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8个故事,你就明白《半个喜剧》为何9.1分

时间:2019.12.21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米洛
对话任素汐:贴近生活的角色更不容掺假 时长:06:36 来源:电影网

对话任素汐:贴近生活的角色更不容掺假收起

时长:06:36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3年前,导演周申和刘露拍出了大银幕处女作《驴得水》,以8.3分的豆瓣评分拿下1.72亿票房,成为年度华语片黑马。

 

影片的女主角任素汐也完成了从“小剧场女王”到“大银幕女主”的蜕变。



如今,“铁三角”再度聚首,带来这部《半个喜剧》

 

透过四个年轻人的事业、爱情抉择继续探讨《驴得水》中的“底线”话题:在人人都想站稳脚跟的大都市,为了户口、工作、房子,人可以妥协到何种地步?



影片上映到第二日,票房仅2000万有余,很难与开心麻花其他作品的体量相提并论。

 

所幸电影口碑不俗,猫眼达到9.1分,成为开心麻花自《驴得水》之后评分最高的作品。



《半个喜剧》如何延续《驴得水》的基因,创作幕后又有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小电君在上映前专程采访到了影片的两位导演周申、刘露和影片的男女主角吴昱翰、任素汐,带来这部开心麻花新爆款背后的八个“关键词”。

 

(有剧透,没看片的可以马住再看)


1

《如果我不是我》

不仅是主题曲


很多人不知道,早在《驴得水》话剧面世4年前,中戏研究生刚毕业的周申和刘露就创作了另一部话剧《如果·我不是我》。《半个喜剧》正是改编自这部话剧。

 

当时的《如果·我不是我》展现了初入社会的80后,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挣扎,也是周申和刘露心境的真实写照。



时隔11年,此番的电影版在人物和主题上与话剧版有了本质的不同:理想的部分被弱化,由爱情、友情、亲情引发的“底线”话题被凸显,同样对应了两位导演现下的关注点。

 

虽然片名已改为《半个喜剧》,《如果我不是我》仍然以另一种形式被保留了下来,成为影片的主题曲。


这首歌是话剧版的原创歌曲之一,由音乐总监樊冲和周申共同创作。孙同的角色身上有不少樊冲的影子。樊冲还在电影中客串了彩蛋中的录音师。

 

2

《驴得水》班底

“铁三角”的三年重聚

 

《驴得水》后,周申和刘露休息了一年,2018年上半年做剧本框架,下半年就开始了选角和排练。之所以选择《半个喜剧》这个故事的原因很简单,“在坚持底线这个事上,我们还是有表达的欲望。只不过这一次想用一个更贴近现实的故事。”


周申、刘露

 

任素汐是两人最早定下的演员,也是女主角的不二人选。


首先,因为“铁三角”一直以来就是合作无间的团队,即使这三年没有在一起合作作品,任素汐也经常与两位导演一起“搞剧本、捋人物”。其次,任素汐完全符合导演对“莫默”的定位。再度合作也就顺理成章。



乍看上去,《半个喜剧》从故事、主题到选角、排练的方式都延续着《驴得水》的招牌风格,但三位主创三年间的成长,任素汐都看在眼里,“你都不知道拍这个戏周申去学了多少东西,就是在技术层面,包括摄影、声音、剪辑,他每次要研究一个东西,就会把它研究到最专业。”

 

在任素汐看来,与《半个喜剧》的主题一样,当年正是因为他们对《驴得水》创作的不妥协才有了后来的成功,才有了《半个喜剧》更多的话语权。对此,周申和刘露也深有同感。如果用四个字总结他们一路坚持的东西,周申选择了“真实即美”。

 

3

试戏

不接受,只能不合作

 

角色无论大小,必须通过试戏。


这是周申和刘露从《驴得水》时就立下的规矩,这一次《半个喜剧》也不例外。除了任素汐是“钦定”的女主角,其他演员都是两位导演在全国一个一个“试”出来的,参与试戏的总演员数大概有500人。

 

男主角吴昱翰虽然是开心麻花的“自己人”也少不了试戏这一关。那时他正在做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李茶的姑妈》的后期,原本只想客串个小角色,没想到一试就成了主演。


吴昱翰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他对我们回忆起试戏的经过,“没有剧本,也没有情境,就让我跟任素汐自己商量着演,我们就演了一段情侣吵架,一切都是即兴的,就凭着感觉互相刺激。”

 

饰演郑多多的刘迅的入选更加曲折。他原本是陪别人试戏,却意外被周申发现,但又因为“他当时皮肤很黑,头发挡着脸,不是很积极的样子”,一度不被刘露看好。


后来,随着长时间的接触,发现他的真实性格与郑多多契合度很高,才最终从备选被“扶正”。



周申透露,也曾因为坚持试戏而错过了与一些演员的合作机会,但他们仍把这一条作为底线,“如果他不接受试戏的话,整个工作关系从头都不对,如果说一上来我提了一个演员分内的事情你都拒绝我,那就说明你不想完成你的职责,就没有合作的基础。”

 

4

排练风格

不是话剧习惯

 

作为编剧,周申和刘露一般只写出一个剧本框架,真正的剧本要由演员和他们在“排练”中碰撞产生,“我们希望角色的每一句话是演员自己创造出来的。”

 

在开拍前,团队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泡在排练场里。“导演扔出分场纲,我们演员让自己和角色生活在这个情景里面,然后做很多即兴练习,自然流淌出来的台词就形成了我们的剧本。”任素汐对我们描述道。

 

