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格局最开阔的娄烨作品 走向大众仍难

时间:2014.11.3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老飞宅
共10张


1905电影网专稿 谢天谢地,在2012年《浮城谜事》里阴暗骇人的阴谋、凶杀之后,“娄公子”这回的作品里没死人。11月28日上映的《推拿》表现的是盲人推拿师的爱情故事,再次延续了娄烨第边缘群体的关注,也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可以说,这是娄烨目前的作品中格局最为开阔的一部,《推拿》延续了原著作品中的“散点透视”——每个人物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主人公,但每个人物都个性鲜明。尤其是沙复明(秦昊 饰)和张一光(穆怀鹏 饰)这两位“文艺盲人”,一个爱跳交谊舞爱朗诵现代诗,一个爱吹笛打快板还爱嫖娼——两个人物的风骚活泼带来了娄烨电影中罕见的鲜亮色彩。

 

小孔(张磊 饰)和小蛮(黄璐 饰)这两位女性角色的安排也很有意思。有人认为郭晓冬饰演的王大夫高大英俊,身边的小孔显得太过普通;原著里的妓女“小蛮”是个丑女,电影里却性感迷人。然而这种看法恰恰反映了明眼人的偏见——对盲人而言,漂不漂亮真的有意义吗?在这一点上,也许导演也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给明眼人“将了一军”。

 

在情绪上,这部电影也没有带着想当然的悲悯。黄轩饰演的小马因为识破了父亲“善意的谎言”一怒之下用碎瓷片割破颈动脉,但那是出于一个健全人突然看不见以后必然产生的焦虑与狂躁;王大夫为了给不争气的弟弟还债不惜“割肉血偿”,但作为底层劳动者,就算是明眼人可能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就算是这两段最为极端血腥的“重口戏”,人的立场也要先于盲人的立场。

 

而影片的结尾甚至一改原著“淡淡的悲哀”,以小马偶然复明,携妓女小蛮私奔,自立门户开设“小马推拿”作为结局。小马失而复得的视力模糊、混沌,却足以看清小蛮湿漉漉的秀发下从容的笑脸。这是娄烨电影中难得一见的乐观情绪,也正是娄烨一贯乐于表达的对自由爱情与个人主义的信心。

 

另外,在电影语言上,这部电影带有娄烨标志性的视听风格。晃动不安的手持摄影、时不时出现的旁白、氛围感极强的现场音效……但想象一下盲人的生活,就不难理解这样的做法只是为了更加贴近那个黑暗却细节丰富的世界。显然,这是娄烨作品中电影语言与电影主题结合得最有说服力的一次,娄烨的先锋性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点。

 

据说《推拿》原著作者毕飞宇曾经点名电影版一定要让娄烨拍,从以上几个方面看来,这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笔者认为,相较于今年引起热议的另外两部文艺片《白日焰火》《黄金时代》,《推拿》有着更强的先锋色彩和更深刻的人性关怀;而相较于《推拿》曾经的电视剧和话剧版本,电影版也是绝对的赢家。但就目前该片的排片量和场次看来,金马奖的六项大奖并未给这部影片在市场上带来多大助力——你想看还不一定看的到!电影海报上的“散客也要做”现在看来甚至带着点儿自嘲的味道。

 

谈到票房,在该片中饰演都红的女演员梅婷曾经转述毕飞宇的原话:“即使是其他导演把票房这块蛋糕都分了,上天也会把蛋糕上的那个樱桃分给娄烨的。”樱桃固然色泽光鲜、味道极佳,可蛋糕才能真正解决饥饿。也许,在如今这个商业片当道的大市场环境下,想让《推拿》这样的文艺小众片真正走向大众,路还很远。


文/老飞宅
标签: 推拿娄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