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吧!大象》:励志片的燃点和哭点,去哪了?

时间:2019.07.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瑞克特


1905电影网专稿 励志电影那么多,《跳舞吧!大象》有什么不同?


一个胖女孩为了舞蹈梦想执意参加比赛;一群阳光姐妹淘克服重重困难登上舞台;一段师生关系从矛盾渐近理解......这些故事情节元素,没有一处足够新鲜。


怎么办?影片最新颖的地方是开场不久后转折建立的人设概念,女主角黎春夏在13岁时因车祸意外沉睡十五年,醒来后发现体重飙升至200斤,但她的心智和生活常识还停留在小时候。


黎春夏(左三,金春花饰)


以这个时间点为划分,黎春夏年幼时的戏份,无论从影像还是叙述节奏上都足够流畅,紧抓注意力。她与玩伴大象阿童木的情感关系走向引人好奇,动作场面上特意增添动画视觉效果,奇幻气质与漫画感兼具,提起不少精气神。


当春夏发生意外,电影居然也像发生了一场意外般一步步走向下坡路。


金春花扮演的春夏并不讨喜,角色设定有新意,不过也套上了一圈枷锁,成人面貌的她带着儿时的稚气与任性,内外反差的强烈冲突感消磨了这个人物需要突出展现的可爱一面。


这个人物太单薄了,无论是她对芭蕾舞蹈梦的口号式喊话,对胖身材心生的自卑感,都很标签套路化,没有形成更为丰满的内心成长弧光。


“我想赢啊,皮老师,我真的很想赢一次”,春夏对舞蹈教师皮鲍什哭着喊出这句话。有燃点,也有泪点,但也空虚、短暂。



电影仅仅以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和春夏人生消失十五年、失去考取北舞附中做舞蹈演员作为她参加比赛的行动诱因,并不足以加深观众对她的代入感与认同感。


只有更加细腻描绘来自生活的辛酸与痛苦,更加深入展现“被生活揍趴下”的挫折情境,春夏对于”赢一次的权利”的渴望与诉求才会更加触动人心,而不是在片中那样愈发像是一个小孩子的单一、任性要求。


励志片是一种相对类型,常常依附主流类型片,如传记片的套路与框架。主人公往往是平凡小人物,在变成平民英雄与自我英雄以前,他的故事都有充分扎实的现实基础做支撑。看看印度励志片,比如《摔跤吧!爸爸》就能明白,只有贴近现实才是让观众获取励志精神的真正来源。


《大象》的问题是,既想在一种童话模式与喜剧氛围里腾空打转,又想落地现实接地气,但很多情节与场景却在不断脱离现实生活,励志感当然随之减弱。


对选秀节目的整体展示与真实形态相差太远,浮夸而且失真。对舞蹈的探究也停留在表面功夫上,春夏与姐妹淘的具体排舞细节在哪?她们的舞蹈的独特之处与感动点在哪?浅尝辄止。



导演林育贤的前作《翻滚吧!阿信》看似聚焦体操运动员,实际耗费一大半时间在讲江湖兄弟情,这回也一样,时不时游离开舞蹈这一核心事件。


不是心意不定,不是不够有诚意,而是想说的太多,却有心无力。


讲姐妹之间的背叛与友谊,可春夏三个姐妹的形象实在单薄、刻板:女汉子、书呆子、夜店舞女,远不及《我不是药神》里对一众配角的点睛塑造,三位女演员的表演也不够出彩。


讲父爱,没有深入;讲选秀背后的黑幕,讲节目导师的心存不善与竞争对手的敌意偏见,老套也过时了。人性在这里,似乎就只有极端化的善恶两面。


讲舞蹈教师皮鲍什的现在与过去,讲他的喜感与忧伤,讲他不为人知的一面。的确,这是艾伦演过最深入内心、最大胆的角色,也是影片对一类社会群体的温暖关照,不过叙述重心在他与春夏之间左右偏移,反而模糊焦点。


鲍什(艾伦饰)


“跳舞吧!”带着一股必将实现梦想的热血意味,“大象”喻指着春夏与生活中那些沉重、笨拙的人。


电影建构了一个好概念,也不粗制滥造,以低俗笑点为卖点,但对每一部分的处理与表现效果都力所不及,平庸到硬是打不出一部励志片的“鸡血”,熬不出令人煽然泪下的理想主义“鸡汤”。


片尾定格在春夏起舞飞扬在空中的灿烂笑脸,这个动作与镜头足够打动人,只可惜,她的故事不够现实,也不够童话,我们还没感动呢,她就先沦陷在自我感动里了。


文/瑞克特

叶问外传:张天志
武侠

叶问外传:张天

动作大片群星荟萃

叶问
动作

叶问

甄功夫打出国际范

超强台风
动作

超强台风

国内灾难片佳作

南京1937
战争

南京1937

沉痛致哀遇难同胞

叶问2:宗师传奇
动作

叶问2:宗师传奇

黄晓明苦学甄功夫

夜盗珍妃墓
剧情

夜盗珍妃墓

珍妃墓财宝引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