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编剧:写这个本子,我曾经数度崩溃

时间:2020.07.3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专稿 《三十而已》又又又上热搜了。继“三十而已 代入感”、“顾学等话题后,“陈养鱼许放炮梁海王”、“唯一的好男人是许子言”于近日登上微博热搜。一天N个热搜,剧中人物被挨个反复讨论,这对一般电视剧而言并不常见。


毫无疑问,这部剧真的火了。数据显示:迄今为止,《三十而已》收获了超过20亿的全网播放量。而在豆瓣页面上,它也凭借精彩的剧情和人物塑造拿下了7.8的高分。其中,超过70%的观众打到了8分以上。



不少评论都不吝“溢美之词”,表达了对该剧的喜欢。



这部剧究竟有何魅力?好评如潮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创作“秘笈”?


近日,《中国电影报道》独家采访了《三十而已》的编剧张英姬,听她聊一聊与《三十而已》的创作故事。



以下为张英姬口述,由笔者整理。


01.过了30岁,我觉得有信心写写女人的故事了


我自己在过了30岁、完成了人生不少重要大事后,就觉得好像有信心了,可以写写关于女人的故事了。


有这个想法后,就跟柠萌影业那边聊了一下,给他们报了这个题目。柠萌一听,觉得说“三十而已”这个题目就挺有故事的。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创作过程中,我一直强调整个剧的创作态度都要落在“而已”上。希望大家看完后能有一种“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觉得30岁也不过而已,能萌生更多勇气。涉及到现实题材的创作,编剧都需要特别留心生活。


从一开始,我就希望能描摹出活在当下的三个女孩的真实形象,所以特别在意能否把她们身上的生活质感刻画到位。



从我第一部戏开始,李晓明老师就告诉我,人物小传是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你必须要很认真地写,写得越细越好。只有这样,未来在推进剧情的时候回头看,才会发现人物小传能给予很大的助力。


所以我写东西时,一定要先在内心孵化每一个人物,把每个人都想得透透的再动笔。不然后期你再加入剧情和情节,就会觉得跳,就很不生活。



从2018年初开始构思到正式动笔,我大概准备了几个月。自己有认识的一些柜姐朋友、在物业公司上班的朋友、从事媒体行业的记者朋友等,柠萌这边也帮我安排了一些采访的对象。在跟他们的相处过程中,我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把握了一些细节。与此同时,我还跑去一些奢侈品店观察柜姐,看她们平时是怎么工作的。


几个月的观察过程下来,我基本摸清了几个职业的真实样貌,也确定了人物的整体质感。



譬如说钟晓芹这个角色,我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她不会开车,这点也非常符合她的人设。按理说,像她这个年纪的大城市女孩不会开车的真是少之又少。但她是一个从小就我爸我妈开车带我、长大后相亲结婚老公开车带我,安静坐在副驾驶的的存在。如果有天她突然觉醒了,说我要长大,可能她也就想要掌握自己的方向盘了。


顾佳这个角色也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只要跟家人出去,都是顾佳开车。这其实也是我想好的设定。



他们这样一个家庭,丈夫平时是一个艺术家的状态,工作又很辛苦,顾佳作为全职太太,为了照顾丈夫孩子,平时出门开车是很合理的。与此同时,她和她丈夫两人的关系有点像是导演和制片人。丈夫搞艺术创作,顾佳控制成本预算,所以两人存在一些天然的矛盾。



你看全程都是她开车,她来把握方向盘,也说明了他们之间其实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失衡。


02.我从没觉得顾佳完美,她就是给人很大的压力


前段时间,“顾佳”这个角色引起了不少讨论。有评论说她好像人设变了,其实没有。我从来没觉得顾佳是完美的,她也不是爽剧大女主。



她是那种首先要求自己完美的人,要自己做到很完美,再拉着你一起前进。但当遇到许幻山这种有点孩子气、有点艺术家风格的男人,就会产生很大压力。


这并不像大家所说的,为什么这么好一个家庭,怎么突然许幻山就出轨了?所有东西都是有铺垫的,所有矛盾也是有先兆的。大家可以慢慢往后看,整条线有很多很现实、生活的内容,可能会很扎心。



我写顾佳的原因,也在于希望能呈现一个比较少见的全职太太的形象。


这个时代涌现出非常多优秀的女性,有的选择做职场拼杀的白领,有的选择做照顾家庭的全职太太。但即使做全职太太,她们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和自我,希望把所有事情做得井井有条。我就是想写出这一类人的生活,也希望能够改变大家对于全职太太的传统认知。


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我描述的几位女性原生家庭其实都特别暖,没有那种拖后腿的现象。我自己其实觉得,爱有时候会比所有的负担都重。譬如说钟晓芹这个形象就很明显,父母爱她,但是也在不断介入她的个人生活。


这样的原生家庭,父母会成为她无法迅速成长的一个原因。因为这种爱,这种大包大揽,某种程度上会成为一种负担。剧中女性遇到的问题,是现实中大部分女性都会遇到的。



现代女性的自我要求都很高,很优秀很有魅力。但与此同时,她们也背负了很多。身上的压力、遇到的窘境,会在一定程度上让她们更好更快地成长。所以她们做的很多事情,可能当时观众不能理解,但其实都是隐忍后的一个反击。


