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地书|“我能够和你们一起奔跑,与有荣焉”

时间:2020.03.16 来源:今日影评Mtalk 作者:东东


1905电影网讯 “你们电影频道放放电影不就好了吗?这种特殊时期还出来加什么班?”出租车司机打开了话匣子。


彼时的《今日影评》制片人崔菲,刚接完电影频道副总编辑王平久、制片人王程的电话,正斜倚在后座,望着大年初四午夜空荡荡的北京城,脑子里仿佛横亘着一个理智与情绪搏斗后的蛮荒战场。


“必须是从电影频道坐标上发向武汉前线的信”,王主任的话犹在耳边。崔菲盘算了一下,目前在京编导5位,后期老师3位,包装老师1位,要开启一档新的节目绝非易事。更不必说在这新冠肺炎爆发的特殊时期,如何才能找到愿意前来频道录棚的电影人了。


此时的崔菲可能也没有想到,短短的72小时后,这档节目就将在全栏目组小伙伴的共同努力下成功上线,并且一播就持续二十期,直至圆满收官。


如果说内容是节目生产的沃土,那么,电影也许就是《今日影评》这一电影评论类节目最大的养分所在。然而,今年春节,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突袭,打乱了各行各业前进的步伐。


“春节档”电影全部撤档,栏目组备播节目集体“阵亡”。从疫情极速蔓延的状况看来,长时间的行业“宕机”极有可能成真,而这也意味着,此前预备的年后电影热点话题将不复存在。开播三年有余的《今日影评》第一次面临着内容匮乏的尴尬境地。


摆在栏目组面前的路只有两条:一为退,重播/停播,等待疫情受控、行业复工后再做节目;二为进,拾起栏目组成员作为电影人&媒体人的双重身份,迎难而上,开启一个全新的栏目样式。


而实际上,对于栏目组而言——前进,是唯一的选择。



“从电影人的角度,写信给武汉的前线英雄。”大年初四,王平久主任提出一个全新思路。而作为一名媒体工作者,加入到全民抗“疫”之中来,也触动了每位栏目组成员“见证时代”的从业初心。


“那么行动起来吧。”制片人王程发在工作群里的话,开启了《今日影评》栏目组《两地书》小分队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的战“疫”之旅。



Part.1|筹备

“栏目面临开天窗,她们都哭起来了”


“王主任在大年初四(1月28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当时我们正在忙着做新的节目方案。”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制片人崔菲仍历历在目。


哨声既响,栏目组立即行动起来。大年初五全员参与的全天线上选题会,成为了许多小伙伴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接到后天就要录《两地书》任务的时候,所有人,包括在京能够来之即用的制片人、主编、编导没有一丝犹豫,都坚定地表示要冒着风险坚持为疫情做一点事情”,编导李萌回忆道。


而提前定好春节出行计划,彼时人在国外的主编武姝杭回忆起当天,谈到国内开会时她那边正好凌晨三点,“制片人觉得我有时差,还吵同屋的妈妈睡觉,让我看会议记录,但我还是参与了”。


一边吃泡面一边参与线上讨论的王主任


当大家开始仔细敲定节目录制方案,越来越多的困难才逐步暴露出来。大家发现,尽管王主任布置的任务已经非常明确,但一档全新的节目要真正落实下来仍有很多待处理的琐碎问题。


“说实话,我当时还是很焦虑的”,崔菲坦陈。既然信的双方是节目主体,应最先确定下来的就是发信人和收信人。“我们花费了最大精力去各种各样地筛选故事、热搜、短视频”,主编陈李溪介绍道。而从大年三十起短短五天涌现的先进人物和事迹已经非常多,可选的前线英雄收信人不在少数。



“最大的困难还是嘉宾(发信人)”,崔菲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彼时正在号召艺人录“武汉加油”ID的她,深知当时北京的艺人情况并不乐观,“他们很多人不在北京,身边也没有妆发”。


外联岗位的同事无数次地尝试邀请嘉宾又屡屡碰壁,“栏目面临开天窗,她们都哭起来了,一直在跟我道歉,觉得栏目组要因为自己的工作没有到位没节目了,要出播出安全事故了”,回忆起当时的状况,崔菲仍心有余悸。


她一度提出嘉宾自行录制视频、音频的方式,“但王主任非常坚持让嘉宾来到棚里,在电影频道的坐标上发出电影人的声音”,她只好鼓励外联同事再想想办法,同时她自己也多方展开外联工作。


