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喜剧》破亿艰难,开心麻花还“开心”吗?

时间:2019.12.2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L.C


1905电影网专稿 在大家以为“开心麻花喜剧”将缺席2019年时,一部《半个喜剧》“杀”了出来。


《驴得水》团队为其打磨了3年,这一类的宣传此前都让不少人认为,这将会是一部黑马影片。


结果,影片成为了开心麻花自《驴得水》之后评分最高的作品,但上映6天,票房不到9000万,更成为了它史上票房最差的电影。


《半个喜剧》豆瓣评分7.6,上映6天票房未过亿


到底是“开心麻花喜剧”不灵了,还是《半个喜剧》不够接地气呢?

 

似乎暂时无法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从2019年的电影作品来看,开心麻花似乎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对于作品变得更为谨慎,在外界看来,也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2018年8月立项的电影《不完美的意外》至今没有下文。



去年国庆档《李茶的姑妈》失利之后,开心麻花时隔14个月后,才交出新的电影作品。



开心麻花今年助力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创投,最终投资一部更文艺的喜剧电影《又见奈良》


《又见奈良》获“开心麻花奖”


变慢了的开心麻花,是否进入到了下一个拐点呢?


麻花变“不开心”了?

 

在外界看来,如今的开心麻花并“不开心”。

 

5月,开心麻花宣布,从新三板正式摘牌。从去年撤回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开募股)申请、《李茶的姑妈》失利、国资老股东清仓拍卖股权以来,它这一路并不好走。

 

过去它一直活跃在话剧界,直到2015年,才凭借处女作《夏洛特烦恼》正式进军电影市场。这么一部没有明星资源的作品,风头盖过了同档期中徐峥执导的《港囧》陆川导演的《九层妖塔》



这部投资仅5000万的影片,最后票房达到了14.41亿,两位没有任何电影经验的导演闫非彭大魔一举成为当年最受关注的青年电影人。

 

随后,带着“开心麻花”标签的作品《驴得水》于次年姗姗来迟,这部并非麻花班底打造,但成为了该品牌之下,艺术价值最高的一部作品。影片虽然仅获得1.72亿票房,整体收入和利润大幅度下降。即便如此,开心麻花仍然获得了高额融资。



CEO刘洪涛在采访时曾说,“由于话剧这个体量在全国文化市场大环境下影响较小,观众较少,而且他们对自己的作品的品质要求很高,加上故事结局的那种悲剧气质,这几个因素组合起来我们觉得它要想在票房上有大的突破是不可能的,当时我们已有心里准备。”

 

自这两部作品之后,开心麻花电影成功接过了华语喜剧电影的旗帜,与此同时也成为了“造星机器”,接连捧出了国民喜剧演员沈腾马丽任素汐



2017年,开心麻花依旧交出了一部成绩非常漂亮的作品——《羞羞的铁拳》,从后续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由于当期收回《羞羞的铁拳》票房分账和网络版权授权收益,其现金流量净额大增逾1000%。对于深陷各类亏损的影视公司而言,开心麻花完美地避开了这一切。



与此同时,为了获得更广阔的市场,开心麻花正式向证监会提交了创业板的招股说明书,进入了转板阶段。

 

《羞羞的铁拳》之后,2018年推出的《西虹市首富》,虽然成为了暑期档爆款之一,但是开心麻花参投份额明显下降,而同年国庆档中,真正主打“第四部开心麻花作品”的《李茶的姑妈》,票房和口碑均不及预期。综合起来,开心麻花净利润仅为1.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71.76%。



随之,由旗下艺人和导演参与的影片《日不落酒店》撤档,演员艾伦主演的《人间·喜剧》票房口碑双失利。让不少人把“问题”推到了开心麻花身上。事实上,这两部作品的投资均与开心麻花无关。



随着开心麻花正式摘牌,再次表明了这支“中国话剧第一股”,与它的电影作品紧密捆绑。


“麻花”的可能性

 

