美景,苍郁的山林用大片参差的绿色搭配当中的黄与红,这看上去美得让人窒息的景致,让人看不透电影的情绪,由此也就更与角色的遭遇形成对比,那些完美的树林之下,藏着怎么样不能说的秘密?
 
    除了被性侵的白白,每个角色都有自己不能诚实面对的一面。台北前来为白白辩护的方律师(徐若瑄饰),不能面对当年与好朋友的同性感情,远走台北,有了老公和孩子,却没有学会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性侵白白的李教授(戴立忍饰)不能面对自己屈居台东的事实,以性侵学生来寻找自己内心的激情与逝去的青春;李教授的妻子林律师,明知自己的丈夫性侵女学生,却依然要竭尽全力维持一个幸福家庭的假像。而白白,在一个小三的家庭中成长,与母亲的关系亦非正常,所以她远逃到台东。
 
    在电影里,似乎除了喜欢白白的木宏,每个人都在逃,逃避自己的过去,逃避自己的情感,逃避灰色的真相。导演试图通过性侵表达出社会织就的网为每个人带来的巨大无力感,我们逃避的每一步,都在无形中让这张噤若寒蝉的网更加牢不可破。
 
    这才是比单纯表达性侵更具有杀伤力的,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性侵者以“男神”的形象逍遥法外,我们,是不是制造那些伤害的罪犯之一,需要被审判的,其实不仅仅是李教授。
 
    可惜的是,影片中角色的塑造偏弱,每个角色的灰色地带语焉不详,需要观众自行脑补,观众的认知不同,脑补的结果也不同,由此也削弱了电影所想要营造的这种人人自省反省的震撼力。
 
    另外,在人物表演上,除了戴立忍把李教授的人性与兽性表达得深入骨子里外,其他几个演员都单薄了点。郭采洁的表演就差了那么一点点火候,白白在这张噤若寒蝉的网里以自我暗示其实是爱上了李教授来完成对自我的救赎,心里的巨大悲哀与深藏的冰冷无助还是少了内在张力。徐若瑄和贾静雯的法庭辩护戏也弱了,如果这一段够强,李教授道貌岸然的变态属性以及各种利益交织的社会批判也会引来更多的震撼与反思。
 
    很遗憾,若是角色再丰满立体一些,电影是有机会成为一部十足的佳作。最后笔者也希望那些处在弱势的女学生们以及所有处在弱势的人们,勇敢发出自己的声音,尽管心灵的伤痕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来修复,但只要我们还在发出声音,就一定可以温暖到更多的人。
文/云之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