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我们爱过的电影人,都被永远定格在了2018

时间:2018.12.29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达达先生


1905电影网专稿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谨以此句献给二零一八年逝去的电影人。


生老病死本是寻常,但电影常常以一种梦幻般的姿态为我们放大了这些人生中必经的情感阶段,于是我们看到了新生的喜悦,目睹了离去的悲戚,感受到生命的尊贵.

 

这其中,“离世”也许是让观众最为难过的感性时刻。而我们的电影创作者们,不断地用一个一个离世瞬间让我们体悟人类情感的伟大力量。

 

《银河护卫队2》里勇度的离开,《小偷家族》老奶奶初枝的逝去,都让观众为此共鸣不已。然而与之相比,电影工作者的去世,则有着更多的悲怆的色彩,每年各类电影颁奖礼上对过去一年离世影人的纪念,都让在场和电视机前的人们,感伤不已。


 “谢谢你们”

 

印象最深刻的,是2008年金马奖的颁奖礼上,李玟唱着《给电影人的情书》,而画面上是当年离开我们的孙道临、沈殿霞、谢晋等等,“人间不过是你寄身之处,银河里才是你灵魂的徜徉地”,情到深入,让人动容。

 

2018年仍是不变的四季,也有很多影人离我们而去,那些发觉生命在摇曳的时刻,纵使往事清晰如画,却也会因行走艰难而饮泣,仿佛说什么都词不达意,只给世人“遗留银幕的风采。”。

 

金庸

 

2018年10月30日下午病逝,享年94岁


 

金庸说,“理想的人生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如今,他已“悄然离去”,但却让书迷、影迷们在人世间“大闹一场”。最让人们遗憾的,就是金庸世界中的那个江湖,那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既有儿女情长,又有家国大义的江湖,终归是离我们而去。

 

金庸的武侠世界,不仅是门派、武功,更是情感和命运,他用一种历史主义的方式,将人性、命运、历史、世俗等等元素混杂,形成了他独有的文学风格,而他作品中强烈的人性正义、以及命运的悲剧气质,又让他的作品通俗中带着强烈的思辨价值,也让金庸超出了一般武侠作者的概念范畴。


金庸的一生,从一个报社记者成为文学大师,对夏梦柏拉图式的情感经历,人生晚年又在剑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已不单是传奇二字所能定义了。

 

邹文怀

 

2018年11月2日离世,享年91岁


 

不常出现在台前的邹文怀,可能并不为世人所熟知。但他的丰功伟业,却着实影响了香港电影的发展历史。

 

邹文怀在而立之年加入了绍氏电影公司,12年的时间他与邵氏共同浮沉,“大片场”制度和“武侠”格局的提出,让邵氏在香港的风光一时无二。

 

但理念上的分歧最终让他带着一批员工自立门户,从此香港电影史上便有了嘉禾影业的大名。


 

邹文怀亲手栽培过的明星,有李小龙洪金宝成龙李连杰梅艳芳等等耳熟能详的大人物,邹文怀也成为了香港电影界的定海神针。


 邹文怀和李小龙

 

时至今日,香港电影似乎仍然在邹文怀的电影光芒下努力着。邹文怀一直冀望华语电影能够和好莱坞电影分庭抗礼,在他2007年宣布退休时,他说 “我自己做时看不到那日,希望后继有人,可以有这一天。”

 

斯坦·李


2018年11月12日离世,享年95岁。


 

斯坦·李的成就,在如今怎么评价都不算过分,60余年的时间,他和工作团队共同搭建起了漫威作品中的英雄宇宙。

 

从1941年《美国队长》系列漫画第三部开始,斯坦·李便开始为世人创造一个又一个拯救人类的英雄使者,让人们看到再黑暗、破灭的人生之中,也总残存着生和正义的光芒。

 

斯坦·李参与的漫画作品的全球销量超过了20亿册,由此改编的漫威电影更是常年成为通行全球的文化流行品。


 

对影迷来说,斯坦·李成为偶像的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他常常以“彩蛋”的形式,出现在漫威的电影作品,找那个戴着眼镜的可爱老头,也成为影迷的乐趣。

 

可惜的是,人们刚在《毒液》里看到了老爷子的身影,转眼就听到了他离世的消息,但他将永远是漫威和我们心中的巨人。

 

树木希林

 

2018年9月15日离世,享年75岁。


 

《小偷家族》里最感人的场景,恐怕就是“老母亲”初枝坐在海滩上,无声的向“家人”说了一句“谢谢你们”,言语中饱含着对家人的感激,对人生的不舍。

 

银幕内外世界的偶尔也会巧合,初枝在《小偷家族》中离开了人世,扮演者树木希林在9月15日也于东京家中去世。

 

