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张艺谋拍了一部冯小刚式的黑色幽默,姜文主演,充满了现实荒诞

时间:2020.11.28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闲人电影

也许,所有人都想不到。

张艺谋竟然拍了一部冯小刚式的黑色幽默,充满了现实荒诞。

这部名为《有话好好说》的电影,与张艺谋的其他电影相比,或许知名度有些不足,但是不失为一部佳作。

这样一个第一眼看似荒诞的故事却一点也不荒诞。

赵小帅(姜文饰演)骨子里是一个偏执狂,所以荒诞的故事放到他身上,就变得顺理成章。

像他这样的人,在城市里司空见惯,没读过什么书,没什么文化,摆一小摊混口饭吃。

经过社会的毒打后,虽然变得没皮没脸,但他好面子、要自尊,不想被人瞧不起。

赵小帅喜欢上了一个妞儿,此妞名为安红,盘靓条顺,身材火辣,有挂历女郎的面容与时髦,惹得赵小帅这个黄花小伙子好一顿死缠烂打。

他信奉一条真理,既然出来泡妞,那就什么都不顾,礼节、礼貌、文绉绉都得抛之脑后,必须靠胆大、心细、不要脸才能抱得美人归。

于是乎,他的泡妞之道随之呼出,以远交近攻,抛砖引玉,连环计三计将其拿下。

赵小帅也不管别人的流言蜚语,一天到晚跟着安红,琢磨她到底住在哪儿,以便下手。

安红坐公交,他也跟上去,套近乎、贴热脸;安红骑车溜走,他顺手扛起路边未锁的自行车,一路追上去,直到安红消失不见,他依然咂摸着怎么套她现身。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恰巧一收破烂的路过,赵小帅见他嗓门大,心生一计。

