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船夫的故事》美到极致 小田切让有导演才华

时间:2019.10.1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柯诺


1905电影网专稿 著名演员小田切让自编自导的处女长片《一个船夫的故事》近日在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亮相,影片入选本届影展“卧虎”单元,此前还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

 

即便在威尼斯没有斩获奖项,也没有引起评论轰动,但这部低调的作品充分展示了小田切让作为新导演的才华和能力。


 

小田切让曾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透露,因为体检结果不太理想,重新考虑剩下的时间,发现他还是想拍摄电影,所以执导了《一个船夫的故事》。

 

故事聚焦在明治末年,大正初期,核心主人公是一名河边的船夫,这个角色由柄本明扮演,这是他继《石内寻常高等小学:散花》后时隔11年担纲电影男主角。

 

我们也能看出小田切让在日本演艺界的好人缘,浅野忠信苍井优永濑正敏桥爪功等知名演员也在片中以摆渡客的形象一一出现,是意料之外的花絮看点。

 

影片首先带给观众的观感就是一个字:美!

 

太美了。正如小田切让本人面对公众特立独行的造型风格,他那高级的审美意识也带入到本片的视觉美学上。


 

他追求打造精美的画面效果,摄影师杜可风也为影片营造了一个如诗如画的光影世界,取景构图、灯光色彩、运动方式等,每一处都是精心设计,精致呈现。它不是PPT式的电影,但每一帧都美到能够截取做壁纸。

 

主角老船夫把家安在河边,他被村落人群排斥,是隔绝在俗世之外的边缘小人物。山川河流的原始自然美景就像一副古老的日本画卷,从第一幕开始,电影徐徐展开船夫的日常摆渡和独居生活,也渐渐塑造出一个孤独寂寞的老船夫形象。

 

叙述节奏虽然缓慢,但有条不紊、气定神闲。

 

以为是又一部日本老片《裸岛》,在日复一日的劳作里点染现实的忧伤,或者是像《春夏秋冬又一春》般在四季变换里流淌出禅意与自然哲学。随着主要情节浮上台面,我们看到的是小田切让与众不同的表达角度。

 

从演员跨界转型导演,他没有在电影里强调表演,而是专注在深沉的人文思考层面,这一点尤为可贵。


 

一座横跨河两岸的桥即将落成,意味着船夫也将失去工作,旧客与他依然保持着礼貌和友善关系,外来的建筑商、建筑工人却不断嘲笑、奚落他。这些笔触展现了小田切让强烈又明确的表达意图:在现代文明兴起的语境里,他要为传统文化的衰落书写一首悲伤的挽歌。

 

表面上看,小田切让花了两个多小时来思考一位老人的问题,其实他是在思考现代与传统的矛盾问题。影片的英文片名是《他们说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They Say Nothing Stays the Same),这就是小田切让的心声,他对人类社会生活随着文明发展出现变化后提出了困惑和质疑。

 

如同他在创作阐述里所写:“在文明发展的背后,许多东西正在消失。随着世界变得越来越便利,传统和美好的文化变得不再被需要了。大自然被破坏了,我们失去了一些珍贵的东西。我想通过一个船夫的角色,弄清楚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什么是生活中重要的东西。”

 

这种严肃思考带来的无力感与沉重氛围随着一名神秘女子角色的出现不断加重。船夫在河里救了一名受伤的年轻女孩并收养了她,女子的出现彻底改变船夫的生活。


 

当地年轻小伙建议船夫在大桥完工前炸毁,这个想法随着一个孩童幽灵的出现不断萦绕在他的脑海里,电影也用充满设计感的视听语言来刻画船夫的这些心理意象。影片还制造了一些华彩段落,特别是船夫和女孩帮助朋友抬他父亲尸体的场景,他们在雨夜里缓缓走进雾蒙蒙的森林,充满脱俗虚幻的生动美感,也进一步引出主题。

 

主旨立意已经非常清晰,后半部分的剧情发展却不断在做重复表达,冗长到冲淡了更为有力的共情,有些情节甚至让人感到不知所云。比如故事最后没有明确交代这名女子的具体身世,船夫和女子的关系也是若即若离,女子是真实存在还是虚拟的死亡幻象?模糊不清。

 

小田切让实在需要成熟的编剧来帮助他修缮这个剧本,他不会做叙事上的减法,不会调整结构,那种我们更想看到的简练与轻盈只出现在画面情境里,而不在故事编排里。

 

《一个船夫的故事》有传统日本电影的物哀美学,也有小田切让对社会文明发展变化的个人诉说野心,虽然故事高开低走,陷入琐碎与平淡,但它没有无病呻吟,也不浮夸张扬,是一部能够引人深思的处女长片。


 

小田切让转型导演非常有前途,如果还要继续执导电影,我们真的可以好好期待了。

文/柯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