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兴安岭猎人传说》创纪录 国产恐怖电影迎新阶段

时间:2021.04.1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青果


1905电影网专稿 网络电影《兴安岭猎人传说》自4月1日上线以来,平台播放量超1.5亿,累计分账近3500万,创网络电影最快破3000万票房纪录。不仅如此,影片更是在豆瓣拿下了6.1分,证明了网电的一种进步。



这部电影的数据均高于院线近期上映的同类型电影《错爱迷踪》(3月5日)、《夜·守》(3月12日)和《圣山村谜局》(4月1日)的票房和观影人数。


目前,三部影片中,唯有《错爱迷踪》的票房勉强飘过了500万。至于口碑方面,更是一言难尽,三部影片至今没有在任何平台开分,也从侧面验证了其观影人数不足开分的要求。



在某段时间里,国产恐怖电影几乎周周和观众见面。各路“碟仙”“筷仙”“凶宅”“绣花鞋”……都作为关键词出现在片名或者海报中。

 

从宣传到影片质量,它们更是有统一的套路:粗劣的海报、靠低级的Jump scare(猛然一吓,恐怖电影中的常见套路)做预告,内容方面则配合了粗糙的特效,不少影片还打起了软色情的擦边球。

 


这类影片一度成为了烂片的代名词。但事实上,这些影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电影只要能上映,影院排在午夜场,多少都会有票房收益。甚至不少影片票房都能获得千万量级。

 

从目前的三部作品来看,这种票房成绩似乎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回看市场,越来越少的国产恐怖电影出现在院线里。而以“发行恐怖片起家”的恒业影业,在去年发布的片单中,依旧有《京城81号3》和《黑暗面》两部恐怖类型的作品。相反,更多的国产恐怖电影制造者,正在或者已经转换了轨道,走向网络平台。

 


那么,国产恐怖电影的下一站会在哪里呢?

 

01

院线赛道正在变慢


像网络电影《兴安岭猎人传说》这般在市场上造成一定声量的恐怖电影,最近的可能还是2017年的《京城81号2》,其凭借IP效应,获得了2.19亿票房。



院线的恐怖电影越来越少,对于创作者而言,也并不好做。

 

“这几年做恐怖电影挺难的,中间有很多因素,本身创作就是‘带着镣铐跳舞’。”一位曾制作开发国产恐怖片的制片人周某说道。似乎在观众眼里,这类片子多数成本不高,最终几百万,甚至千万的票房,也能收获不错的利益,“但其实真的不赚钱,有的可能只是单纯的回本。”

 

虽说《京城81号》系列的票房成绩已是该类型电影里的标杆,但出品方明显放慢了脚步,时隔3年,才正式官宣未来会制作《京城81号3》。



据恒业影业集团副总经理林朝阳介绍,这部作品内部已经开发了两年多的时间,预计今年会正式开机,第一部的编剧和监制文隽此次也会回归。

 

不能规避的是,这个系列的前两部作品,虽然有吴镇宇林心如张智霖等一线实力演员助阵,同时也创下共计超6亿的票房成绩,但口碑一部不如一部,甚至豆瓣评分均未超过5分。



林朝阳提到,他们在开发这个系列时,必然会对过去项目进行复盘。比如他们近期也关注到了成绩比较理想的《兴安岭猎人传说》,“他们就是在民俗传说方面,做得比较到位,在前期收获了大量观众”。而《京城81号》早期在宣传营销方面,同样是以此来吸引观众的。



所以在《京城81号3》中,他们会希望保留东方惊悚元素,在传承前作风格同时,在形式感和心理感知上做更大的突破。他也在透露,在全新的剧情中,“情感内核仍是我们需要重点攻克的地方,尤其是如何完美地将情感和人性话题包装到一个恐怖外壳中。”

 

除此之外,出现在恒业片单同一单元里的《黑暗面》亦是如此。



这部由路阳监制的电影也已开发完毕,林朝阳强调,恐怖和惊悚只是在表现形式上的创新和升级,故事核心的表达才是真正能够抓住更多观众的主要因素,“悬疑电影这两年在国内比较受关注,也受该类型电视剧的影响,观众的期待提升很多,因此对我们来说也是重点开发的方向。”

 

02

网络赛道正在加速


从2016年的130部到如今目前的5部,国产恐怖片在院线上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但相反,在网络媒体平台的数量则越来越多。

 

周某告诉我们,从2017年之后,他们公司对国产恐怖电影的创作赛道,慢慢从院线转移到了网络平台,“那个时候,我们也看到了网络电影的热潮,恐怖、惊悚题材的电影在网络上的流量反而比院线的高。”

 

