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4年花费3亿仅拿5.6分 游改影要如何破局

时间:2020.07.2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ino


1905电影网讯 上线72小时,片方收入破4262万元。电影《征途》创造了网络首播电影付费模式下的新纪录。


以片方收入粗算估计院线票房,影片大约已达到1亿元票房成绩。导演陈德森发文称:“离目标还有差!”的确,对于一部斥资约3亿的特效大片来说,离回本还有一大段距离。



《征途》前前后后改了三次档:原定2019年11月上映,后来因制作原因延后至2020年元旦,之后再次撤档,又因为疫情搁置了半年。最终,影片定于7月24日付费上线网络平台,也成为目前“院转网”中投资体量最大的影片。

 

作为一部注重视觉表达的游戏改编电影,“院转网”势必削弱观影效果。


《征途》目前豆瓣评分5.6,低于及格线,多数评价特效一流,故事烂俗,更有恶评指出《征途》成了“精品网大”,“院转网”反倒合适。



回看中国第一部游改影作品《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电影《征途》明显有进步,但国内游改影走上的这段“征途”,依旧非常艰难。


特效好,不代表电影好!


2020年是游戏《征途》上线十五周年,电影版在此刻问世,别具意义。

 

《征途》是国产网游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曾创造200万人同时在线的世界纪录,至今注册用户数量已累计超过3亿。《征途》是巨人网络最赚钱的游戏之一,也承载着许多老玩家的热血记忆。


《征途》影游联动

 

电影从2016年启动,项目开发花了两年时间,其中包括确定类型、玩家调研、场景设计、剧本开发等,2018年开机,从拍摄到后期完成一直持续到2019年。

 

4年时间,《征途》如何从游戏变成电影?

 

在场景上,100%还原了游戏里的标志性地图,包括清源村、凤凰城和兽王谷等,都是玩家非常熟悉的地方,而三大怪兽巨蝎、兽王和虎獒也是在原版游戏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升级。



因为导演陈德森此前没有执导视效古装大片的经验,曾拍摄《西游记之孙悟空三大白骨精》的导演郑保瑞在这方面经验丰富,担任本片监制。

 

郑保瑞推荐做过《流浪地球》的特效团队MOREVFX来负责影片的特效,最终特效镜头占据全片80%的比例,也成为最大亮点。



“《征途》的视效比《流浪地球》要难10倍!”


陈德森认为《流浪地球》的暗景较多,细节处的视效不好看不太出来,但《征途》基本都是白天戏,稍微有点瑕疵,观众都会察觉。因此,特效团队对精准度要求非常高,结果也令他满意,“我是110%的满意,不是100%,110%!”

 

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看了两遍《征途》,大赞特效一流。虽然无法在大银幕上展现,影片的视觉效果从小荧屏上看,也显示出了较高水准。



电影的动作场面接踵而至,按陈德森的话来说,就是“过五关、斩六将”,特别是凤凰城里的竞技打斗,不仅要在铁链上缠斗,还有夺命的铁球机关干扰比赛,动作设计同样可圈可点。



陈德森在玩了《征途》游戏时,认为电影要表现游戏中展现的兄弟情、兄妹情,也就是“团魂”。游戏没有固定角色,玩家可以自由选择人物设定,电影就设定了三大主角:东一龙、楚魂和金刚小妹。



其中,楚魂的扮演者何润东算是《征途》玩家票选出来的。楚魂这个角色和游戏里的大将军形象类似,《征途》游戏曾做过问卷调查,多数玩家认为大将军和何润东很像。



“金刚小妹”则是陈德森的想法,这个人物和名字来自现实中的玩家原型。


她在十二、三岁时玩《征途》,很多玩家也喜欢和她结队打怪,后来神秘消失,才发现她因白血病去世。应许多玩家请求,巨人网络游戏公司就在游戏第一关出关处立了写有这个少女名字的碑文。

 

陈德森听到这个故事很感动,就把“金刚小妹”套进电影里,并融合剧情发展,在结局打造了“金刚小妹”的雕像和木碑。


“金刚小妹”雕像

 

从视觉到人物设计,影版《征途》忠于游戏世界观,也照顾到游戏玩家的感受,并且大打情怀牌,片尾出现了500多位老玩家的名单。



特效、动作、怪力乱神和游戏情怀,拿了这几板斧就可以不顾故事了吗?

 

《征途》的叙事模式是在“国恨家仇”的主题下一帮人组团打、打、打,剧情相当简单。

 

戏剧性上的矛盾冲突点有很多:南赵国与北燕国之间的国家冲突;楚魂与南赵关太师之间的冲突;碧奴的父亲被楚家军所杀,碧奴与楚魂之间有家仇;东一龙发现自己是北燕王室后代,与效忠赵国的楚魂也有敌对关系...但是这些冲突设置都非常平面化,简易化。



人物性格面缺失深度,东一龙的善良轻而易举就能把兽王感化,没有任何铺垫,过于突兀。楚魂刚勇、金刚小妹调皮可爱,还有神秘蓝衣女子,只是为了最后引述东一龙的身世,毫无缘由地闪现,人物塑造极其脸谱化。



还有关太师,丝毫看不出他作为南赵人卧底在北燕国的智慧,战斗力也不足。碧奴对楚魂的杀父之仇也在一夕之间转换态度,角色的情感逻辑不够充沛。



《征途》有着以往老港片普遍存在的窠臼:说故事的方式平铺直叙、草率马虎,但注重视觉的生动想象力。可惜,娱乐性不足,故事的吸引力在不断转场的武打场面中消耗殆尽。


如果《征途》还有续集,在剧本上还得多下功夫。


游改影,雷声大雨点小

 

