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的游戏》:一部讲述自我救赎的科幻电影

时间:2014.01.1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张雨凝

《安德的游戏》剧照

    电影网专稿  《安德的游戏》之前,关于人类对抗外星生物袭击的科幻影片不计其数,来自地球的英雄历经磨难并获得最后的成功似乎已经成了固有模式。然而我们习惯去享受每一次胜利,却从未回过头思考每一场战争。或许这正印证了安德的与众不同——比赢更重要的,是赢的方式。这是他对人性阴暗面的拷问,也是他的自我救赎。
 
    “When I understand my enemy enough to defeat him, then I also love him.”(当我对敌人的了解已经足够让我将他击败,到那时我会同样爱戴着他。)这句话以类似座右铭的形式出现在片头,似乎已经为电影的故事发展提前定下了方向:善与恶从来都不是真正对立的存在。在接下来的故事中,安德的每一步都不断印证了这个说法:看似自我防卫的举动中隐藏着暴力诉求,表面的软弱屈服却是以退为进的策略,痛击对手的回报是无穷无尽的自责……这种矛盾一直持续到了最后的终极战役,让安德在大获全胜保全千万人类生命的同时终结了另一个外星种族。
 
    如何平衡文字与影像语言之间的差异一直是拍摄科幻小说改编电影的难题,很多作品中的内容因为受到时长和技术上的诸多压制,无法完全施展。单从《安德的游戏》的视觉效果来看,影片中指挥学校的竞技场地因其精细的镂空的钢体几何结构,带来了极佳的观赏感受;终极战役的指挥现场,特效团队也通过利用360度无死角的情景切换让观众仿佛置身其中,与安德及小伙伴们并肩作战。
 
    角色方面,安德的饰演者阿沙·巴特菲尔德用他的表现Hold住了这个角色。按照小说的设定,安德需要同时在暴力与敏感这两种极端情绪间转换,在影片里,这些情感元素仅能通过特写和简短的对话来呈现。从起初斩钉截铁说出“I will do everything I can to win the war”(我会不惜一切赢得战争)的冷漠,到片尾为无情杀戮陷入的极度愧疚,巴特菲尔德在影片有限的范围里最大限度的利用面部和肢体语言展现出了蕴藏在他内心中的对立与纠结。
 
    但由于受到篇幅限制,电影被迫对原著剧情进行了过度的删节。这可以说是《安德的游戏》留下的最大遗憾,毕竟不断进行的“内心思考”是《安德的游戏》著作中核心的价值取向,电影则明显缺少了对这方面的着笔。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按照原著中的信息量计算,《安德的游戏》就算拍不了“三部曲”,至少也能填满上下两集。导演最终选择用114分钟来为我们讲完这个复杂的传奇故事,也就不可避免的带来了节奏过快、关系不明、剧情混乱的副作用。影片中,安德共进行了三级晋升才最终完成新兵到总指挥的蜕变,但这当中的每一次“升华”都显得过于仓促,作为将故事引向最高潮的转折,后段安德逃离指挥学校的部分也没能做足内心戏份的铺垫,直接导致结尾处主角大喜大悲的情绪起伏失去了应有的力度。
 
    原著中,安德在这场“胜之不武”的战争之后选择了自我放逐,而电影则让他在一片苍茫的废墟中找到了覆巢之下唯一的完卵。这种改动倒也可以接受,毕竟在这样一场对于人性善恶、战争和平的拷问中,相比过程和方式,结果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文/张雨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