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江湖儿女》:如何串联他们的浅醉人生

时间:2020.04.29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Mtalk
《看·电影》第十二集:《江湖儿女》如何以音乐构筑赛博朋克 时长:08:00 来源:电影网

《看·电影》第十二集:《江湖儿女》如何以音乐构筑赛博朋克收起

时长:08: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讯 如何解开创作者的“秘密”?如何挖掘电影背后的真理?《今日影评》特别策划系列节目《看·电影》,每晚十点档CCTV6电影频道,不见不散。电影为桥,审美为道。50为专业影评人、50部国内外影片,影评人“手把手”教你看电影。


巧了。前两天刚和大家聊过贾科长“含涛量为零”的最新短片《来访》,今天,“含涛量爆棚”的《看·电影》选题《江湖儿女》就踩着点儿来袭。


《江湖儿女》主创在第71届戛纳电影节


不过,看到这片名,内心是欣喜的。说老实话,当年涛姐就是凭借这部戏里情深义重的江湖女儿形象,成功地征服了小编,并轻松诠释了关于所谓“大哥的女人”的最“飒”银幕想象。


记得电影2018年刚上映时,编剧史航发微博用杰克·伦敦的几句小诗形容《江湖儿女》,看完片觉得意外恰切,因而印象深刻——“一切,总算剩下这么一点儿,他们经历了苦难和动乱,能剩下这点儿就不容易,虽然已失去了赌博的本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斌哥和巧巧的一生就像是一首怀旧金曲,经典、悠扬、摄人心魄,也曾在江湖众人之中无比令人瞩目,而影片最残酷的地方,是将他们后半生的坠落与被遗忘,也原原本本地呈现了出来。



叶倩文的一首《浅醉一生》,在片中出现了三次。“大哥的女人”巧巧,就在这音乐的屡次响起的片刻间,找到了她所信仰的情义和曾拥有过的时光。



今天,资深乐评人伍洲彤将从《江湖儿女》的音乐设计出发,谈电影里的音乐、爱、孤独与人生。



今日话题:《江湖儿女》,如何串联他们的浅醉人生?



导演:贾樟柯

领衔主演:赵涛廖凡

上映日期:2018年9月21日


有人说,25年,便是一次时尚的“回潮”。我们曾经认为过时的事物,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再次散发耀目的光芒,音乐《浅醉一生》便是如此。


《浅醉一生》是收录在叶倩文1989年08月09日发行的专辑《面对面》中的一首粤语歌,也是吴宇森导演电影《喋血双雄》的主题曲。正是在这首歌的帮助下,电影《江湖儿女》平添了不少怀旧色彩。



贾樟柯用这首歌首先把影片的时代背景定格在他亲身经历的那个年代,小城市里的江湖人物在歌声中陆续登场…这首歌的词曲作者是唐书琛和卢冠廷,而他们夫妻俩最有名的作品是《大话西游片尾周星驰朱茵城头分别时响起的那首《一生所爱》。


九十年代初,歌手叶倩文在内地特“火”,代表作《潇洒走一回》响彻大江南北,在片中这首歌也有片断的使用。而据说贾樟柯年轻的时候,周末都要泡在歌舞厅里,所以粤语歌对他而言很重要。



香港电影和香港电影中的音乐,无论是对贾樟柯还是影片中的郭斌和巧巧而言,都影响深远。



在《江湖儿女》里,这首《浅醉一生》共出现了三次,每一次出现都有特殊的意味。


与贾樟柯之前的几乎所有影片一样,《江湖儿女》反映的问题还是世纪之交中国内陆地区受到经济冲击后所出现的道德危机。所以在影片刚开始的时候,《浅醉一生》映衬的是以廖凡饰演的斌哥为代表的江湖,这些内地的江湖人士在时代变化和经济冲击下,思想上所发生的改变。刚步入21世纪,国标舞、港片、迪斯科,花花世界迎面而来,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危机也隐隐浮现,这既是对整个故事走向的铺陈,也是对当下“义气千秋”的一种描述。



《江湖儿女》的主人公从贾樟柯一贯描绘的那种小镇青年,变成了大同当地“黑帮”的头领郭斌和他的女友巧巧,传统社会道德中的“义”在“黑帮”这一社会组织中得到放大,和男性们在社会中的地位和面子混合在一起,调成了整部影片的背景和底色。


随着画面上江湖儿女的举杯承诺:肝胆相照。香港的、内地的,电影中的、现实世界的,都一起成为贾樟柯对江湖儿女的一种诠释。也使我们的感知能够来来回回地在现实和非现实的两个层面上自由地进行穿梭,时代的色彩鲜明而刺目。



而音乐的再一次响起,便是在巧巧开枪震慑众人后车内响起的迂回婉转的歌声,这也标志着斌哥“浅醉一生”的前半生落幕结束了。这首音乐贯穿了影片的前半部分,既侠骨柔肠,又带有悲凉意味,也暗示了与《喋血双雄》同样悲凉的人物结局。



在片中还有一首耳熟能详的歌令人印象深刻,也出现过好几次,就是动力火车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这首歌在当年也风靡一时,虽然导演在片中有意将这首歌用一种庸俗夸张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它代表的却是女主人公巧巧的内心江湖。



在这首歌充满时代特征的渲染下,你会发现从这一刻开始,以巧巧为代表的女性主义的江湖恩情开始呈现暖色,渐渐发亮,而斌哥代表的男性主义江湖开始变得畏畏缩缩,得过且过。


当巧巧接郭斌回家时,看着如今的山西,耳边响起的却再也不是豪迈的《喋血双雄》,取而代之的是科技感十足的配乐。这表现了主人公对未来的渺茫、对现实的疑惑,这些声音和二十余年来高速发展的交通线路以及毫无变化的破败建筑,一起形成了一种诡异而荒诞的魔幻氛围。


郭斌不再像以前一样呼风唤雨,但他依然执着于曾经的面子,可这个江湖已再也不是斌哥的江湖。



影片的最后,巧巧的棋牌室门前装上了电子摄像头,斌斌也又一次离开了巧巧,巧巧独自一人靠在墙边,此时的镜头并不试图对准她本人,而是在监控录像中寻到了她的身影。


电子音乐再次贯穿整个结尾,时代不顾任何人的意愿向前发展着,在这样一个被财富和网络笼罩的时代里,人与人之间的一切真实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斌哥和巧巧的浅醉一生,也就这样各自落幕。


文/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