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影视评论

《狂怒》:切入点新颖 以小见大展现战争和人性

时间:2014.11.2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老飞宅
共15张

    1905电影网专稿 11月21日上映的电影《狂怒》又是一部二战反法西斯战争片。然而影片非常独到地选择了二战末期作为时代背景,又以一部坦克里的五个士兵作为出发点,既回避了高昂的制作成本,又使得几位主人公得以紧密联系,以小见大去展现战争和人性非常讨巧。

 

    影片的二战背景设置在1945年4月,盟军已经深入德国本土,再有不到一个月德国就要宣布无条件投降。而《狂怒》中强弩之末的德国竟然还在全民皆兵、负隅顽抗。相比《拯救大兵瑞恩》中的诺曼底登陆、《虎!虎!虎!》中的偷袭珍珠港等令人耳熟能详的战争故事,《狂怒》选择这个历史节点让人感到陌生又新鲜。

 

    另一方面,这部电影虽是主打坦克,却并没有《巴顿将军》《坦克大决战》等大片中那样的大场面。但也正因为此,让几辆谢尔曼坦克冲出掩体,直面威力强大的“虎式”坦克,切入点很小却容易将观众带入影片。在三辆谢尔曼坦克已成炮灰,只剩下“狂怒”号孤军奋战的最后关头,一个俯拍镜头清晰简单地将谢尔曼坦克的优势展现出来。虎式虽然火力凶猛、防御优良,但笨重的炮塔旋转一周需要近70秒,而谢尔曼只需要不到10秒,因此“狂怒”号得以迅速绕到“虎式”背面,给予致命一击。你看,谁说“老虎屁股摸不得”?

 

    即使是最后的重头戏,五人大战三百党卫军,“狂怒”号也是守在一个小路口展开攻击,而且还是夜景,只有火光和爆炸,难见血肉横飞,甚至连敌人的分布状况都看不大清。然而恰恰是因为坦克舱内空间狭小,周围又充满未知,使得观众得以屏住呼吸,以第一视角的方式跟着舱内的瞄准镜一起亲临战场。

  

    与此同时,小格局虽然降低了这部影片的史诗感,却也因此强调了战争的残酷和真实。这种真实既表现在场面的描绘上,更表现在该片对人性的揭示和人物的塑造上。

 

    尽管布拉德·皮特饰演的“百战老爹”(Wardaddy)是“狂怒”号坦克的指挥官,然而罗根·勒曼饰演的新兵诺曼才是真正的主角。这个入伍才半个月的打字员阴差阳错地来到“狂怒”号,经历了从一个普通人到“杀人机器”的残酷历程。在强杀战俘这场戏中,诺曼甚至宁可“老爹”杀了自己也不愿杀战俘,遭到战友们的耻笑。一个人最基本的慈悲之心在战场上却沦为笑柄,黑暗却又真实地反映出战争中的人性扭曲。

 

    坦克组内“五壮士”的互动也很充实鲜活。尽管为了加速诺曼的成长给他安排了一个德国女朋友又迅速杀死她太过刻意,但因此而带出的“餐桌戏”却味道十足。几位战友埋怨“老爹”带着诺曼“开小灶”、私吞德国小靓妞,不把自己当兄弟的桥段尤其让人心碎。希亚·拉博夫饰演的“圣经哥”因委屈、愤怒而发红的眼圈令人动容。片尾大决战中,墨西哥裔战士特里尼用身体盖住手雷的举动充满了悲壮的牺牲精神。流氓成性的格雷迪也意外地在大战前夕深情地对诺曼说:“你是个好人。”坦克组的每个人在战士身份的凶猛残忍下其实也都有着柔弱、充沛的情感。

 

    此外,这部影片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对德军的描绘没有停留于穷凶极恶这种简单粗暴的设定。童子军的游击战、德国“带路党”老头儿以及因为厌战惨遭绞刑的老百姓,深深体现了德国人在穷途末路、气数已尽的败局下,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打下去的无奈。影片结尾放过诺曼的德国新兵更是告诉我们,其实德国人也并未完全泯灭人性。相比之下,“老爹”和战友们掳掠妇女,随意殴打、强杀战俘的暴行也并无正义可言。

 

    影片结束时,四位战友纷纷战死,躲在坦克底部幸免于难的诺曼终于获救。“现在你是英雄了,”战友说道。然而,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真的有英雄么?


文/老飞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