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烨VS毕飞宇 独家解析《推拿》电影、小说大不同

时间:2014.11.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老飞宅

  

【小说VS电影大不同】No.3

从对社会的批判到用爱情来温暖人心

 

    稍加留意我们就会发现,如今的马路上盲道普及率不低,却总被私家车、杂物占用,鲜有盲人经过;“残疾人专用”公厕不少,却没见真有残疾人使用。当今社会对残障人士的关注其实还远远不够——不仅不够,甚至还存在着很多误解和歧视。毕飞宇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些社会问题,并深入作品中的人物表达了对这些社会现象强烈的不满。

 

    原著中,这种不满在都红身上有着最为集中、深刻的展示。都红自小热爱歌唱并且音乐天赋极高,但是为了方便学校宣传,被迫去学习难度更大的钢琴。在一次晚会上都红发现并没有人真的关心自己的表演,她的努力只是沦为主流社会的煽情道具——“她这样的人来到这个世界只为了一件事,供健全人宽容,供健全人同情。”愤怒的都红从此放弃了音乐,改行推拿。

 

    都红美丽的外表使得手艺并不精湛的她照样生意火爆。甚至她的美貌也让虚荣心强的盲老板沙复明神魂颠倒。然而对于一个盲人,“美”的意义也仅此而已——都红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尊严,其内心脆弱又坚定的自尊恰是她手指受伤后拒绝同事捐款、不辞而别的重要原因。从放弃钢琴到离开推拿中心,都红拒绝明眼人廉价的怜悯,更不愿意成为盲人同事的负担。遗憾的是,由于时长所限,电影无法详细交代每个角色的“前传”,因此,都红(梅婷 饰)的毅然离开总是让人觉得缺少铺垫。

 

    当然,声讨和批判并不是娄烨擅长的题材。“以小见大”的爱情故事才是娄公子的拿手好戏。有趣的是,娄烨电影中主人公们一贯的“作”劲儿这次并没有以悲剧收场。片末故事甚至脱离了原著悲催的结尾,以幸福温暖的方式结束。这样的安排更加言之凿凿地告诉我们这是一部爱情片,也流露出娄烨电影中难得的乐观和温暖,却多少有些刻意的嫌疑。



【小说VS电影大不同】No.4

从“毕氏”残忍到“娄氏”血腥重口味

 

    “小马的血像弹片,飞出来了。他成功地引爆了,心情无比的轻快。”在描写年轻的小马因无意间戳破了父亲“善意的谎言”而疯狂自残的段落时,毕飞宇的文字几乎是带着一种触目惊心的疼。

 

    王大夫为了不争气的弟弟“割肉血偿”这段戏,毕飞宇的修辞则更为激烈:一连39个“王大夫说:”把一个自食其力、饱尝艰辛的盲人内心深处最为隐秘的自尊“爆发”得淋漓尽致;“刀口的眼睛已经瞪圆了”,“王大夫觉得他的血不够勇猛,他希望听到血的咆哮”这样的比喻简直残忍到疯狂;“血真热啊,像亲人的抚摸”——歇斯底里的挣扎之外毕飞宇也不忘流露出痛彻骨髓的关怀。

 

    而电影除了让已经29岁的黄轩代替9岁的小马自残从而削弱了原著的残忍以外,基本上还是比较符合原著精神,只是电影语言的形象让这样的场景更加“虐心”——低饱和度的画面和焦躁不安的镜头让我们几乎可以触碰到小马颈动脉喷薄而出的滚烫鲜血,听到王大夫的菜刀割在胸口皮肉上滋滋的钝响。尽管两段戏因为审查的原因都做了少许删减从而少了几分力量,我们还是可以体会到直接、露骨的“娄烨式”重口味。



【小说VS电影大不同】No.5

从“复杂纠结”到“点到即止”

 

    《推拿》原著的可贵之处在于,作者非但没有撇开盲人社会复杂的人际关系不谈,反而以此为切入点深入剖析了每个人物内心的纠结、矛盾甚至是自私、阴暗。相比之下,电影的处理方式只能算是“点到即止”甚至有意回避。

 

    这种回避虽然有利于引发观众对盲人群体的尊重,也有利于展开浪漫的爱情故事,但与原著比起来毕竟少了那份隐秘的深刻,有时甚至影响了对剧情的理解。比如推拿中心两位“明眼人”前台高唯和杜莉的“羊肉之争”表面上看是厨师金大姐徇私舞弊,实际上隐藏了两位老板暗中较劲的内情——杜莉是金大姐带来的人,金大姐是张宗琪的远房亲戚,张宗琪从小害怕别人下毒因此信不过别人做厨师一心想开除高唯;高唯则是都红的好朋友和“领路人”,沙复明爱都红因此一心想撵走金大姐。张、沙两位老板因为这件小事埋下了日后分家的伏笔,可惜影片在这方面没有做好交代。

 

    而都红因为不接受怜悯离开“沙宗琪”之后,“张宗琪惊奇地发现,他的内心不只有惋惜,更多的原来是喜悦……他一直都在盼望着都红的离开。”这种人性深处隐秘的自私、势利也体现在都红身上,都红本是季婷婷介绍来的,却因为高唯是健全人而多少疏远了老相识。三人微妙的人际关系充分地体现了盲人内心的复杂,但在电影中这些都被隐去了。给人感觉小心眼儿、钻空子的都是健全人,盲人统统“很傻很天真”。

 

    好在对于沙复明的虚荣,电影的表现比较到位。相亲过程中的“好为人师”以及对“美貌”的迷惑表现得入木三分。编剧让都红临走时和沙复明一起跳舞也是个不错的安排。相比之下,其他角色的深刻程度似乎都不及原著。


 

【电影、小说谁更强?】“毕师爷”重写实,“娄公子”偏浪漫

 

    通过原著与电影的比较,不难发现原作者毕飞宇和导演娄烨立场、气质的不同。毕飞宇力求全面、细腻又平易近人、深入浅出,并不过分追求戏剧性,但过于诗化的语言在情绪上偶尔失控;娄烨显然没有这么重的负担,力求直接、有趣、鲜明,起伏波动更大又不忘注入自己化不开的文艺情怀。

 

    毕飞宇的小说更多地偏向现实主义;娄烨的电影则在此基础上融入了更加个人化的浪漫色彩。个人认为,《推拿》可以说是娄公子迄今为止最丰富、好看的一部,这里面既有他对个人风格的坚持,毕飞宇原著的深邃、扎实同样功不可没。

策划、文/老飞宅
>>查看全文
上一页12下一页

X射线营地
剧情

X射线营地

暮光女化身女军官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九门提督
动作

九门提督

军情组织陷入反案

大人物
喜剧

大人物

吴孟达演绎悲喜剧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