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新闻目录>电影资讯

《麦路人》中变游民 55岁的郭富城执着突破自我

时间:2020.09.2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专稿 “我一直都在追求没演过的角色。”的确,在新片《麦路人》里,我们再度看到一个前所未见的郭富城:饰演落魄的流浪者阿博。


《麦路人》是近年来港片中少有的现实主义作品,展现了一群借宿快餐厅的小人物的生活百态。这群天涯“陌路人”在困境中彼此扶持,相互取暖。有人说,这是“港版小偷家族”。影片在第39届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收获了10项提名,也让郭富城第六次入围最佳男主角。



如今,《麦路人》上映3天,票房不足千万,新导演在剧作上的短板较为明显,但郭富城细腻动人的表演却收获了几乎”一边倒“的认可。虽然是群像戏,但郭富城饰演的阿博无疑是最为丰富的角色。他曾经是金融才俊,因挪用公款锒铛入狱,出狱后备受排挤,沦为失业的流浪者。



为了接近角色,郭富城蓄起了这辈子最长的胡子和头发。在片场,他故意不吃东西,感受真正“捱饿”的感觉,坚持通宵拍完到清晨才进食。


结尾的一场戏,弥留之际的阿博乘公交来到母亲的住处,却最终因无法原谅自己,没有踏出与母亲团聚的那一步。他头倚车窗,无言流泪的画面令不少人动容。



在55岁的年纪,很少有演员如郭富城一样,仍如此执着于“自我突破”。就像他钟爱的赛车运动,在电影这条赛道上,他依然油门加满,一路狂飙。


01


阿博的贫穷与窘迫,郭富城既陌生又熟悉。“老实说郭富城小时候也是穷的,对不对?我是从草根慢慢一步一步去努力去工作,然后建立自己拥有的一切。”



1965年出生的郭富城,在家里排行老幺,上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家七口以开银店为生,挤住在不大的公屋,生活算不得富足。1984年,19岁的郭富城考取TVB舞蹈训练班,三年后转入艺员训练班并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位列无线“银河十星”之一。

 

毕业前,一位疼爱他的老师曾善意告诫他:“你的个子不够高,脸又太稚气,想在电视剧里出头,除了努力,还要耐心。”



的确,在“无线五虎”如日中天的年代,留给郭富城这样的新人的机会并不多。

 

最忙的时候,郭富城一天几部戏连轴转,但大多是不出彩的配角。每天凌晨三点收工,他要从西边的九龙赶回东边的家里,头还没沾枕头,几乎就又要出门赶七点的早班。一天到晚全是武戏,打得筋疲力尽,成片中却不一定有几多镜头。


《成吉思汗》中的郭富城(1988)

《蜀山奇侠之紫青双剑》(1990)

 

他也尝过大半年闲坐在家没工开的滋味。无线有五、六百个签约演员,但能被监制想到的永远只是少数,“能够有机会‘上线’,必须好好把握,否则公司、监制永远看不见你。”


《西环的故事》(1990)

 

在1991年出版的文集《我需要爱》中,郭富城这样写道:“在TVB工作已经五年了,一直执著的是对工作的热爱。在实际的收入上,却好像毫无长进。这种日子还要熬多久?我的要求并不多,只想提供一层楼,比现在的家宽敞一点,爸妈住得舒舒服服就可以了。但凭我的收入,这个梦想还远著呢!”


也许正是这段早年经历,让郭富城一直保持着一种强烈的紧迫感。他笃信娱乐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严酷法则,唯有比别人更努力才能企稳脚跟。

 

02


“猜不透的是你的心/谁说我不在乎。”这是郭富城1990年拍摄的光阳机车广告的主题曲。那个发丝飘逸,满眼纯情的阳光少年,瞬间征服了无数少女的心。


 

郭富城也借势与唱片公司签约,推出了首张国语大碟《对你爱不完》。从藉藉无名的舞者和小演员到一夜爆红的少女偶像。郭富城终于在25岁等来了自己的转机。



上世纪90年代是“四大天王”的黄金时代。作为其中最后走红的一个,郭富城除了舞蹈,在唱歌和演戏上都没有优势,唯有不断练习,以勤补拙。郭富城专辑制作人的张洪量曾在某节目上这样评价:从一开始的五音不全,郭富城是极少数通过努力把歌艺提升到另一个层次的歌手。



不仅是唱跳,郭富城的每一个舞台都要做到极致。前卫的造型搭配炫目的舞美,郭富城是天生的表演者,站在舞台中央便气场全开。


狂野诱惑演唱会

 

回忆起那十年,郭富城坦言,“四大天王”的竞争很激烈,没有一刻可以放松。一年要出两三张唱片,每天的生活几乎是一样的——在录音室、排练室、演唱会和传媒之间几点一线。“顶着偶像的包装,像一个‘木偶’。”



这十年间,从入围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九一神雕侠侣》到98年的《风云雄霸天下》,郭富城的影视作品并不少。


