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电影院,我想你了!这些电影能让你得到慰藉

时间:2020.03.0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L.C


1905电影网专稿 你还记得上一次,走进电影院看的电影是什么呢? 是《叶问4》?还是《误杀》?或是《宠爱》? 


3月来了,不少人在社交平台上呼喊,“我想去电影院舒舒服服地坐着看场电影”。


如果说想念火锅是单纯的口舌之爽,那么对电影院的念想,是一种精神的向往。



 就像是蔡明亮的电影《不散》里表现的,电影院虽然不见昔日的繁华,甚至难以和家相提并论,但是它却包含了比家还厚重的意味。


当演员石隽坐在影院里看着自己的旧作《龙门客栈》,走进走出的放映员小康和售票员各自怀揣的小心思,那是光影和时间的互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电影《不散》剧照


走进电影院,享受一场梦


电影院是放映电影的地方,对于不少人而言,那就是一个造梦盒子。放映机把这个梦投射到银幕上,近百人在这个盒子里面,享受着同一场梦,但是大家对这个梦的理解又不尽相同。正因如此,电影院增添了不少魅力。 


朱塞佩·托纳多雷《天堂电影院》围绕一家电影院的兴盛衰败展开。从后台至观影,从放映至返场,男主角多多从小混迹在电影院,他不止是一个观看电影的人,因为熟识放映员,成为了那个为观众投射梦境的人。他自己也在当初的那些胶片中,体悟出了生活的奥秘。 


《天堂电影院》剧照


因为放映员的一句话,“生活与电影不一样”,他背起行囊,离开小镇去追逐属于自己的梦想。等他回来时,已成为功成名就的电影导演。人生就是要靠自己去演绎,“生活要难多了”,可是还好,我们能在电影里窥探整个世界,为未来埋下伏笔。 


《天堂电影院》剧照


如果《天堂电影院》是制造出生活和梦的间离感,那么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雨果》则是直接让观众沉浸在这场梦里,去找到造梦的根源。 作为影迷,他是虔诚的。


如今,当漫威电影冲击了更有原创力和艺术性的电影时,他提出了漫威电影如同“主题公园”的批判言论。2011年,当大家口口声声喊着胶片时代已过,电影已死的时候,他交出了这部《雨果》。 


《雨果》剧照


这部电影是马丁向电影大师乔治·梅里爱等电影人致敬的作品,同时他也展现了自己的迷影情怀。他想告诉大家,从一百多年前的《月球旅行记》到如今丰富多样的各类电影,电影就是一个造梦机。 


电影和观众的关系显然是充满了暧昧的关系。到底是影片去定义观众,还是观众选择电影,这种哲学性问题就交给阿巴斯的《希林公主》来解答吧。在电影里,当大银幕被抹去,观众成为主角。这种互文反而成为了最美妙的答案,观众才是电影的最后一环。 


《希林公主》剧照


大家坐在影院里,因为剧情而笑,或是流泪,都是一种对创作者的反馈。这种共情背后,可能蕴含着观众自己的一则故事,打开之后可能又是一个新的电影。 


正如同蔡明亮拍的短片《是梦》,主角坐在红色沙发上看到的影像内容,正是幼年时代的蔡明亮在故乡马来西亚的一间残破老影院里,观看电影的经历。


 


影片里用了一首龚秋霞的老歌《是梦是真》,对于观众而言,这场体验似乎也是如此。 


想念一起去电影院的那个Ta

 

去看电影,成了大家工作之余能多多聚在一起的理由。凳子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此刻,不会有人在乎是不是和对方超过交际里的安全距离,去学会享受这一切就好了。 


家人一定是最早带我们走进电影院的人。电影《岁月神偷》里,这对生活在底层的夫妻,带着两个孩子,天天在意这“一步难,一步佳”的生活。最温馨的时刻,正是一家四口去看电影院的时候。甚至为了省下一张票钱,罗太太还想尽办法忽悠检票员。 


《岁月神偷》剧照


如今想来,这些被偷走的时光显得格外珍贵。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和距离让大部分人只能在春节期间陪父母走进电影院。


《罗马》作为导演阿方索·卡隆的私人家书,自然不会落下很多影响卡隆成长的元素。



电影院在电影里出现了两次,但最迷人的还是第二次,女主人带着孩子和保姆一同前往影院,一路上孩子们洋溢着天真与烂漫。从剧情来看,这里也是女主人一家生活变故的转折点。


 电影院最神奇的地方,就是在于很多人与人之间的故事都从这里发生。


《爱乐之城》中,男女主故事的高潮就是发生在电影院。当他们看到《无因的反叛》中的天文馆高潮戏时,女主便提议前往电影拍摄地葛瑞菲斯天文馆。随后,影片便响起了那首经典的《City of Star》。 



这正是电影院对于爱情的化学作用吧。在灯光昏暗的影厅里,升温的是彼此之间的感情,因为一桶爆米花无疑发生的肢体碰触,都会为这段关系埋下甜蜜的伏笔。 


当然,电影《诺丁山》里,女主带着男主去看自己主演的电影,而对方却因为一时半会儿没找到近视眼镜,拿出了带度数的泳镜出场,像极了外星人的造型,反而为这场约会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乐趣。


《诺丁山》剧照


要说约会的乐趣,《美丽的大脚》里的情节更为巧妙。这里离开了电影院,回归到最初的户外放映。因为设备老旧无法放出声音,放映员拉着女主给电影配起音。虽然配的词和台词天差地别,但两人借题发挥,互相坦露出往日不便言说的心声。


《美丽的大脚》剧照


一个人去电影院才是正经事


对于爱电影的人而言,看电影有伴最好,没有的话,独自享乐也不为过。 《天使爱美丽》中,女主是一个喜欢独自看电影的人,与其说是看电影,她更喜欢坐在电影院里,看四周观众的反应。对于她而言,这种“窥视”成了电影和她之间的小秘密。 



在表现好莱坞黄金时代的电影《好莱坞往事》中,导演也安排了玛格特·罗比扮演的莎朗·塔特去电影院的戏份。因为她出演了《勇破迷魂阵》里的一个配角,为了看到自己在大银幕上的表现,特意来到影院。


她一边沉迷于欣赏她的银幕作品,一边埋伏在观众中,观察那些预埋的笑点能否被察觉,能否逗笑观众。这些细节让一个人的观影充满了趣味性。


《好莱坞往事》剧照


不管是怎么样的观影状态,对于每个观众而言,电影院都是让他们能拥有安全感,体验到幸福感的地方。不过现在,我们只想说一声,“嘿,电影院,我想你了。”


文/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