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新闻目录>电影资讯

专访伦敦国王学院教授:中国电影逐步走向世界

时间:2012.10.22 来源:1905电影网

克里斯·贝瑞

    近日,在国王学院的电影研究办公室,克里斯·贝瑞教授接受了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的专访,畅谈他对华语电影的印象和期待。

伦敦国王学院克里斯·贝瑞教授接受第四届万像电影节专访

    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China Image Film Festival)之“像”指的是“中国影像”,同时也可延伸为“中国形象”。您对“China Image”的理解又是怎样的呢?

    克里斯·贝瑞:这是个十分宽泛的问题,我不是很确定应该从何答起。提及“中国影像”,大部分西方观众、甚至世界各地的观众的脑海中主要还是动作片、武打片之类的电影。但是某些对中国电影有一点了解的人也能联想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兴盛的中国文艺片、近年来流行的电影和纪录片等等。而“中国形象”已经从我年轻时封闭、孤立、远离世界的形象演化成了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一部分。中国的商品和中国人一样遍布世界,许多人已经感觉到了中国作为一支新兴超级力量的存在。

    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您对在伦敦举办华语电影节有什么看法?您认为伦敦是一个举办华语电影节的合适场所吗?

    克里斯·贝瑞:为什么不是呢?这里除了有伦敦的观众,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中国电影可以通过国际电影节这个平台获得更多的展示机会,向世界展示它们希望向世界展示的东西。

    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对于理解中国电影中的意识形态是否必要?

    克里斯·贝瑞:的确,一些外国观众对中国电影并不十分了解,或者错以为中国电影在市场结构等方面与西方是一致的,或者对中国有夸大了的负面印象。所以,从加深了解这一方面来说,电影节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在展映的同时举办相关的论坛、研讨会、讲座和者记者招待会可以特别地展示你们想要展示的东西。

    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在您的著作中您提及了中国电影“自我东方化”的趋势。您是否认为,一方面一些非中国观众对中国及其文化缺乏了解,另一方面,中国电影对自身的“东方化”也会演变为外国观众理解中国电影的屏障?

    克里斯·贝瑞:“自我东方化”是一个复杂的现象。一方面,“自我东方化”确认了现存的刻板印象和模式。另一方面,通过“自我东方化”,这些模式的塑造和发展方向可以被掌控。英国电影也同样陷入了模式化生产,像《诺丁山》、《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之类的电影对英国人的生活进行典型化塑造,而现实中英国人的生活并非如此。但这些模式能够迎合国外市场的需求和观众的期待。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陷入了模式化。市场有某种需求,我们必须多多少少迎合市场的需求从而使生产利益最大化。你可以尝试在模式化的基础上尝试创新、进行改变,但简单地抛弃模式是不可行的。另外,有些刻板印象,比如种族主义的偏见,即便受到市场欢迎,也会自然地遭到抵制。

    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商业电影发展不容乐观。在中国刚加入WTO的时候,大家都很担心华语电影的出路。但事实证明,中国电影迎来了又一次繁荣,电影的产量不断上升。

    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您刚刚提到加入WTO彻底改变了中国电影的发展轨迹,您是否认同商业化的改变和对“外部世界”的融入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克里斯·贝瑞:加入WTO对中国电影发展当然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但我对这个转折带有复杂的情绪。我对“山寨”好莱坞电影的中国电影并不感兴趣,那有点无聊。但我的确认为中国电影应该具备与好莱坞电影竞争的能力,我不想看到好莱坞电影像主导世界其他地区市场一样主导中国电影市场。我希望中国的导演能够多拍些真正属于中国的电影,而不是好莱坞的翻版。

    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您对标志性的中国形象符号与“软实力”的关系有何见解?

    克里斯·贝瑞:要推广自身形象,中国必须首先具备标志性的形象符号。至少中国已经有了辨识度很高的形象符号,这些符号都可以让人们与中国产生联结。但真正的问题是应该如何发展中国的形象符号,如何将对这些符号的认可转化为真正的兴趣,和由衷的钦佩。这是关于推广中国形象最值得思考的问题。

    后记:采访进行地十分顺利,克里斯·贝瑞教授还提及他在中国的一段段经历,带着思考和体验。在不大但舒适的电影研究办公室,笔者注意到整排整排的中国电影研究刊物和招贴海报。原来教授还利用闲暇时间研读原版汉文的电影研究。在异国看到汉字的那一瞬间,一种眷恋掺杂着自豪的情绪油然而生——中国电影,正在走向世界。

受访者小传

    克里斯·贝瑞系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电影研究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和东亚电影文化,电影院与公共空间,电影中的性与性别,纪录片,及民族电影与跨民族电影理论。克里斯·贝瑞教授曾任伦敦大学哥德史密斯学院电影与电视研究教授 (2004-2012),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影研究副教授 (200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