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靠综艺“回春”后,就有机会演唱电影原声?

时间:2020.03.2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L.C


1905电影网专稿 “今年的音乐类节目《歌手》和《天赐的声音》(网络热度)都太平了,感觉还没有合适的人适合接下来唱电影主题曲。”从事了3年影视作品原声宣传工作的小优向我们吐槽到。


如今,《歌手之当打之年》赛程已经过半,一直牢牢占据同时段的收视冠军。而另一档音乐类节目《天赐的声音》虽然大咖齐聚,但整体表现平平。后者从复杂的赛制到怪异的剪辑,都被不少观众批为“天赐的尴尬”。


首播于2013年的《歌手》,已经熬过了七年之痒,却依旧面临挑战。“当打之年”的阵容在播出之前,就被外界公认是历届没看点的,绝大多数都是老面孔。以“奇袭”作为全新赛制,但话题更多是“云录制”,以及节目初始,歌手黄霄云在选择奇袭对手的争议。



新一季《歌手》同样没有获得过高的评价,一改往届的标准,向更有网络热度的歌手抛出橄榄枝。一方面是让他们作“补位/奇袭”身份更有说服力,另一方面也为了更走近年轻观众——节目组在今年首次没有招募“50岁以上”的评审。


走红短视频平台的歌手隔壁老樊参加《歌手》


毕竟,对于观众而言,大家关心的并不是赛制,而是真正能令人惊艳的音乐演出。


那么,这群更符合当下网络潮流的年轻歌手是否又会借着综艺节目,开启他们的“当打之年”呢?这仍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我们可以从过去那些同类型的综艺节目中,细数出参与者和电影的勾连。

 

爆款节目能让歌手现象级回春


几乎每一位参加了综艺节目的歌手,在有了热度之后,都得到了更多机会的曝光和商业活动。

 

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热播,导师杨坤以“32场演唱会”成为当年热词。与此同时,百度指数同样显示,他个人热度峰值至今处在《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期间。


 

因参演录制《我是歌手》第一季而爆红的黄绮珊,虽然打着有好作品才会出歌的旗号,但是赛后就为电影《咒丝》演唱了主题曲,同时也能发现她参加比赛后7年的发歌量,远远超过了之前13年。更不用说,她近年频繁在同类型的综艺节目中露面。

 

黄绮珊参赛前后的作品数量(未含以艺名小霞推出的专辑)


同期参赛的歌手林志炫,更是在节目之后经历了一段爆红期。在当年第一季度之后,他个人的百度搜索指数上涨了92倍。同时在淘宝上,他过往所有的专辑都出现了现象级的售罄。

 

很显然,爆款综艺节目足以带动参与者的各种数据,让其成功地回到主流市场之中。一时间,不少歌手都渴望加入到这类综艺节目中。2015年成为《中国好声音》和《我是歌手》两档节目的巅峰年。

 

《中国好声音》有周杰伦首次参加综艺节目的噱头,平均收视率在4.8%左右;《我是歌手》的平均收视率达2.725%,李健在节目中推荐的《哈扎尔辞典》在书店脱销。


 

同年以踢馆歌手身份参加录制的李荣浩,虽然早已在参赛前,以一首《李白》获得了各大音乐颁奖典礼的认可,但是真正让他出圈的还是靠《我是歌手》。即便近年来,他频繁登上热搜,成为话题中心,但百度指数显示,他的个人热度峰值依旧处在《我是歌手》第三季期间。


 

这一切都为后续同质化综艺节目逐渐泛滥埋下了伏笔。

 

 火爆程度竟有时效性?


《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爆红之后,音乐类节目开始以各种不同维度的“创新”而涌出。《蒙面歌王》《天籁之战》《乐队的夏天》《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创造101》……不管是上星卫视还是网络平台,都铆足了劲推出相关类型的节目。


 

在近5年里,几乎有一定地位的歌手,都至少上过一档竞演类综艺;大部分的新人歌手都是从选秀节目出道。在这些节目的作用下,观众很快开始进入一个审美疲惫的状态。

 

判断一档节目的热度是否真的够强,有一个相对比较直观的角度可以评测。那就是你去看节目播出之后,相关艺人的商业邀约,尤其是影视作品OST(原声带)数量。”一位曾担任某档音乐类节目的艺人统筹,把她的观点告诉了我们。

 

她告诉我们,近年有两档节目类节目一直在暗自较劲,即便其中一档节目总能有不错的音乐推出,甚至会成为翻唱者后续演唱会上指定的演唱曲目,但较另一档节目来看,它后续的商业性就要弱很多。

 

根据她的观点,我们整理出了2015年至今部分歌手在参加《歌手》前后的影视作品原声录制情况。



从表格中可见,徐佳莹在参加完节目录制之后,单就2016年整年,就有多达6首原声歌曲的录制。而在此之前,她仅有2首的纪录。而像陈洁仪老狼等因节目“回春”的歌手,均有获得不错的影片邀请。

 

但从2017年开始,参与节目录制的歌手在后续电影邀约上就要少了很多。“一方面是很多大牌歌手不愿意接电影主题曲,而另一方面则是同质化节目涌出之后,很多歌手会被代替。”小优解答了我们的疑惑。

 

“电影在上映前夕,宣传人员只想通过各个维度来增加热度,所以启用当下热门歌手来演唱主题曲或者概念曲,是最有可能实现‘1+1>2’的可能。”2017年,《中国有嘻哈》的问世后,其中歌手的选择就变得更加多元,一定程度上代替了《歌手》中的歌手,“而且从预算上来看,那些从音乐节目中选秀出来的歌手会更低。”


 

在小优看来,这些热度都是有保质期的。“火箭少女101在《西虹市首富》中的《卡路里》绝对是近年最成功的歌曲营销案例之一,加上那一年刚出道的热度,她们那群人成为了2018年下半年很多宣传公司最希望合作的歌手之一。”


 

据统计,火箭少女101成团的半年内,或团体、或单人,为10部影视作品演唱了歌曲。但随着后续新的综艺节目问世,以及《卡路里》的“锦鲤效应”减弱,火箭少女101在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相应的邀约就明显变少了。


当然,这也和去年其他综艺爆火有关。《乐队的夏天》出圈之后,暑期档的《跳舞吧!大象》就立马买了刺猬乐队的代表作《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到了贺岁档,乐队依旧是去年最强热度。新裤子乐队《两只老虎》邀请做了主题曲《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痛仰乐队也为《吹哨人》写了新歌《弯道人生》。



在热度递减,新综艺接棒,新人再度涌现时,这些人终究会被代替。单就看去年贺岁档和原计划今年春节档上映的影片,更多还是选择了张杰谭维维李宇春等更具国民性的歌手来演唱主题曲。


李宇春、谭维维、张杰等人为新片演唱主题曲


虽然这群人也是通过选秀节目出道,但都是依靠多年作品的积累,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和认识。网络有记忆,但有时候记忆力很弱,如果没有高质量的作品,只是凭借一时的热度,通过流水线制作的歌曲博听众认识,显然不会成为长久之计。


文/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