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杨紫:把最真实最珍贵的表演留在镜头里

时间:2020.05.2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青年演员杨紫致敬平凡英雄 被抗击疫情的白衣天使深深打动 时长:05:00 来源:电影网

青年演员杨紫致敬平凡英雄 被抗击疫情的白衣天使深深打动收起

时长:05: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讯 《家有儿女》,陪伴了一代人的童年。转眼15年过去,彼时饰演夏雪的小童星杨紫,如今也是演艺圈扛得动大旗的头部“花旦”。


 

不少与她合作过的演员,都戏称“看着杨紫老师的戏长大”,每次,杨紫都“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而过。言下之“真我”,也如同她的大笑一般,是单纯和洒脱。在杨紫的微信朋友圈里,她自称是最活跃的一个,留言永远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有朋友给自己宣传,她就会去点一溜赞。

 

杨紫从不忌讳“自黑”,会调侃自己的体重,存自己的表情包,看杨紫超话里的发言,如果有吐槽自己的,她还会跟着笑。遭遇到奇葩事儿时,她就在心里念叨“什么鬼啊”,然后就把这事儿过了。杨紫坦言自己的性格像《欢乐颂》里的邱莹莹,就是一个小女生。


 

吃甜食会开心,难过了就哭。去KTV,朋友们会帮她点很多类似《小毛驴》《小邋遢》的儿歌。遇到老师和长辈,她也会“秒怂”,“我从小看到领导和老师都是拐弯走的那种,也不敢说太多话。”

 

平日里,杨紫很多事情会和爸爸商量,而杨紫爸爸的微信名字就是“杨紫工作室”。在不少采访中,杨紫都透露,自己的家庭氛围是充满爱的,也正是这样的家庭,培养出了她单纯乐观的性格。

 

这种性格,让杨紫在演艺圈里通透自洽,而1999年入行以来,21年的戏龄,也让她在演戏上显得稳重和清醒。此次,《中国电影报道》的《仰望——青年演员致敬平凡英雄》特别节目采访到了演员杨紫。借此机会,我们整理了过往《中国电影报道》对杨紫的采访,看她如何集“小女生”和“老戏骨”于一身。


(以下为杨紫自述)


1


我以前不知道“超话”,以为就是微博搜自己名字的首页,后来张一山教我,“超话”就是搜完杨紫,下面有个“杨紫超话”然后点进去,“超话”里就全是关于杨紫的东西。

 

我喜欢看里面好玩的东西,在那儿吐槽我,我也跟着笑,觉得特别逗。我们90后演员朋友私下聊天,包括很多很有名的演员,大家都特别童真,“我看过你的戏”“我也是,好喜欢你”,就特别开心,其实大家私下都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我们演员是普通人,网上这些梗我们都会,也会用自己的表情包,大家可能觉得演员或者明星离自己很远,其实不是的,大家都是一样的。


 

很多人都希望看我和张一山演戏,不是我不想演,而是不想消耗大家对我们的热情,我觉得我们再合作一定得挑对得起观众的剧本,而不是说为了满足大家随便去拍一个戏。

 

如果在演过的角色里选理想型,我会选《烈火英雄》里的徐小斌。像韩商言、旭凤他们更像活在电视剧里的人物,我觉得不会在生活中出现,但徐小斌是会的,他靠谱又真实,我本人最看重的就是善良、真诚,是个好人。


 

我很感谢少年成名,因为少年成名让大家早一步认识了我,我也比同龄小孩早懂一些东西,我喜欢演戏,表演欲特强,如果不演戏我也想不到自己还能去干嘛。我觉得我也挺幸运,之前像《大秧歌》《欢乐颂》《战长沙》这些反响比较好的剧,都是他们选的我。而那个时候的我也没有太多选择权,有机会自然是全力以赴了。


 

其实每个角色到我手里真挺不容易的,比如如果有好的剧本,我就会跟我爸爸说,“能不能联系他们,给我个机会去试戏,让导演起码看一下我”,可能有时候他们会说,“你形象不适合,算了吧”,我就说,“别,你试一下我的戏,再觉得我适不适合”。


2 


接《烈火英雄》之前,我都没看剧本。当时剧本还处于保密阶段,但导演给我讲了徐小斌的原型故事,他跟未婚妻连婚纱照还没拍,就在救火时牺牲了。导演还给我看了许多照片和视频,我当场就哭了,然后导演问我愿不愿意参与这个电影?我就说,“导演,无论什么角色我都答应,哪怕只有一句词,我也要去参演。”因为我爸爸以前是消防员,那一刻我就好像被触动了某个神经,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演。


 

再一个触动我的点就是我演的这个角色,王璐。她首先是消防员,其次也是消防员的家属。虽然她的戏不是特别多,但是他俩的爱情故事光看剧本我就哭了。

 

王璐的职级比徐小斌高一点,徐小斌身为男生,自尊心会有一点受挫,另外他赚的也不多,王璐在拍婚纱照时问他,“我们以后怎么打算”,他说,“两个盲人走夜路”。意思就是,他不敢保证我的未来。但实际上,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不过两个人都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就气哄哄地走掉了。

 

而那竟然就是我们俩最后一次见面,这条线感情很虐,包括最后徐小斌去世的那场戏,也是给我触动特别大。



拍《烈火英雄》时,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你爸爸跟你说了很多关于消防员的事儿,其实没有。现在想了想,也许他是怕我跟我妈担心。后来有一天他跟我说,其实当年他出消防车时就会想,“我只希望能够平平安安回去,回到家里见到我媳妇儿和我两岁的孩子,能再次看到她熟睡的小脸。”他每一次都是带着这种意念出发的,因为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可能去了就再也回不来。


但我爸从来不会跟我们说这些,我真正知道还是长大以后看新闻,包括去了解消防员的生活,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件伟大又危险的事情,消防员用生命来保护我们的平安,所以我觉得我爸超伟大。


《烈火英雄》上映以后他就去包全场,请消防员战友看,回来还跟我说,“你真的是演了一个好作品,你要继续这样努力。”


童年杨紫和爸爸


3


我从小最害怕,也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来,现场给我们表演一场哭戏。”所以我也比较排斥上综艺时演戏,如果大家让我演什么,我就会很搞笑地演出来,因为我觉得演戏是一种使命,是我的梦想,“表演”在我心里位置很高。


 

演哭戏,前期要很努力很用功地进入人物的世界,虽然大家可能会觉得我这么说有些敷衍,但我真的没有骗大家,没有任何技巧,这是我这么多年总结来的,所以我说演员很童真,当你很真诚地相信这个东西,当你真正走入这个角色,就会相信你就是他,所以拍哭戏的那一刻,你就是委屈的。

 

就像《亲爱的热爱的》里面,我跟韩商言分手的时候,就特别委屈,但是我的委屈又不是那种我生气、怨他,而是他不能跟我在一起了,我特别伤心的那种委屈。演《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时候,有一场戏是我去杀最爱的人,那次也哭了,但那是一种仇恨,但心里又很爱他,跟之前的情绪又不一样,所以在演哭戏的时候,我都是根据角色状态来演的。



一个戏如果故事好情节好,我演得就会代入感强一些,这也是归功于导演和编剧,他们把这部戏做得质量很高,包括在拍摄时,现场的一些气氛,也会自然而然地把你代入到那个环境。

 

他们好多人老说我演戏好什么的,我就会说我可能只是更感性一些。我喜欢观察一些事情,然后在角色里去释放这种情感。



如果我要演一个人,我一定心都是跟她在一起的,我希望把最真实最珍贵的表演留在镜头里。


文/幺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