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北漂”:他们拼尽全力,却只为一个镜头

时间:2019.10.1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派翠克
追影逐光 乘风破浪 | 走近“北漂”:拼劲全力,只为一个镜头 时长:08:15 来源:电影网

追影逐光 乘风破浪 | 走近“北漂”:拼劲全力,只为一个镜头收起

时长:08:15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都说电影是造梦的机器,编织出来的五彩绚丽,吸引了无数追逐梦想的人。有人耕耘于幕后,有人闪耀在台前。

 

这些追梦的人,有渴望将自身经历、个人表达拍成电影的青年导演;也有想要在银幕上留下身影的演员。追梦不易,路途上固然有阻碍,但拼搏和奋斗永远是追梦路上的主题。

 

什么是成功?只要努力,不负梦想,便是成功。

 

这一次,我们采访了几位带着自己梦想进入电影行业的青年人。

 

晨翌、黄梓、万国鹏、徐超(由左至右)


青年导演黄梓,从萌生对电影的热爱去学习电影,到以执着的精神将自己身边的故事搬上银幕;

 

演员万国鹏,三年的“横漂”经历,让他从影视剧中的路人甲,变成《我是路人甲》的主角;

 

影视从业者晨翌,愿意从事影视行业中的各种工作来支持自己的表演梦想;

 

《攀登者》的跟组演员徐超,即便最终的镜头里没有自己,也将每一次表演当做一项神圣的使命。

 

我们讲述这些人的故事,希望能回望追逐梦想的初心,更是在苍白无助的时候,看到青春热血支撑着的努力与认真,鼓励每个人不忘初心,不负梦想。

 


电影《慕伶,一鸣,伟明》导演

黄梓:小姨投资的处女作,梦想离不开家人的支持

 

结束自己的硕士学习回到国内,导演黄梓也陷入了迷茫。父亲患癌症去世让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家庭关系。2年的时间,他写出了《慕伶,一鸣,伟明》的剧本,记录了一个普通家庭在父亲患病后如何共同面对伤痛的故事。

 

曾经的黄梓一帆风顺:高中毕业后决心到更大的世界里闯荡,于是赴美国留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本科毕业后,他考上了纽约大学在新加坡设立的导演硕士项目,是个标准的“海归”。

 

杨德昌《一一》


黄梓说,自己电影的启蒙是在课堂上:他看到了杨德昌拍摄的3小时长片《一一》,整个人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力。

 

因为这部电影,他确立了自己拍电影的梦想,申请硕士时选择了偏实践的项目,并拿到了电影专业在业内颇为知名的纽约大学录取通知书。但天不遂人愿,上了一年课之后,新加坡政府突然决定不再支持纽约大学的这一项目,黄梓选择退学,回到了国内。

 

在这期间,黄梓的父亲被查出癌症。他的生活变成了一边陪父亲,一边继续拍短片。曾经怀揣梦想,但现实让他陷入迷茫。



黄梓有时候也问自己:如果父亲不生病,自己的道路会不会不一样?拍出来的第一部电影会不会还是《慕伶,一鸣,伟明》这样一个故事?

 

但现实没有如果。父亲去世后,他强打起精神,将人生中最困惑的两段时期写成了剧本——高中毕业出国前与母亲无休止的争吵;以及回国后遇上父亲生病。他把两个时空和同一种“想逃离家”的状态写成了电影里这个故事。

 

剧本写得很慢。黄梓往往晚上动笔,却陷入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困境。在写剧本的那段时间里,他常常失眠,时时焦虑:担忧改不好,第一个长篇剧本连自己都无法满意。

 

好在剧本成型了。但黄梓又陷入了资金困境,他拿着剧本接触了几家公司,却发现沟通的效率并不高,直到最后也没能达成合作协议,但黄梓并没有放弃,在小姨和影视创投资金的帮助下,他最终完成了梦想。


导演黄梓


起初,黄梓对小姨的善意有些抗拒,“小姨一直都说,她可以(投钱)帮我完成拍摄,不必去求别人。”但在黄梓看来,投资电影是门生意,他不希望自己一旦失败,让亲人的钱有去无回。他更希望剧本能在得到充分的专业评估,被影视公司看好的前提下顺利推进。



《慕伶,一鸣,伟明》这个项目后来也顺利进入了一些创投单元,获得了业内认可和资金支持。最后,黄梓以向小姨借钱的方式完成了影片的主体拍摄,又用创投奖金完成了后期制作。

 

黄梓坦言拍电影对于新导演来说确实很不容易,但他也认为,只要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就会获得机会:“真正能坚持下来把电影拍出来的人,他们肯定具有优秀的意志品质,肯定是希望把自身经历,或者他们对社会观察到的一些正能量的部分,传递给观众。作为电影创作者,我们有义务记录这个时代,把精神力量转化到创作之中,我觉得这是新导演需要做的。”

 

电影成片后得到了在电影节展映的机会。影展上,黄梓遇到了对电影感同身受的观众,哭着和他诉说自己与家人类似的经历;他还见到了对他感兴趣的影视公司,追问他下一部电影的拍摄计划。半年前,他从家乡广州搬到了北京,希望能够更好地规划自己未来的电影。


导演黄梓


提及拍电影的动力,黄梓说,自己相信生活,也相信自己的电影可以为大家带来新的思考和正能量的意义:“我希望观众看完我的电影之后,可以修复自己跟父母的关系,我希望我的电影(能够对观众和社会产生)正向影响。创作表达(这件事)是我能够坚持继续拍电影的原因。”



下一页:《攀登者》跟组演员徐超:镜头拍不到的他,却哭得最动容



文/派翠克 图/杨楠 视频/任杰
>>查看全文
上一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