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评论

《千顷澄碧的时代》:化为土壤,聚作太阳

时间:2021.03.0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Mtalk


1905电影网讯 一心想在自己的专业理论中寻找中国农村出路的金融专家芦靖生(李东学饰),在准备出国继续深造之际,被派到兰考县担任第一书记,与县委副书记范中州(宋佳伦饰)、乡书记韩素云(苏丽饰)相遇在兰考脱贫攻坚第一线。他们带领人民群众奋战三年,攻坚克难,这座半个世纪没能摆脱贫困的县城终于得以“摘帽”。 


影片《千顷澄碧的时代》由电影频道节目中心领衔出品,河南省委宣传部、兰考县委宣传部联合摄制,“千顷澄碧”来源于《念奴娇·追思焦裕禄》。该诗的最后一句这样写道,“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


以涓滴之水润泽这片土地,我们会还其千顷澄碧的未来。兰考是焦裕禄精神的发祥地,“三年脱贫、七年小康”,是兰考县委、县政府立下的军令状。2014年以来,兰考县委、县政府组织动员各方面力量,开始了这场践行庄严承诺、奋力奔向小康的扶贫攻坚战。


2017年3月27日,兰考县正式“摘帽”,成为河南省贫困退出机制建立后首个脱贫的贫困县。三年,在成功到来之前,日以继夜的探索和试验,永无止境的困局和挑战。这就是《千顷澄碧的时代》记录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最可贵的,是真实和诚恳


影片对扶贫落地困境的描摹生动真实,每一种困难,都是一种常见问题的浓缩典型。左也是难,右也是难;对于国家政策的探讨和解读非挚,没有流于表面,每一个解决方案的过程都解释得很清楚。


政府主导、银行支持、企业带动、保险加稳的“四位一体”金融扶贫模式,它是怎么在试验和失败中,不断完善的。看似无解的一盘死棋,四处是困局,如何走出新路。



主旋律的故事,它无疑担负着解读、宣传国家政策的使命,这就决定了,你不能指望只是看过一场热闹就完了。它的手法不可能过于新奇、花哨和讨巧。当然,最近也有几部“很好看“的主旋律题材的商业电影(并非贬义)。巧合、离奇、单打独斗的个人英雄,大起大落的精彩故事,这些都很好。


只是,这样的电影,就会很难避免悬浮感。过于偶然,就失去了普遍意义。这种悬浮感,不见得是观众的体会,但一定会是那些经历过扶贫历程的人们的感受。


真实的背后,是尊重。好像芦靖生第一天上任,就在坑洼的路上摔了一身泥。



扶贫不是悬浮的乌托邦,这个过程漫长枯燥,面对的是穷苦,脏乱,充满了的庸常琐屑的重复,鸡毛蒜皮的问题。一脚泥一脚水地走在阡陌之间,兰考脱贫之路才得以铺就。


不是某一个扶贫干部,而是每一个扶贫干部。扶贫,不是某一个人的英雄主义,而是整个社会全方位的参与和努力才能真正实现的结果。对,没有什么“神转折“,没有奇迹,没有神来之笔。如果加上这些,未免把全国几百万长年默默坚守的扶贫干部们,看得太轻。


这个故事里,最有力量的,是他们和他们


片中有个情节,是芦靖生通过视频电话,向国外的女友以及女友的同学们,也就是美国研究扶贫问题的年轻学者们,介绍中国的扶贫思路和方法。这让我想到2019年关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讨论。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三位经济学家 “为减轻全球贫困所采取的实验性方法”。他们研究方向都是如何解决贫困问题,诺奖评委认为,其研究已经帮助减轻了全球贫困,并具有进一步改善地球上最贫困人口生活的巨大潜力。


而他们的的核心研究成果与中国已经成功落地实现的“造血式”扶贫、“扶贫先扶志”、精准扶贫、金融扶贫等等理论不谋而合。经济学作为理论范式固然非常重要,但在扶贫这个领域中,永恒的难题是理论吗?



全世界每一个国家都致力于消灭贫困,这个持久的困境,是缺少理论吗?我们的政府说:“仅仅发钱、发物资是基本没用的。要发人!”


于是,成千上万的有志青年,从条件较好地区的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走出来,去当那个“第一书记”,去做县城农村的基层干部。到2020年底,280多万扶贫干部,超过1800人,牺牲在扶贫攻坚一线。



我国农村从普遍贫困走向整体消灭绝对贫困,成为首个实现联合国减贫目标的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减贫贡献超过70%。2020年,中国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全国近1亿贫困人口实现脱贫。


世界银行2018年发布的《中国系统性国别诊断》报告称“中国在快速经济增长和减少贫困方面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就’”。并为世界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系统性脱贫方案。


是的,只有中国做到了。有人说,诺贝尔经济学家的经济学家在用理论扶贫,而我们的扶贫干部,是用生命奋战在扶贫第一线。瞬间竟然也感觉使命在肩了。


这个故事里,最动人的,是浪漫和眷恋


最喜欢片中很多特别漂亮的航拍,那些带着情人般爱意的镜头徐徐铺开,让人全心感受到,这片土地上正在迸发出崭新的生机,是那么明亮又欢愉,自由又丰美。 1963年,41岁的焦裕禄在泡桐树前留影,他很高兴地说,“咱春天栽的泡桐苗都活了,十年后会变成一片林海。”


他的生命停止在第二年,可是他种下的那些树苗,在2017年,早已蔚然成林。影片的最后,崭新的兰考,满城的泡桐树开满水彩般绮丽的淡紫色香花。芦靖生和范中州来到泡桐树下。这时,银幕上出现了1990年的影片《焦裕禄》中年轻的焦裕禄。



漫长的岁月长河,平凡的英雄们,一代接上一代。 


风沙、内涝、盐碱,披荆斩棘,开荒辟地的,是他们;


贫穷、迷茫、困局,苦寻突破,继往开来的,是他们。


昨天,他们说:“兰考人民多奇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今天,他们说:“未来中国的千顷澄碧,有我的一份力量!”



蜿蜒而来的黄河,听到了中华大地一代又一代英雄的誓言,它在这里转过九曲十八弯的最后一个弯道,向渤海欢腾而去。


中国扶贫的战斗,终于经过了所有的考验与磨难,奏响胜利的颂歌。


那些平凡的英雄,把他们的青春和生命留在了这里,他们在这里化为土壤,聚作太阳,也汇成河流。


文/葛飞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