国内观众对树木希林的认识,大多来自于他和是枝裕和的合作,从《步履不停》开始,10年时间他们合作了6部作品,她总是扮演着母亲的角色,看上去温和,却充盈着力量,正如她自己所言,“要凝视人物本身。”

 

正是得益于这种凝视,她对于母亲角色的诠释,实在是相当的精准,用一种“平凡”的状态,真正的“演到一种境界”。

 

朱旭

 

2018年9月15日离世,享年88岁。


 

对一位演员来说,什么样的评价最有份量?可能就是“演了一辈子好戏”,但说容易,做到的演员却不多。

 

朱旭老先生,恐怕是真正践行了这句话的艺术家。

 

从学习戏剧专业,到成为人艺的演员,60余年的演艺人生中,他诠释了太多让人难忘的角色。《悭吝人》中的雅克,《骆驼祥子》中的二强子,《咸亨酒店》中的阿Q,《推销员之死》中的查利,《红白喜事》中的三叔……每一个都形象鲜明,特点突出,如他自己所说 “会演戏的演人”。与吴天明导演合作的《变脸》,为他拿到第9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2009年,他在蒋雯丽自编自导的《我们天上见》中扮演了姥爷的角色,成为他的封镜之作。

 

如今他的离世,就像《我们天上见》中的台词:“说好的,我们天上见。”

 

桥本忍

 

2018年7月19日离世,享年100岁。


 

桥本忍幼时,常听自己的奶奶讲述充满戏剧性的通俗故事,时而带上些血腥和残暴,这似乎印证了他日后编剧事业的方向。

 

1942年他开始学习写作剧本,并将习作送给日本著名作家伊丹万作看,伊丹慧眼识珠,当时便将桥本忍收为弟子。

 

桥本忍的剧本风格,与一般日本作家的日常气不同,气质上往往磅礴厚重,结构上也显露出更多的缜密色彩,主题和人物多具备批判色彩,呈现出独一无二的个人特色。


 桥本忍(右二)

 

黑泽明合作电影《罗生门》《七武士》等等,尽管有黑泽明强烈的风格,但也掩盖不住桥本忍剧作本身散发的光芒。他的离世,对于日本电影界而言,是太大的损失。

 

83岁的著名导演山田洋次说:“日本失去了一位伟大的、世界级的电影人。”

 

米洛斯·福尔曼

 

2018年4月13日病逝,享年86岁。


 

1932年,福尔曼生于捷克小城恰斯拉夫。福尔曼的童年因为奥斯维辛集中营而颠沛流离,这成为他日后难以忘却的经历和创伤,却也是他创作的重要心灵起点。

 

二战结束后,他进入了捷克电影的中心,布拉格表演艺术学院就读。此时的福尔曼还不会想到,自己未来的大半人生都将与美国有关。

 

1962年小说《飞越疯人院》发表,极具反体制色彩。而福尔曼的改编,则似乎结合他本人的人生经历,关于存在主义的探讨让影片的质感相当厚重,体现出他成长过程中那种对人生、生命、尊严的思索。


 

福尔曼曾说:“直到很久以后,当我远离我的家园和文化,远离我的家人,离开我的童年乐土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和父母一样,对这个国家拥有强烈的感情。”但或许正是这种远离,让他的作品也得以呈现出兼收并蓄的特点。

 

李大为

 

2018年4月10日病逝,享年47岁。


 

李大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1993届摄影系,他最让人耳熟能详的作品,可能就是改编自张恨水同名小说电视剧《金粉世家》,当年播出时曾达到了高达7.98%的收视率,成为一代青年的共同回忆。

 

李大为也借此,获得了第三届中国电视艺术“十佳导演”之一。

 

或许是摄影系出身的缘故,李大为长于用视听画面表达情感,是一个相当感性的导演,他的《二十四城记》,也大胆的用唯美抒情的视听语言,尝试表现了厚重的故事题材。他和蒋勤勤的感情经历,也成为一段佳话。

 

高畑勋

 

2018年4月5日去世,享年82岁。



《辉夜姬物语》的制片人西村义明曾评价他说“没有高畑勋就没有吉卜力工作室。”

 

由此可见,高畑勋之于吉卜力工作室举重若轻。虽然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高畑勋的名字稍显陌生,但事实上他却是宫崎骏在动画创作上的前辈,“发现宫崎骏的是他,教铃木敏夫怎么当制片人的也是他。”

 

高畑勋的作品深受法国诗人、剧本作家普雷菲尔的影响,往往自然地呈现出日常生活,用日本式的散文叙述方式,为世人描绘着童话般的温暖,平凡中带着深刻,阳光里弥漫着感伤。

 