以50块钱谈成这笔生意,让他转圈在小区里大喊“安红”,待到人开窗露面后,赵小帅再添50块钱,叫喊声升级为“安红,额想你”。

只是这次并不顺利,闹得小区的住户破口大骂。

此番不顺利,再来另一出。

赵小帅买了个喇叭,在立交桥下找了个大嗓门,吼着“安红,我想你想得想睡觉”,招来一盆盆冷水。

可是这些冷水并没有浇灭赵小帅的热情,反而激发了他心底的一团火。

安红也不知被感动还是没辙了,准备跟他巫山云雨一下子,结束这段闹剧。

怎料干柴烈火,枪已上膛,却被楼下念诗的赵本山打断,让一场风花雪月成了镜花水月。

赵小帅故技重施,又坐在小区门口等安红回家,但这次他没走运。

被一次次打扰的安红,安排自己的新男友刘德龙,当街暴揍了赵小帅,打得他头破血流。

受不了这等欺辱的他,抡起路边看热闹的张秋生手中的电脑朝刘德龙砸去,却摔在了电线杆上,电脑稀巴烂,他也脑壳烂。

弄坏了东西就得赔。

作为知识分子的张秋生(李保田饰演),一五一十地向赵小帅阐述事情的经过。

拿出发票等证据,找到他家中,让赵小帅赔他的电脑,可赵小帅并不认账,叫他找刘德龙或电线杠子去赔,自己没有钱。

眼看这事躲不过去,赵小帅假意与张秋生一起找刘德龙商量赔偿事宜。

实则暗怀鬼胎,带着一把菜刀在夜总会横冲直撞,计划砍掉刘德龙一只手,报当日的当街之辱。

由此开始,事情的性质变味了,赔电脑演化成劝架,赵小帅蹲了大狱,咽不下这口恶气,张秋生懂法守法,被逼进监狱。

也许是上天眷顾,赵小帅迎来了柳暗花明。

安红主动来找他,和他行快乐事,正当二人情真意浓时,张秋生恼人的登门扰乱了他们的节奏。

这一戛然而止又燃起了赵小帅的怒火,他向张秋生示好,同意他的三方协谈,在饭店摆下一桌,化干戈为玉帛。

只是流水有情落花无意。

张秋生一门心思想赔偿,赵小帅的目标却始终没有变,剁刘德龙一只手,任凭张秋生之乎者也,动之以理都不好使。

无奈之下,张秋生只好使出年轻时混不吝的手腕,教赵小帅放下菜刀,拾起板砖,利用敲打报复。

届时,判刑的惩罚可从五年换成十天,赵小帅听从了他的建议,决定先用板砖开花,后用菜刀收尾。

为了确保计划的万无一失,赵小帅给张秋生赔了电脑,让他一走了之,别坏了他的大事。

可是,不想赵小帅行凶伤人,也不想刘德龙性命难保,张秋生到处抢人大哥大给刘德龙通风报信。

赵小帅见状阻拦并告诉众人他脑子有病,经常胡言乱语,行为不端。

又到了饭店,张秋生三杯两盏下肚。

假意撒酒疯,大闹现场,肆意耍流氓,为的就是招来警察,让赵小帅事儿做不成,也为将他从歧途中拉出。

然而一人雄辩,若没有诸葛之才,终究难敌众口铄金,张秋生被硬生生逼成了疯子,被捆在杂货间动弹不得。

赵小帅则成了孝顺的晚辈,继续行自己的张良计。

刘德龙姗姗来迟,带着钱和诚意和解。

楼下,刘德龙点钱分账,赵小帅蠢蠢欲动,估摸着动手时机;楼上,张秋生被当做流氓,让厨师欺辱,受尽折磨。

急了眼的张秋生不堪其辱,一阵扑腾,挣脱了绳索,天花板上的音响因此掉了下来,正好砸在刘德龙头上。

赵小帅看着头破血流的刘德龙,打消了复仇的念头,前去找拿着菜刀追着厨师乱砍的张秋生。

最后,赵小帅事没办成,张秋生成了笑话。

那么,问题来了,张秋生是怎么成为笑话的?

现实又是如何将一位老实巴交的知识分子逼疯?

很简单,就是因笑的不断递进,让他成了众矢之的的疯子。

俗话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守法的自然争不过无赖,所以才会出现“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现象。

当正经的努力付之东流,不得不得接受荒唐的结局时,电影便走向了荒缪,有了层出不穷的笑料,而这些笑都是病态的社会陋习。

冷笑是张秋生的哭笑不得,其中带有希望。

张秋生认定有理走遍天下,所以他不找警察,也不去派出所。

自己一个人谈赔偿,聊协议,制定解决方法,可每当他心生喜悦以为事情快要完结时,总会有岔子出现。

跟赵小帅商量赔电脑,遇到不认账,与他一同找刘德龙协商,遇到持刀砍人,带着协议面谈,破坏了赵小帅的好事。

一连串的打击下来,张秋生从有理变成了歇斯底里。

陪笑是张秋生的强颜欢笑,希望还剩一半。

张秋生攒了一个局,把刘德龙,赵小帅拉到一张桌子上,唠相互赔偿损失的事,刘德龙迟迟不到,赵小帅便将自己的谋划和盘托出,他还是想剁刘德龙一只手。

张秋生一个劲的陪笑,好话说了一箩筐,仍旧改变不了赵小帅的执拗,这样的僵持,一来会使自己惹祸上身,二来电脑赔偿款拿不到。

信了大半辈子“讲理”二字的张秋生,此刻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苦笑是张秋生的啼笑皆非,希望快要降至零点。

赵小帅还了电脑,张秋生心生感激,为帮他免遭牢狱之灾,张秋生用了各种方法。

可是,到头来,他却成了大家眼里口中的神经病,还被绑在饭店杂货间,赔电脑成了,救人的希望快没了。

嘲笑是张秋生的拔刀相向,脑子里只有绝望。

张秋生成了神经病后,被胖厨师虐,全身浇醋,一辈子笑呵呵的张秋生,此刻彻底让自己疯了起来。

他拿起菜刀,在楼道里装模作样,左劈右砍,就要剁胖厨师,以泄心头之恨,后以扰乱社会治安被刑事拘留。

张秋生和赵小帅,其实也是大多数人的写照。

没有什么过硬的本事,也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有的只是一张结巴或讲理的嘴。

可面对无情的社会,有时候就得依靠野蛮和无赖才能解决问题,即使最后的结局是牢狱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