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动画推陈出新 《妙先生》能否续写国漫佳绩

时间:2020.08.1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Mtalk


1905电影网讯 在北京终于等来比依萍找她爸要钱那天还大的暴雨之前,北京影迷率先蹲来了一则好消息。


据《北京日报》消息,8月14日起,北京市影院上座率上限调至50%,时长超过两小时的影片也不再安排中途暂停——而这,也是全国多地影院放映政策调整的缩影,意味着本周五将提前点映的《八佰》及重映经典《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等都将“一映到底”,而且时段“一票难求”的现象也将大大缓解。


当然,在全国复映影院上座率限额只有30%的情况下,大众观影热情始终高涨:不仅《误杀》《星际穿越》《风声》等复映“老片”再续佳绩,《多力特的奇幻冒险》《抵达之谜》等口碑欠佳的新片也均收获满意成绩。


走势最为不妙的,大概只有一度被寄予厚望的《妙先生》



首周不足900万的票房成绩,只是影片自“问世”起便始终不断的风波在延续:


原本定档去年“压轴”上映的《妙先生》,在收获一拨中下点映口碑后,选择在原档期前日官宣撤档;经历漫长等待,作为影院复映后首部出战的国产动画新片,在线不足一周的《妙先生》却高调声明转战网播……


定档→撤档→再定档→转网播:这操作,妙吗?


而就在票房失意之余,影片口碑也在重温去年点映时的尴尬。自开画分6.6不断微降的豆瓣电影评分,现今已迫近及格线;影片出品方彩条屋影业曾言“贴钱都要做”的这部作品,显然在“妙”的预计道路上走势并不太妙。


好人难寻

成人概念,俗套消解


建议十三岁以上观众观看。自我分级式将上面这句话打入宣传“公屏”的《妙先生》,对于成年受众群体的自信显而易见。


可在这些观众的映后评价中,预期中的“成人”、“暗黑”甚至“实验”等主打概念,却几乎不见落地痕迹。



在《妙先生》设定的故事宇宙中,愚人们在所谓“造物主”——“妙先生”创造并播撒的彼岸花诱惑下,陷入贪婪与病痛的人间地狱。讽刺的是,彼岸花唯一适于寄生繁衍的宿主,却是世间为数不多心地纯善的好人。


为拯救争斗不休的“坏人”,寻迹者们就必须消灭彼岸花;而为达此目的,就必须掐灭为彼岸花提供生存环境的“好人”。杀几个好人就能救万千坏人的类“电车难题”,听来确实是为成年人量身定做的选择。



然而随剧情延伸,这一难题却在世界观变体运动中持续膨胀。


在寻迹者“同盟”内部,杀好人的问题分支出“他人杀害”还是“自我牺牲”的选择;到了大反派——从来不笑的“笑人”眼中,坏人的加速内斗正是好人成为世间主流的唯一途径;而在终极BOSS“妙先生”的“妙”手中,人的生命无非世间渺小一环,即便人类消亡,世界也不会变得更坏……


“寻迹者”丁果


看似层层递进升级的价值理念,却在表里两面都没有得到合理支撑。


技术层面观察,《妙先生》在会战“笑人”之前的铺垫,是既漫长又割裂的。为展示彼岸花的诱惑,便设置兄弟相残的情节;为分别呈现丁果与殷凤在“杀好人”理念上的分歧,便再机械填补相应桥段。这样番剧叠加般的填空结构,无疑令动画电影的意义大减。


永不露面的殷凤


而在转场缺位、跳帧显著之余,《妙先生》也在看似复杂的世界观升级过程中,令原有深挖人性欲望、颇有剑走偏锋意味的暗黑讽刺质感,降维到环保主义式的世界电影主流价值窠臼。


试问“妙先生”用彼岸花按茬“清除”人类的设想,与灭霸蒸发半个世界的响指又有何差异?


先生不妙

遇事不决,金句不约


《妙先生》改编自不思凡的同名动画短片。令诸多观众选择观看《妙先生》的最大理由,也正是其与不思凡执导作品《大护法》的深度“姊妹片”捆绑。


《大护法》,2017


尽管同样面对技术指摘,但三年前先锋出世的《大护法》,却与同年上映的《大世界》一道为成人向动画电影提供了国产范例。在以花生人、鸭子等形象为基础的社会模型中,大展幻想优势的《大护法》恰恰靠绚烂却克制的喻体,将一切残忍化为令人或会心一笑或不寒而栗的想象风暴。


但换了导演的《妙先生》,却在“前作”最成功的一点上动力不足。且不论近乎放弃创意的人物造型,单论作为叙事核心的彼岸花,就已经是《寻龙诀》等真人电影都用滥的道具。



在这样匮乏的创意支撑下,本应凭画作影像制胜的《妙先生》,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跳入语言类节目深渊。


“没有哪条生命该为别人牺牲,除非他自愿。”


“这世界黑了太久,好在天就要亮了。”


“人不是因为彼岸花而堕落,是因为堕落而引来彼岸花。”


……



乍看深刻唬人的大道理金句,无论在画风割裂的影片中,还是抽离至画框外的生活,于逻辑意义上都是经不得细究的空话。现实生活中已经被类似“心灵鸡汤”折磨太久的成年人,何苦还要在动画电影的幻想世界中重温这些温水煮青蛙的噩梦?


或许,这部尚存几分锐气的作品,在匆忙奔向一次次定档时机的路途中,只能失于打磨、归于遗憾。不过,无论久别重逢的银幕,抑或满怀期待的观众,都值得与更好的国漫银幕相遇。


文/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