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刘晓庆:我与金鸡奖

时间:2022.01.26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中国银幕

金鸡荣誉墙

1987年,主演《芙蓉镇》获金鸡奖最佳女主角

1988年,主演《原野》提名金鸡奖最佳女主角

作为中国家喻户晓的电影明星,刘晓庆拿下过无数电影荣誉,一座金鸡奖杯,五座百花奖杯……一座座沉甸甸的奖杯证明着她的精湛演技。出道48年,刘晓庆始终不曾忘记拍电影的初,亦为成为中国电影的见证人而心怀感恩。如今,刘晓庆把自己得到的所有奖杯都捐给了刘晓庆艺术馆,她认为观众应该看到它们,“它们全部是珍品,永远不可以复制。”或许奖杯不能够说明一切,但亦是中国电影的组成部分,记录着一个属于刘晓庆的电影时代。

刘晓庆自述

没有人比我更合适胡玉音

对我来说,获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是预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拍《芙蓉镇》时,我已经获得过不少重要奖项,特别是1980年,百花奖一共设立了12项奖项,《小花》包揽其中11项。自接拍《芙蓉镇》起,我好像预感这部影片可能会在金鸡奖上有所收获,颁奖前还跟工作人员开玩笑说,要提前准备好领奖词。所以,当我听到获奖名单时,内心反而相对平静。

《芙蓉镇》原著作者是古华,1981年他的这本小说刚出版时非常成功,有好几个知名导演争相想将其改编成电影,最后是谢晋导演拿下了版权。巧合的是,当时我看完这本小说也觉得胡玉音这个角色非我莫属。我也确实耳闻过,几乎每一个想拍《芙蓉镇》的导演都认为,他们心目中的胡玉音第一人选是我。

当然,谢晋导演邀请我拍《芙蓉镇》,我有点意外。众所周知,谢晋导演喜欢启用新人演员,鲜少选择已经成名的演员,但那时候我已经成名,获得过很多奖。不过,我并不慌张,我个人认为没有人比我更适合胡玉音。后来,我们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聊天时,我打趣他:“你是选不到别人吧。”事实证明,除了我以外,《芙蓉镇》其余七个演员包括徐松子、张光北、姜文等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当然他们现在都是我的好朋友。

彼时,谢晋导演属于只要拍电影,这部电影就一定会获奖,而且是毫无争议的。他非常擅长拍摄女性题材,他的电影女主角都是历届金鸡奖、百花奖的获奖人物,比如《红色娘子军》等等。他是那个时代的神话,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拍得非常出色,所以能参与他的电影,又获得金鸡奖荣誉,我非常敬佩他。

作为一名电影演员,我骄傲我自豪

我向来不看自己参演的电影,这次疫情期间偶然看了一遍《芙蓉镇》,我觉得自己演的还是很不错的,发了一个微博说自己当年还是很在线的。

这部电影之所以能得奖,得到观众认可,其实还在于电影人的不忘初心。因为我们准备期很长,所以我会把自己变成“角色”,在剧组跟别人交流时,对方会认为我就是胡玉音而不是刘晓庆,只有达到这样的境界,我认为就很容易表演了。不止是《芙蓉镇》里的胡玉音,诠释别的角色,我也是如此要求自己。每演一个角色,我都要研究他们,看遍关于他们的书以及体验角色的生活,拍《小花》的时候,我看解放战争的书;拍《婚礼》的时候,我看相关书籍;拍《瞧这一家子》的时候,我去体验生活,获得了很多知识。武则天这一人物,我总共演过五次,每一次都不一样,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体会和经验都在改变,但我的表演都是不减当年的。

《芙蓉镇》中,胡玉音擅长制作米豆腐,我就提前学习,直到现在我的米豆腐手艺也不错。又比如说,胡玉音跟她老公一起数钱的时候,把蚊帐放下来,在里面悄悄的数,她似乎觉得蚊帐可以阻挡一切。这些创作细节共同塑造了胡玉音,也让金鸡奖评委和观众感受到《芙蓉镇》的立体生动。很多时候,拍电影就是细节决定成败。

直到现在,我还是比较怀念刚刚开始拍电影时的“初心”。那时,我们拍《神秘的大佛》都是亲自上阵,包括葛存壮也是如此。葛存壮心脏不太好,每次我们练习的时候,他就要喘半天,我劝他不要太使劲,但当时我们都没有替身,每个人都坚持亲自上阵。拍《小花》的时候,我们就真的去跪。黄山的石梯是凿出来的,上面还留有石头表面不平整的部分,当时演员们都穿着非常单薄的民兵裤,几下就跪破了,但没有人觉得疼,也没有人想到要带护膝,因为担心戏不够自然。每一天,大家早晨四点多钟就起床,一直在台阶上来来回回地练习无数遍,到正式拍摄时反而一次完成。这对我后来的创作影响很大,迄今为止每一部戏,我都不会毫无准备,到现场就演。我觉得我们电影人都特别热爱电影,而我能够成为一个电影演员特别的骄傲和自豪。

马永贞之闸北决
动作

马永贞之闸北

拳打外敌捍卫尊严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我和我的父辈
剧情

我和我的父辈

感悟四种时代精神

冰峰暴
动作

冰峰暴

张静初挑战攀冰壁

棋山传奇
剧情

棋山传奇

棋山烂柯瑰丽传奇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脑移植合成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