一直以来,演出、影视和艺人经纪是它的三驾马车。

 

单就2018年,开心麻花演出业务收入3.77亿元,占全年总收入37.37%。从当时年报显示,全年演出超过2500场,较2017年同比增长约25%。


官方虽然还未给出2019年的演出数据,但明确场次数已经超过了前一年。同时,在保持原有剧目的前提下,依旧推出了《蒙娜丽莎的微笑》《瞎画艺术家》《贼想得到你》等原创戏剧。



电影方面,虽然2018年的利润较上年下滑,但整体仍处于盈利状态。2019年,开心麻花表面仅推出了《半个喜剧》,实际上,它依旧在积极拓宽可能性。今年,开心麻花启动了新导演招募计划,加强对自身内外新人导演的发掘和支持。

 

它更是与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创投合作,并提供高达25万元的现金奖励,对获奖影片进行服务型创投。最终,开心麻花将该奖项投给了电影《又见奈良》。据了解,该影片从梗概到主创卡司,都是一部文艺气息相对较重的喜剧电影。



除此之外,沈腾宣布与闫非、彭大魔三度合作电影《全民狂欢》正式启动,并预定于2021年春节档上映。影片由全民狂欢影业、西虹市影业和开心麻花影业共同投资出品。可见,这部影片的参投情况将与《西虹市首富》类似。


沈腾将主演《全民狂欢》

 

值得注意的是,西虹市影业法人代表为闫非,前两大股东闫非和彭安宇分别持股32.5%,章乐斌持股18%,李鑫持股2%,开心麻花作为股东中唯一一家企业法人,持股比例为15%。也就是说,西虹市影业虽然不是开心麻花的子公司,但对其依旧有一定的控制权。


西虹市影业股东信息


闫非和彭大魔曾在《夏洛特烦恼》上映宣传时,就曾说,希望能做原创的电影剧本,并且未来的工作将以电影而不是话剧为主。无独有偶,开心麻花导演吴昱翰同样告诉我们,在《李茶的姑妈》之后,希望能孵化一个不是舞台剧改编的项目。


吴昱翰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刘洪涛也在采访中表示,“新话剧我们一般会先演两年才有搬上大银幕的计划,话剧在一场场的演出中不断接受观众的反馈并调整方向,让话剧越来越成熟,当到了一定程度时,会考虑改成电影。”当然,开心麻花并不排斥制作非话剧改编的电影。

 

如今,艺人经纪已经成为了开心麻花非常关键的营收。虽然他们当家艺人并没有出现在公司前十股东名单中。但是,在公司主要供应商名单中,位列前茅的企业均是沈腾、马丽、艾伦等人控股的工作室。



很大程度上,开心麻花通过和这些艺人工作室的深度利益捆绑,进而稳定未来公司业绩的发展。从如今的发展来看,他们也希望捧出更多新鲜血液。比如,《半个喜剧》中的吴昱翰、《日不落酒店》的黄才伦

 

但从如今的电影票房号召力来看,即便是艾伦和常远,都还很难超过沈腾一人。



现在的开心麻花面对整个文娱市场时,似乎仅能在演出方面保证一定的增涨,至于影视和艺人方面,虽然我们看到了它积极努力的一面,但其极强的依赖性和局限性也暴露在大众面前。

 

公司在2017年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及:电影业务因其行业特点,电影票房收入具有较强的波动性,如果公司未来演出业务规模无法保持,或受电影业务及未来公司发展在喜剧垂直领域可能进一步的延伸影响,公司存在业绩波动的风险。



《李茶的姑妈》《半个喜剧》先后失利,我们看到了“开心麻花电影”如今正面临着的风险。放眼整个电影市场,《我不是药神》《少年的你》等一批现实主义题材崛起,它要面对的已不只是自身的内容问题,而是要真正面对观众,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文/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