任素汐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排练中会有很多电影中没有的情景,但都可以帮助演员进入角色,互相形成默契。在任素汐看来,排练过程也像是写“人物小传”的过程,甚至比小传还要丰富。

 

吴昱翰如此形容排练的过程,“就跟相声一样,我搭一嘴,你搭一嘴,就会越搭越多,这个东西就好玩了,自己去憋是很难的。”

 


关于排练是“话剧遗留习惯”,不应该是电影流程的质疑,周申表示,他们的排练,其实就像王家卫喜欢的“即兴”,“只不过王家卫比较有钱,能在现场即兴。我们只能在排练场。”

 

5

即兴创作

在新裤子现场freestyle


上文提到的《半个喜剧》团队种种特殊的创作模式,使得影片中大量让观众眼前一亮,抚掌称绝的桥段,都是演员们在即兴碰撞中产生的。

 

比如,任素汐在酒吧里的那句感动了许多人的“我都30了,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什么样,但我还想去撞一撞。”是她现场的有感而发。

 

孙同与莫默在莫默家厨房突然的接吻,也是二人“冲动”所致,并不在之前剧本和排练的计划之内。



还有最后多多在婚礼现场对高璐说的那句“对不起”,也是刘迅的“真情流露”,“排练的时候,刘迅一直说,不行,我必须要给他道歉,我都不让。结果那天没喊卡,他就突然站起来对高璐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走了,然后在监视器前边我们都哭了。”刘露说。

 


那段音乐节上,莫默与孙同一边听新裤子一边疯狂撒糖的高甜戏更是“不能重来”的纯即兴表演。吴昱翰回忆道:“导演他们自己去看演出去了,就摄影师扛着机器,跟着我跟任素汐在里边就开始跑、开始玩,玩了一圈,这场戏就拍下来了。”



至于那段为不少人称道的眼镜店镜子戏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即兴”。


由于之前采景的商场不让拍摄,他们临时找到了这家眼镜店,现场架机位时意外发现了镜子反射出的“以我之身配你之首”的奇妙效果。



6

莫默

比张一曼、马嘉旗都更难演

 

耿直刚毅,坚持底线的女主角莫默是导演根据任素汐的个性量身定制的,这点主创团队从不否认,“我们的创作方法就是要贴着演员的身定角色。”任素汐说。

 

演完后,任素汐也曾心里打鼓,怕莫默太硬太狠,太不柔弱,又太不合时宜,但幸好有导演的支持。一番路演下来,莫默反而因为耿直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喜爱。

 


当然,也有观众质疑,莫默这一角色缺少层次,从始至终似乎都没有缺点,没有变化。对此,任素汐很坦然:“我们知道人物要从A点到B点是有变化的,这样人物才有弧光才好看。但是能完成孙同这一个角色的转变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莫默、多多和妈妈这三个角色都在辅助孙同的成长,我觉得当绿叶就当好,没有问题。”

 

当我们问她这样一个角色是不是比张一曼、马嘉旗演起来要轻松时,任素汐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越贴近生活,越是你一转身就能看到的人越难演,你掺不得一点假。”


7

孙同

我巨蟹上升白羊


男主角孙同在戏里的设定和演员吴昱翰一样都是巨蟹座。吴昱翰说自己很能理解孙同的“怂”是出于一种想把所有人都照顾好的“老好人”心态,但对于孙同的妥协自己并不认同。

 


“孙同其实在表现一种我即使选择做‘狗’,还不愿意承认的状态。他虽然看起来没有办法,但其实没有那么难,他是有选择的。”吴昱翰说,“他就像个盲人一样,还好最后遇到了他的导盲犬。”

 


孙同在戏里的一句“我巨蟹上升白羊”是不少人的笑点之一。导演周申坦言这是自己的主意,白羊座天生的热血冲动会让孙同突然的爆发更有说服力。


有意思的是,导演周申本人就是白羊座上升处女,吴昱翰是巨蟹上升狮子,刘露和任素汐则分别是风象星座水瓶和双子座。


8

大团圆结局

不是童话,就是现实

 

影片结尾,一贯懦弱妥协的孙同终于选择遵从内心,奋起反抗,也成功挽回了与莫默的爱情。这样皆大欢喜的结局让不少观众提出疑问:现实中真的可能发生吗?还有人说,和《驴得水》的刀刀见血相比,周申和刘露也变得“软弱”了,学会了献媚观众。

 


对此,两位导演不能认同,孙同这样的转变和觉醒在他们的朋友,甚至自己身上都见到过。这不是童话,而是成长。


“有的人觉得这是童话,其实恰恰是因为他不敢面对我最狠的那一刀,我就是要告诉他,你要是觉得这样不对,是可以改变的!但是他不接我这一刀,他就说这是个童话。”周申说。

 

刘露的表述则更加温和,“我们希望的就是让更多像孙同这样徘徊的人看到,你选择坚守底线,做一个有原则的人是有出路的。”

 

最后,周申聊起当下流行的一句话:“小孩才说对错,成年人只论利害”,“如果这句话真的成为大家所认同的成熟的标志,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

 

导演刘露


他说自己不是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剥夺所有人“妥协”的权利,但人一定要分清“什么是人,什么是狗”,可怕的是很多人明明做了“狗”,还要说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不分对错的。

 

莫默在戏里的那句“我要撞撞看”也同样是两位导演的心声。从《驴得水》到《半个喜剧》,周申和刘露心里一直有一团火,“很多人认为妥协社会规则是成熟,热血是少年的事情,但我们偏要热血到老。”

视频/全能型人才 文/米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