“后来证明,他说的这个话是对的。”


电影人大鹏在电影频道《两地书》节目录制棚里 给前线英雄写信


Part.2|开播

“疯狂的72小时,几乎没合过眼”


大年初五,在外地过年的制片人王程提前赶回北京,新节目《两地书》之战由此拉开帷幕。



新节目的开播,带来的是栏目组不同工种方方面面的压力。“定选题、定片头、定包装、定嘉宾、看稿子、和编剧开会、和演员老师开会...一期节目我们至少要开三四个会”,制片人崔菲介绍道。


在北京的五位编导李萌、刘孟欣、李侨纬、马鸿宇、王玮洁均表示随时到岗;栏目组第一时间联系的编剧史航汪海林等也第一时间做出响应;音乐人常石磊则表示将根据不同节目内容,为歌曲《武汉,你好吗》设计不一样的编曲;王主任联系的书法家则把“两地书”三个字写了十几个版本...“每个人压力都非常大,但身为电影人,使命感带来的动力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大家的顾虑”,王程回忆道。



而在一切按部就班,只等节目正常开播的前一天,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2月2日,火神山医院提前竣工的消息传来,而以火神山建筑工人为主题人物的那期节目当天下午才开始录制,原安排在周四以后播出。在录制丁晟那期节目时,王主任来演播室参与现场工作,与制片人商议,将刚录制结束的郭晓东给建筑工人写信的节目提至第一期播出。


这也就意味着,从录制、剪辑、包装、送审到上线播出,只有短短24小时。



当期节目编导刘孟欣回忆道,“录的时候主任看了一下,了解了我这期节目内容。当时火神山马上就要建成,还在直播,是全国人都在关注的事情,这相当于我们《两地书》给火神山医院的‘贺礼’”。


临时的时间调整,让她“特别着急”,而更让她忐忑的是“尽力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我特别怕做不好,或者拍出来太煽情,还好有主任、程哥、菲姐、剪辑师‘战神’,很多很多人帮我把关”。



录制结束,崔菲立刻带着编导刘孟欣和剪辑常崇国以及包装老师开始当天节目的素材整理和粗剪工作。3号凌晨两点半,《中国电影报道》的同事正好前来探班,采访了奋战通宵的小伙伴。


“几乎没合过眼。后期主编丹妮深夜回家,我一直陪着孟欣。3号上午九点多丹妮又过来继续帮忙盯节目。大家都在接力赛跑。”崔菲回忆道。


2月3日下午17点前,该期节目完成技审入库。由CCTV6电影频道和武汉广播电视台联合出品、《今日影评》栏目制作的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特别节目《两地书》,终于赶上武汉前线火神山医院竣工之日,顺利上线开播。



Part.3|战斗

“没有最崩溃,是天天崩溃,日常崩溃”


2020年的2月,是值得被《今日影评》小伙伴们永远铭记的一个月。在这个月里,我们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也作为一名有专业度、有使命感的媒体工作者,见证和记录了当下正在发生的动人故事,为前线英雄送去了“精神物资”。


“非典时期我读大三,只是个大学生,那这一次我已经走上工作岗位。可以通过我的工作,给更多的人带来鼓励和希望,我觉得真挺好的”,谈起这段经历,参与多场录制的实习主编解丹妮感慨良多。



《两地书》录制期间,栏目组身在北京的制片人、现场制片、编导、剪辑、包装最先加入了“战斗”。


制片人王程在隔离期满后,也和崔菲一起每日到岗,紧盯节目制作,更要保障各人员的工作安全问题。“无论在任何时候,小伙伴们的安全、健康问题,都是栏目组的头等大事”,开工前期,口罩极其紧俏,王程想方设法买来口罩,免费提供给来加班的同事,而小茶水间则总是塞满了他买给大家的新鲜水果。



制片王坤则承担起了比日常节目更琐碎的现场工作,“与摄像组、技术部沟通确定拍摄时间,协调进车,撰写拍摄通告,对接嘉宾”,但让她压力最大的还是录棚安全问题。“一场结束之后,就进去消一次毒,包括化妆间和演播室”,她回忆道。



“没有最崩溃的时刻,是天天崩溃,日常崩溃”,谈到《两地书》的节目制作过程,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编导马鸿宇(此处有马赛克)这样说道。