我们研究发现,目前国产恐怖电影的受众仍是以四线城市观众为主,就近期上映的《夜·守》和《错爱迷踪》均是如此,而这群观众很大程度上对应了喜爱网络电影的用户。



不能否认,网路给了这类电影更多的机会。《张震讲故事》作为这个类型中另一个IP,可谓实现了从院线到网络的“平移”。

 

该系列第一部电影《张震讲故事之鬼迷心窍》上映时,打着李冰冰任泉出品的噱头,最终票房超2000万,但口碑极不理想。两人在宣传中还表示,计划将投资10部该系列电影。但到了次年第二部上映时,我们发现出品方和创作团队都和前作毫无联系,票房也仅有440余万元。



当不少人以为这个IP消失在影视圈时,2019年,它又以网络电影的形式,重新出现在大众面前。

 

这一次,出品方盛世文和腾讯联手,自2019年开始,以一年一部的频率创作了《张震讲故事之归宿》《张震讲故事之三更夜》和《张震讲故事之洗脸女生的传说》,但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来看,这几部作品在平台上的播放表现和评价依旧并不出彩。



可见,网络平台并不会成为劣质作品的避难所。相反,近期这部爆款网电《兴安岭猎人传说》反而以优质的口碑出圈,不管是视觉特效,还是剧本架构,都要强过过往的不少同类型电影。影片虽然以恐怖志怪故事作为切入点,但最后落脚在人与自然的共处中,为故事画龙点睛。



不少人看完之后的表示,这部作品其实非常适合开发成网剧,或者开发成系列作品。当我们把这个问题抛给相关的创作者时,他表示,“可能会。”若最终成型的话,或许它能给国产恐怖片带来另一维度的思考。

 

林朝阳也提到,网络电影近年无论在内容还是品质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而且本身这类作品的投资体量,给很多新入行的公司和导演提供了很好的入局机会。


03

国产恐怖题材创作者的下一站?


疫情之后,不少恐怖电影的制作公司发生了洗牌,多数小公司纷纷做出转型,而像恒业影业这类头部公司,实际早就根据市场的变化和观众审美的提升,在类型开发方面越来越多元化。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改变,很大程度便是市场优化升级之后,观众对于电影的要求越来越高。而国产恐怖片在多数观众眼中,就是烂片的代表。这些电影即便是在接受度更高的购票平台上,评分也集中在6分以下,甚至有的都没开分。

 

但中国并不是说没有出彩的恐怖片。从影史第一部恐怖电影的《夜半歌声》开始,再到后来的《黑楼惊魂》《圣·保罗医院之谜》等片,这些作品不管放在哪个维度,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更不用说香港地区那些僵尸题材的电影,有的一度成为大家的童年阴影。陈国富的《双瞳》更是被陈思诚借鉴到了《唐人街探案2》中。

 


恐怖片成为一种小成本、可以不依靠明星,就能实现“以小博大”的电影类型。《缉魂》导演程伟豪过去更是以两部《红衣小女孩》电影,获得了不少资方的关注,才有机会创作了后来《目击者追凶》。

 

像程伟豪这样的案例在国际影坛上更是屡见不鲜。《奇异博士》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雷霆沙赞!》导演大卫·F·桑德伯格《哥斯拉大战金刚》导演亚当·温加德均是以低成本恐怖片闻名,最终得到大厂的青睐。



但无法忽略的是,目前国内制作恐怖片一直处于“鄙视链底端”,马凯当初在影展中和其他青年导演交流时,虽然多数人对恐怖片兴趣很大,但始终没有人会主动表达愿意拍摄这种类型片。

 

相反,这个元素正在“入侵”到其他娱乐方式。作为剧本杀从业者,《唐人街探案》系列编剧之一北辰也告诉我们,恐怖片创作会有很多限制,所以在剧本杀和密室逃脱里,可以做更深度的创作,同时这类讲究沉浸感的娱乐方式,也把一二线城市的恐怖片爱好者给圈走了。因此,当我们问他,这个类型的剧本杀能否影视化时,他很快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电影并不会被其他娱乐产品给绝对代替,只是面对当下恐怖电影的开发,创作者们也苦于题材和内容问题的限制,目前更多趋于进行影片的题材融合。


比如常见的就是和元素较为相近的悬疑、惊悚、冒险相融合。《中邪》导演马凯也曾在采访谈及,未来再创作这种类型电影时,会考虑尝试将恐怖片和喜剧进行结合。



虽然国产恐怖片的内容中对鬼怪和宗教元素有所警惕,但依旧可以借鉴民俗故事或神话传说。当然,这也是目前这个类型电影最擅长的方式。前阵子上映的电影《缉魂》,便是减弱了恐怖的元素,将悬疑和犯罪的元素无限放大。

 

国产恐怖片的下一站在哪里呢?我们相信会是创作者和观众不断磨合和探寻的结果,它们不会绝对地消失在院线中,也不会任由质量不佳的作品在网络平台肆意发展。


文/青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