03.我不觉得陈屿“渣”


我其实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写东西的时候也从没有仇恨男性。



虽然我特别喜欢写人物的成长,也喜欢从女性视角代入,所以在一些情节点的塑造上,大家可能看到的都是钟晓芹等的视角。但我一直跟自己说,千万不要踩踏我的男性角色,因为一旦踩踏男性角色,可能女性角色就会跟着崩。


无论哪个人物,我一直希望大家能站在一个更客观的视角上,去看到人身上本来的弱点和缺憾,没有人是完美的。



像陈屿之前就存在一些争议,他的不善言辞也好,不爱表达感情也好,其实都有原生家庭的影响在。其实我一点不觉得陈屿渣。相反,我内心非常喜欢陈老师那个角色,因为他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



不善交际、喜欢宅,有挺高的道德标准和自我要求。他如果真的很差劲,也不可能找到钟晓芹这样好的老婆。


陈屿跟钟晓芹的爱情,从根上来说就不一样,因为家庭环境和氛围不同。正常情况下,如果两个人互不相识,到了年纪通过相亲结婚,在没那么深的感情基础上,是很难持续下去的。你想想,刚开始结婚也挺甜的,但就是在时光和岁月蹉跎中,逐渐就凉了。



但只有凉了,钟晓芹才能正视她的一些问题和陈屿的问题,才能下定决心去成长起来。成长后两人还能不能继续走到一起,这就又是另一个新的话题了。


从人物名字上,其实也能看出这个人的个性。创作时,我会考虑这个人物是做什么工作的、什么性格,然后根据这些设定和细节来取名字。整体的思路就是,希望他\她的名字,能跟人设很贴连。



像陈屿,我就在剧里解释过,比较内化、孤僻的性格,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孤岛。许幻山呢,就有点梦幻色彩,因为烟花其实是一种最玄幻的东西,很美很灿烂但也容易出事。


我有个朋友的爸爸就是做烟花生意的,有天他跟我讲说,这个行业其实能安安稳稳的,就会是一个好买卖。一旦出事,可能拥有的一切都会很快消失。这句话给了我很大启发,我觉得许幻山和他的焦虑感其实就像烟花生意一样,是坐在火药桶上的。


一个火星子,可能就炸掉了。



人如其名,许幻山、顾佳他们所拥有的财富、幸福等,就像一场幻梦一样,随时会消失。伴随着剧情推进,问题慢慢出现,大家也都能看到更多内容。


04.写作过程中,我曾经数度崩溃


从准备到完成,我差不多花了2年时间。持续地写,基本没有停下来的时候。整个写作过程中,我曾经数度崩溃。



特别焦虑、痛苦,因为我很想能在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写出一个真实的、有温度的女性故事。那么每场戏这句台词要不要说、说多少,其实写的时候都很忐忑,反复考量、斟酌。这是我觉得很难的一个地方。


写作过程中,一旦焦虑产生,我就容易浑身难受。尤其写到王漫妮与梁先生这条线的结束,以及后面非常多重场戏的时候,我真的焦虑到不行。有场戏拍的时候,导演跟我说,他跟童瑶老师拍的时候,童瑶老师也崩溃了。所以其实整个创作过程中,我觉得我们主创都挺不容易,经历过很痛苦的状态。



因为故事来源于生活,一旦剧情遇到什么坎的时候,我也会跟我老公聊,他可以提供一些男性的视角。导演、柠萌的制片人、责编也会给我很多素材和支持。


王漫妮、顾佳、钟晓芹这三个角色,我都是把自己掰开来写的,每个人身上都有我的影子,我朋友的影子,闺蜜的影子。



写这三个人的时候,我付出了相同的爱,因为她们都是很有魅力的女性。我入行这么多年,觉得自己还算比较顺利的。编剧是一个很累、也容易痛苦的职业,但当大家认可的时候,获得的幸福感也是非常大的,所以我经常笑称每次播剧都像在过年,特别开心。


这次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关注度,内心挺忐忑的,这是实话。



希望大家看完以后,依然可以认同这个故事。我觉得编剧只要把自己想写的东西写出来,把人物等根基搭好,发自内心地写出来,观众自然会认可你,也会给到你尊重。


我下部还打算写个爱情剧,暂时还没考虑别的题材。因为我喜欢观察生活,觉得生活常写常新,特别有意思。



最后讲个小故事吧。有次,我带我女儿去书店挑书。看到两本书,一个写着《男孩要学的一百件事》,一个写着《女孩要学的一百件事》。打开一看,男孩那本是说如何露营,如何冒险,如何生活,女孩那本就说怎么给芭比娃娃挑好看的衣服,怎么梳头发。看到这些的时候,我心里很不舒服。


为什么男孩要去做勇敢的事,女孩只要学给芭比娃娃穿衣服?这种性别的刻板印象,真的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才能消除掉。我也会把这样的故事和感受,放进自己的下部作品里。


采访、作者:娜塔莉·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