由于疫情影响,临时返京的工作人员需要居家隔离,无法立刻到岗工作,在岗人员便承担起了比日常节目制作工作量大得多的工作任务。编导王玮洁眼睛出现过敏红肿症状,仍坚持在一线岗位制作节目;责编路晨宇临危受命,重拾编导工作,连夜完成两期节目的后续制作,保证了播出安全;徐敏则作为唯一一位到岗的包装老师,承担起高负荷的工作量,累到崩溃。


“毛笔字换了好几版,一直重抠,工作量比较大,当晚还得做第二天录棚的包装背景”,回忆当时情形,徐敏表示,“当天就很崩溃,但是没有办法,只有我一个人在,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



而常崇国、张宇、冯麒光三位身在北京的后期老师则承担起了前期全部的节目剪辑工作。


“《两地书》的剪辑压力很大,实际上我们是按照MV的方法去剪的,每个标点符号都换画面,每个段落都换气口”,制片人崔菲介绍道。然而,面对这样的压力,“大家在疫情期间,为了做出好的节目,都在毫无保留地付出”,张宇如是说。



疫情期间,为更大程度保证安全,虽天气很冷,家有小儿的常崇国依然选择了骑行的通勤方式。


有次骑一半天降大雪,到单位的时候他全身都已经浸湿,大家担心他特殊时期感冒,四处联系商铺买鞋,却怎么都买不到,就只能裹着机房的大被子继续工作。而这,也成为了《两地书》制作期间,编导刘孟欣最感动和印象深刻的事。



除了在北京的到岗同事,还有十几位远程线上工作的小伙伴们,为《两地书》贡献了重要力量。外联小伙伴韩雪、贺宇、林琳、田杨承受着巨大压力,“每天几乎不离手机,一刻不停地线上沟通”;宣传组康宏、林琳、王秀丽、黄钧妍坚持策划新媒体话题,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线上宣传工作;田杨则联系了多家媒体,多次争取到大版面报道。


更有主持人蓝羽、主持人陈旻、化妆师孙利峰几乎每场录制都在,与栏目组并肩站在一起。 



《两地书》的荧屏故事,如今,变成了发生在《今日影评》栏目组的无数个幕后动人瞬间。



Part.4|收官

“我能够和你们一起奔跑,与有荣焉”


2月28日,《两地书》收官那天,有小伙伴哭了。问起来,言语间皆是感谢。“我能够和你们一起奔跑,与有荣焉”,崔菲的这句话,既是送给前线英雄,更要送给每位一起“战斗”的“战友”们。


制片人王程把感谢送给栏目组的小伙伴们,以及曾经为《两地书》奉献过力量的每一个人,“你们的安危是栏目组最忧心的‘软肋’,而你们的力量又是《今日影评》最坚硬的铠甲”。


“感谢每位努力付出的小伙伴。你们怎么能这么棒呢?”制片人崔菲如是说。“都是勇士”,策划陈一愚则通过短短四个字说出了他对大家的肯定。



《两地书》播出以来,节目播放量、话题量均高于预期,节目相关微博话题阅读量达7.7亿次,节目全网播放量则超过6059.9万次,话题“武汉我想对你说”“护士杜富佳”登上微博热搜榜,《今日影评》的这场集体奋战,收获了最好的答案。


电影人刘劲在发给制片人崔菲的信息里动情地写道,“说心里话,尤其是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看到你们的工作状态和坚守,特别感动,你们背后的故事一样可以让人泪流满面”。


此时,小编更希望,我们能把掌声送给自己。



因为节目变动而错过韩国旅行的路晨宇,因栏目组需要而一个人留在北京过年的刘孟欣,还有半夜两点下班回家,打不开门又不愿吵醒家人,再次骑车回到单位休息的常崇国,以及始终守在前线为大家指引方向的王主任、程哥、菲姐...


正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坚持,成就了《两地书》。



最后想感谢的,是我们大家的《今日影评》。谢谢你的勇敢、乐观、不屈不饶,谢谢你引领我们不断向前奔跑,也由此让我们领悟了奔跑的原因。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二月的故事是每位小伙伴写给栏目组的情书。如今,《两地书》已然收官,但《今日影评》的“战斗”没有结束。总有一天,我们的坚持会被所有人看到。


文/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