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天宇:我当年就是那个靠运气出来的话题人物

时间:2019.09.2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派翠克
对话马天宇:做喜欢的工作 再苦再累也会坚持到底 时长:06:52 来源:电影网

对话马天宇:做喜欢的工作 再苦再累也会坚持到底收起

时长:06:52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尼尔·波兹曼曾经这样批评电视产生后的娱乐业时代:“电视是我们文化中存在的、了解文化的最主要方式。于是,电视中表现的世界便成了这个世界应该如何存在的模型。电视关心的是给观众留下印象,而不是给观众留下观点。”

 

这本《娱乐至死》在波兹曼去世一年后被引进中国,那一年,湖南卫视举办了第一届超级女声选秀节目,娱乐业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一个一个偶像被制造,被消费,然后被消失。



马天宇是留下来的那一个。和他同一届的《加油好男儿》十强,还活跃在娱乐行业里的,屈指可数。但在那一年里,这个显得青涩的男孩曾引来无数争议。

 

我们说,是不是每一年的选秀,都会有一个话题选手?

 

他答得很爽快:我当年就是那个话题人物,靠运气出来的那个话题人物。

  

1905电影网对话马天宇


    现在再去回顾马天宇的成名之路已经没什么意义。但他恰好出现在了音乐行业开始逐渐下行,影视行业正在上行的时间点上。刚出道,他发了两张专辑,有了那首大街小巷都在播的《该死的温柔》。但是然后呢?

 

他找到的解决方法是回到了校园,在北京电影学院念了两年表演。毕业之后接到了《黛玉传》,挑大梁演贾宝玉。

 

马天宇在《黛玉传》中饰演贾宝玉


现在回忆起这些往事,马天宇说自己也曾经对剧组有过憧憬和想象。但到了片场才发现,自己不是那个被众星拱月的人,大家各司其职,术业有专攻,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手上的事。

 

从选秀节目的高人气选手,到进入剧组后有些孤单的人,马天宇说,第一部戏就让自己发现,拍戏不是自己想象的那回事儿。但好在他认定演戏就是自己的热爱,那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时,“我觉得再苦再累,都能坚持,那是一种精神。”

 

《加油好男儿》时期的马天宇


戏拍多了,马天宇发现,这就是演员应该承受的。这一行就是这样,演员不是中心,行业里的每个人,都在做好自己的事情。

 

但马天宇一直说自己是拍戏时容易受影响的人。他需要好的环境和对手,这样的人一起合作,自己入戏特别快。但在拍摄大场面,人员一杂,他也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去表现。戏已经演过二三十部,马天宇愈发觉得演戏靠经验。

 

“我觉得每一个人在某一个阶段的时候都忽然会开窍。”他这样总结,但是对于自己,他好像没那么确定:“我觉得我算是开窍比较,我也不知道算早算晚。”



开窍早晚,可能有些迟疑,毕竟刚刚33岁的他,用哪个标尺去衡量开窍早晚这件事,确实有点难,但是对于演戏的快乐,他很确定,那是拍《三国机密》的时候。

 

《三国机密》是马天宇少有的古装正剧,他在戏中一人分饰两角。和他搭戏的是万茜。马天宇说,那是第一次跟这样类型的演员合作,自己刮目相看。在他眼中,万茜是个能给自己氛围,把自己带起来的人。


《三国机密》马天宇剧照

 

这部戏播完也是一年前的事了,但是马天宇仍然喜欢提起。他觉得戏很精彩,演员都很好。自己拍得开心,只是每部戏都有自己的命。就像接《我的莫格利男孩》,他也没想到这个角色会爆。

 

他把接戏这件事说得很坦然。公司考虑演员的发展,选戏的时候会考虑戏未来播出的时候会不会火,会不会有爆点。马天宇不。他选莫格利,因为是个小狼人,有太多的想象空间。选《流淌的美好时光》不仅是和郑爽的约定,也是自嘲现实生活中“学渣”的自己终于有了演学霸的机会。

 

这些角色在马天宇眼中,都是和自己迥然不同的。2019年上半年,他的经纪人帮他推掉了三四十部偶像剧的剧本。在他眼中,那些角色千篇一律,“我不是特别想去重复这样的角色,或者是重复我自己。”

 


他在电影中不重复自己的机会似乎更多一些,虽然和每年几部的电视剧比起来,他拍的电影少得多。《万万没想到》里,马天宇演被心魔所累的仙家弟子。那部戏恰好是黄建新监制,于是有了接下来《建军大业》的机会。

 

《建军大业》里马天宇的的戏比较多。大多是各种需要奔跑的戏,树林中,河床上。有一场戏是在河床上跑,河床上石头多,马天宇跑了几次崴了脚。一切都被黄建新看在眼里。于是在《决胜时刻》的时候,黄建新把马天宇喊来串了几天的戏。



他一直有种默默证明自己的习惯。因为他觉得自己从出道以来一直在被质疑,“大家都觉得我不会演戏或者是说我是花瓶什么之类,但我觉得这个东西可能跟长相有关系,我觉得我也不怪任何人。”

 

这种质疑来自他《加油好男儿》时的表现。回忆那个时期,马天宇说,自己胆子小,不敢唱歌。他发现,在需要表现自己的时候,自己是一个特别不会表现的人。

 

那个时候就有了考北电的梦想,于是去参加了选秀锻炼自己,不然作为考生面对老师的时候,他害怕自己突然冷场。

 

然后马天宇就成为了那个幸运的人。但他现在觉得“做这一行呢,大家其实都是靠运气啊。我觉得每一个人很努力,然后我觉得接下来就是要靠运气。”



慢慢的,他的心态有了调整。马天宇相信经验带给自己的能力。“我觉得之所以我现在有这个自信,可能更多跟我的经历,肯定是有关系的。所以我现在没那么害怕别人质疑我了。”

 

这种慢慢进入平静的心态,让马天宇放下了另一种执念——曾经每个采访他的记者都知道,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去演文艺片。

 

其实也不是放下,更像是一种短暂地让梦想休息。马天宇把它叫做疲惫期:“我的欲望一直不想得到满足,但是一直得不到满足,我觉得这个欲望有的时候会疲惫,我现在可能属于疲惫期。”



他说现阶段的自己没有那么渴望了。但是他也知晓自己身上的矛盾:即便如此渴望,他却一直是个在等别人给自己机会的人。

 

这种等待,可能源于内心深处的一种恐惧。马天宇害怕,自己因为一个角色闹出的动静太大,会让大家的努力付之东流。

 

马天宇希望自己能适合这个角色,导演能考虑让他演。这样的角色,他一定会好好表现自己,把剧本和角色都好好揣摩,但是他不想去争取没有被考虑,只是被导演觉得用他也可以的角色。



所以这段时间,他开始陪家人,然后等待好的剧本和角色。

 

“你不觉得等待是一件特别恐慌的事么?”我们问。

 

“跟你说实话,因为我觉得我有资本等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我自己的莫格利男孩那时候还没播,然后谁知道这么快8月份就播了,”马天宇说,“所以我就不敢再等了。”


文/派翠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