李咏

 

2018年10月25日病逝,享年50岁。


 

在五十知天命的年纪,李咏悄悄地离开人间。

 

在他离开话筒一段时日之后,人们记忆的阀门也犹如洪水被打开。李咏是极有个人特点的主持人,无论是“幸运52”还是“非常6+1”,他会穿着耀眼的花衬衣,会放肆地大笑,会肢体僵硬地跳滑稽的拉丁舞。

 

主持人陈鲁豫曾这样评价李咏:“他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好好说话的,而作为一个主持人,现在能做到好好说话其实是很难得的。”这话说的极为中肯。

 

李咏总能利用自身的力量为别人带去安定,在痛苦的抗癌期间,李咏剪掉了他那一头标志性的长卷发,镜头里的他虽然面容憔悴,精神不复以往,但在与旁人的合影中,他永远都满脸笑容。


 新发型李咏和妻女的合影

 

而今,在与癌症抗争近两年过后,他的安定也成了永久的记忆。

 

电影的本质就是一场梦。

 

疯魔,荒诞与放肆都在其中,那些在逆境中被构建出的故事代表着希望,足以抵挡现世清冷。这一年持续不断的、绵延焦灼的告别,原意其实都在缅怀。

 

从兢兢业业的建造围城至今,电影史上为有这样的筑工而倍感庆幸,每一个已故电影人,都不曾在奔涌中失落。19世纪末火车进站的那一瞬,就是所有故事的开始之时。

 

而未来好的时刻仍有很多,都在将至未至里,在无限趋近里。


2018年离开我们的电影人(部分)

      我们无法一一记录所有离开的电影人,但是他们都会被我们永远记住

      1月1日 王苗(中国内地),演员

      1月19日 多罗茜·马龙(美国),演员

      1月21日 姚明(中国内地),作曲家

      1月30日 艾莉森·希尔默(美国),制片人

      2月9日 约翰·约翰逊(冰岛),配乐

      2月18日 纳兹夫·穆吉奇(波斯尼亚),演员

      2月19日 侯焕玲(中国香港),演员

      2月22日 李菁(中国内地),演员

      2月24 巴德·乐凯(美国) ,动画师

      2月28日 刘易斯·吉尔伯特(英国),导演

      3月3日 李心敏(中国内地),演员

      3月14日 史蒂芬·霍金(英国),科学家/演员

      3月18日 李敖(中国台湾),电影人

      4月5日 高畑勋(日本),动画导演

      4月10日 李大为(中国内地) ,导演/摄影师

      4月13日 米洛斯·福尔曼(捷克) ,导演/编剧

      4月15日 R·李·艾尔米(美国),演员

      4月15日 维托里奥·塔维亚尼(意大利) ,导演

      4月22日 凡尔纳·特洛耶(美国),演员

      4月25日 迈克尔·安德森(英国),导演

      5月1日 孙越(中国内地),演员

      5月5日 皮埃尔·李思恩特(法国),电影节选片人

      5月7日 埃曼诺·奥尔米(意大利),导演

      6月8日 尤妮斯·盖里森(英国),演员

      6月21日 严寄洲(中国内地),导演

      6月29日 史蒂夫·迪特寇(美国),漫画编剧

      7月11日 计春华(中国内地),演员

      7月19日 桥本忍(日本),编剧

      8月15日 樱桃子(日本),漫画家

      9月6日 伯特·雷诺兹(美国),演员

      9月7日 常宝华(中国内地),相声表演艺术家

      9月11日 单田芳(中国内地),评书表演艺术家

      9月15日 朱旭(中国内地),演员

      9月15日 树木希林(日本),演员

      9月28日 臧天朔(中国内地),摇滚歌手

      9月28日 师胜杰(中国内地),演员

      10月6日 奥黛丽·威尔斯(美国),编剧/导演

      10月8日 阿诺德·科派尔森(美国) ,制片人

     10月20日 岳华(中国内地),演员

     10月25日 李咏(中国内地),电视主持人

     10月30日 金庸(中国香港),作家/编剧

     10月31日 蓝洁瑛(中国香港),演员

     11月2日 邹文怀(中国香港),制片人

     11月11 Douglas Rain(加拿大),配音演员

     11月12日 斯坦·李(美国),漫威之父

     11月16日 威廉姆·高德曼(美国),编剧

     11月23日 尼古拉斯·罗格(英国),电影摄影师

     11月26日 史蒂芬·海伦伯格(美),海绵宝宝之父

     11月28日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意大利),导演

     12月17日 潘妮·马歇尔(美),导演

     12月28日 藤田淑子(日),配音演员

 

文/达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