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推拿实地考察记——真跟电影里演的一样吗?

时间:2014.12.0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老飞宅
共7张

    1905电影网独家专稿 表现盲人推拿师爱情故事的电影《推拿》自11月28日以来,已上映一周有余。此前,导演娄烨曾在访谈中表示要将此片再加工一个专为盲人放映的无障碍版本。近日,娄烨携编剧马英力、盲人演员张磊做客广播电台文艺之声FM106.6《快乐晚高峰》节目,首播了15分钟《推拿》广播短剧;该片的无障碍版本初版也在上海进行了首次试映,“娄公子”当初所言已初步兑现。

 

    而随着这部关怀社会残障群体的《推拿》的上映,问题也随之而来:生活中的盲人到底要怎么看电影?盲人推拿店的真实情况和电影里有多大出入?盲人推拿的手法究竟如何?带着这些问题,“小编”亲自体验了一把盲人推拿,并和盲人师傅一起聊了聊影视作品中的“推拿”和他们真实生活中的“推拿”。


《推拿》电影海报的粉红色调惹人遐想

 

问题一:

推拿店都是“粉红色”的吗?

 

    北京地铁的广告位上,电影《推拿》的粉红色海报非常醒目抢眼,也让不少对此行业并不了解的观众们产生了疑惑:“推拿店都是暧昧的粉红色的吗?”带着这个疑问,小编来到北京市东五环东侧朝阳路一带实地考察了一番:

 

    这里的各色推拿小店虽说不上鳞次栉比,然而店与店的间隙之小还是让人隐约感受到些许火药味儿。细细看来,这些小店多数装的是透明玻璃门,室内光比较明亮,推拿师一席白大褂的装束看起来也非常正经;LED走字屏上一板一眼的楷体“xx按摩”、“xx推拿”字样更是有一种恍若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土气——只有个别几家确实选择了粉红色的灯光,不过店员依旧是白大褂上身,面对着经过店门前的路人,举止也并无暧昧挑逗之意。

 

    而马路对面的一家“盲人推拿”老店则更显朴实无华,常见的日光灯管、整洁的床单,只不过几位师傅并未身着白大褂,而是穿着普通的便服上钟。四十平米见方的小店,也并没有分出太多的隔间。师傅坦言并未听说过有哪家盲人推拿店有天中室、百汇室那么复杂的划分,因此小编推测电影里的“沙宗琪推拿中心”很有可能已经算是不太常见的、小有规模的推拿店了。

 

    通过以上的观察,不难发现,其实真实生活中的推拿店并不都是粉红色的暧昧灯光,而盲人推拿店则更加传统保守,大家之所以会产生联想,恐怕是把某些带有色情意味的“异性按摩”也算在“中医推拿”的队伍里了。由此看来,电影《推拿》那款粉红色的海报很有可能是片方为了博眼球惹联想的宣传需要,大可不必认真。


未标题-1.jpg

路阳的处女作《盲人电影院》曾获釜山电影节“最受观众欢迎大奖”


问题二:

盲人推拿手法究竟如何?

 

    时值晚上九点多钟,又是北风呼啸的寒冷天气,各家推拿店的生意居然都还不错,有的甚至还要排队等候。上文提到的盲人推拿老店本来是我的首选,结果要排到十一点,无奈之下只好随便选了一家店面还算不小的普通人开的店,结果又等了快半个小时才上推拿床。

 

    不知是小编实在太不受力,还是推拿师傅以前是练武术的,师傅一番揉、捏、点、拍,小编早已嗷嗷乱叫了一通。一个小时下来,小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年近五十的这位师傅也在小小地喘着粗气。整个过程中,师傅似乎把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手掌、手腕和手肘上,医患之间并没有太多语言上的交流。倒是走的时候嘱咐了一句:“晚上别侧着睡,要不还得疼。”

 

    时隔一周的一个傍晚,小编终于来到了上次没去成的盲人老店。这家店总共只有三个盲人推拿师,却已有十多年的历史。

 

    这次为小编做推拿的是一位姓“武”的小师傅。武师傅中等偏胖的身材,面色白里透红,一脸憨相。做起推拿来也是循序渐进,力道不浅,却又带着几分试探。几处痛穴按过,酸胀难忍却也是点到即止,相比一周前那位师傅的霸道刚猛,武师傅完全像在打太极。

 

    据武师傅透露,不同推拿师之间的手法会因个人风格、水平、身体状态的不同而大相径庭。有些确实“手重”,有些则比较轻柔,至于效果怎样不是做完当时就能判断的,而现在来做推拿的顾客也并没那么讲究一定要固定的周期、固定的师傅,因此给了不少新手“钻空子”的机会。


下一页:问题三:盲人眼中的《推拿》怎么样?

策划、文/老飞宅
>>查看全文
上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