《九一神雕侠侣》


但这些更多是外型靓丽,身手矫健的公式化角色,与其说是作品不如说是他精致偶像包装的一部分。在“天王”的光环之下,没有人真正把郭富城看做一个演员。


03


2000年,郭富城连续第三年获得香港最受欢迎男歌手奖。


2000年劲歌金曲颁奖礼

 

面对一如既往的欢呼和掌声,他内心却涌起深深的“疲倦感”。这种疲倦感来自原地踏步的焦虑和看不到未来的不安全感。擅长审时度势的郭富城对自己说:必须要转型了。



之后的三年,郭富城放慢了歌唱事业的脚步,在电影上集中发力,但接拍的六部电影都未能达到转型的目的。直到2005年,40岁的郭富城面对《三岔口》,才终于开了演员的”窍“。


美术指导张叔平先从外型上颠覆了郭富城:不准化妆,不准剃须,再加上不合体的西装。郭富城不再”演自己“,而是由表及里地成为落魄警员孙兆仁。



“你已经是另一个人,已经无我,也把机器全部忘掉了。《三岔口》是令我真真正正体会到什么叫电影。”最经典的那场戏,得知女友死讯的孙兆仁,一路滑车,任由情绪裹挟着自我放逐。郭富城演出了人物最极致的悲怆,痛到深处,哀嚎也无声。



凭借《三岔口》,郭富城拿下第一座“最佳男主角”奖杯。在人生的“三岔口”,他赌对了方向。这一次的惊艳表现也让他赢得了香港新浪潮“教父级”导演谭家明的青眼,后者邀请他出演《父子》,饰演一个市井无赖,粗暴鲁莽的赌徒父亲。


谭家明说,郭富城身上有一种“街坊味”,在处理草根角色时,特别有亲切感。



郭富城再度把自己完全交给这个灰暗又挣扎的底层人物,在片场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被媒体猜测患上了忧郁症。

 

最难拍的是最后一场哭戏,“我需要拍一个有史以来哭得最久的一个镜头,需要连着哭两分钟,在摄影机摇过来之前我就开始哭,知道机器拍不到我了还止不住,因为这感觉完全是发自内心的,那时我真的体会到了这个人物的悲惨。”郭富城说。


《父子》结尾的哭戏


《父子》让郭富城再度捧得最佳男主角奖项,也让他真正找到了演技突破的法门:打碎偶像的外壳,角色自然会破茧而出。从这一角度看,2011年的《最爱》对郭富城无疑是更大的突破。他在戏中饰演身患“热病”却依然渴望爱情的陕北农民赵得意。



郭富城提前两个月学习陕北方言,坚持所有台词都自己说,每天拍摄十几个小时,他就穿着邋遢的西装,顶着蓬乱的鸡窝头,与村里的老农同吃同住,彼此已看不出分别。


在《最爱》中,他与章子怡联手贡献了许多高光时刻。迎着呼啸而来的火车,赵得意一边跑一边唱:“我本是老天爷他干爹,你看我体面不体面”,充满了原始的生命张力。



结尾,商琴琴去世后,赵得意拿起镰刀狠狠砍向自己的大腿。那种身体与心灵的极致痛苦相互交织的复杂情绪被郭富城诠释得格外动人。



《最爱》让郭富城入围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再加上三年后,他收获的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杯,用时十年,郭富城赢得了华语影坛几大重磅奖项的认可,也如约完成了从偶像到演员的蜕变。



04


拍《父子》时,谭家明对郭富城说,演员,一定要演更难的角色。这也成为他的座右铭:永远寻求不同的角色,永远追求自我突破。即使同样是警探,他在《三岔口》《C+侦探》《寒战》中也贡献了截然不同的表演。


《C+侦探》


《寒战》系列中,郭富城饰演身居高位的警务处长刘杰辉,恪守原则,正义凛然,在与梁家辉的正面飙戏中,气场全开,丝毫不落下风。



《无双》中,他又挑战双面性格的假钞犯李问,与周润发联手贡献了一出不断反转的高能好戏。



郭富城曾这样比较梁家辉和自己:“他本身就是一个天生演员,我是后期培养,慢慢一步一步找到了状态。”的确,郭富城的身上凝练着老一辈香港艺人的优秀品质:务实、勤力、自律。


他可以用十年时间充盈一个顶级偶像所具备所有质素,也可以再用十年把这些一一打破,从零开始学做一个演员。


今年5月,郭富城举办慈善演唱会:38度高温,室外唱跳一小时


刚出道的郭富城就曾写道:“艺人是娱乐‘生意’的一部分,既然与‘商品’有类似的作用,又怎能怨任何人把畅销的摆在最显眼的地方,乏人问津的置于一旁?”正是这种清醒让郭富城一路走来不敢有一丝松懈,不断充实着自我价值,不给任何时代抛下自己的机会。


郭富城未来作品:《断网》《秘密访客》《风再起时》


舞台和银幕之外,郭富城最爱赛车,因为赛车说到底,是车手同自己的竞赛,是心态与控制力的博弈。55岁仍执着于突破的郭富城又何尝不是在和自己竞速?属于”四大天王“的时代早已落幕,但郭富城的下半场才刚刚开赛。


文/米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