先不以口碑成败论英雄,电影《征途》的问世对国产游戏改编电影有着标杆性意义。要知道,中国首部游戏改编电影是2018年上映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距今也才过去两年。



《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当年开局不佳,票房不到1500万,“故事烂、人物烂、特效烂”等差评齐发,最终以豆瓣4.3分惨淡收场。



国内游戏改编电影这盘IP大棋,各家游戏公司和影业从2014年就开始着手布局。

 

这一年,腾讯对外发出消息,要将旗下的《QQ飞车》《QQ炫舞》《天天酷跑》《斗战神》《洛克王国》以及《地下城与勇士》等游戏改编成大电影。

 

到了2016年,腾讯影业才正式发布年度片单,在21部新片中有三个游改项目:电影《斗战神》、电视剧《全民突击》和改编自《QQ飞车》的动画电影《飞车纪元:钢铁的天使》

 

3年过去,这三个项目的制作进展仍然杳无音讯。


《飞车纪元:钢铁的天使》先导海报

 

这一年,腾讯影业也入局好莱坞游改大片《魔兽》,负责宣传营销。凭借国内大量忠实游戏粉丝的支持和多方中国资本力量的合力推动,《魔兽》在中国的票房表现远远超过北美地区。

 

《魔兽》在全球4.3 亿美元的票房中,海外票房收入占比超过 89%,其中中国观众就贡献了高达2.2亿美元票房,占总票房的一半,实属罕见。


《魔兽》剧照

 

《魔兽》在中国掀起游改影热潮,彼时影剧游联动概念正兴起,国内整个市场对IP又有着极大的热情。

 

网易和巨人网络作为中国本土游戏的两大巨头,也在相继成立影视公司后准备游戏IP影视化的开发计划:网易瞄准旗下的《天下3》《梦幻西游》和《新大话西游2》;巨人也聚焦《征途》《球球大作战》和《仙侠世界》。

 

又是3年过去,雷声大,雨点小,仅一部《征途》顺利制作完成,与观众见面。

 

网易影业在2018年还联手工夫影业打造电影《侍神令》,改编自16年上线的现象级手游《阴阳师》,由陈坤主演,在2019年初正式杀青,目前迟迟未能定档。


《侍神令》原名《阴阳师》

 

游改影的开发周期长,游戏IP热度和受众群体的认知度往往也会随时间和市场产品的更新换代而逐渐减弱,电影改编拿捏不好时机,容易陷入费力不讨好的劣势局面。


游改影,如何破局?


相比游改影,国内的游改剧就比较吃香。

 

《仙剑奇侠传》系列是为数不多成功的游改作品,也引领起《轩辕剑》《古剑奇谭》等单机游戏改编成热播电视剧。


 

如今时过境迁,游改剧难以复制当年《仙剑》盛况,题材改编重点也从仙侠奇幻转向电竞领域。


放眼全球,游改影的历史也不长,好莱坞经历了约30年。

 

90年代流行《街头霸王》《真人快打》这类格斗游戏电影,因为没有拥抱主流类型市场,IMDb均不过5分,观众评价非常低。

 

2000年后,游改影迎来两大热门系列《生化危机》《古墓丽影》,这也是迄今为止在全世界范围内最成功的游改之作。


《古墓丽影》


不过一个系列总有拍到“弹尽粮绝”的时候,号称《生化危机》系列的最后一部电影《生化危机:终章》在口碑上惨遭滑铁卢,主创班底也不得不开拓新的游改领域,转向瞄准《怪物猎人》。


《生化危机:终章》

 

郑保瑞告诉我们,外国的游戏改编电影质量上也是参差不齐,而中国的游戏改编电影正在寻找自己的方向,因为文化不同,“不要老是跟着好莱坞,他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这是不一样的。”

 

他认为,国内游改影还处于一个非常初步的阶段,受益于国内游戏玩家数量庞大,这种电影类型也将不断发展,而改编的最大难点是电影不只要服务玩家,还要服务不懂游戏的观众,让两个受众群体都能接受。


《征途》监制郑保瑞

 

“好莱坞已经累积了30年的经验,他们的制作成本会比我们大。一个好的特效镜头可能平均是三四万块钱,很耗人力、物力。好莱坞的技术、政府与电影公司的配合已经很完善,我们在这方面还需要更大的努力。”


在陈德森看来,国内与国外游改影的差距在于制作预算、技术配套和经验累积等工业化问题。

 

“但什么厉害的动作,什么很强大的,很花钱的视效,其实到最后,还是人物能不能吸引住你,故事能不能让你有追看性,那才是最重要的。”


《征途》导演陈德森

 

网易影业总裁刘国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游戏就像把你丢在冰与火的世界里,你自己随便逛,而不是按照主线剧情走,没有给你一个镜头引导。”从游戏剧情到电影剧情,也需要一个内容反刍消化的过程。

 

对于国内游改影的困局和未来,各方都有不同见解,各方也都有不同的“良药”。

 

从《征途》的效果来看,游改影既要尊重游戏的世界观设定,又不能局限于游戏本身,打好情怀牌+一流特效的确能够带来优势,但是剧情、人物、表演等其他方面也不能落下。


《征途》沙漠截图

 

即便脱离了游戏,也要有自我立足的独特体系,核心重点还是要拥有一个能够打动普遍观众情感共鸣的故事,这才是游改影要坚守的方向。

 

国外游改影用了近三十年才摸索出一条逐渐明朗的创作路线,国内的游改影,也不是短短几年就能一步到位。前方征途,仍是一条漫漫长路。


文/k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