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演三部国庆档大片 他会成为“下一个黄渤”吗

时间:2020.08.2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彭昱畅、彭昱畅、彭昱畅!在最近官宣的国庆档影片阵容中,彭昱畅这个名字,足足出现了三次。在“喜剧梦之队”打造的《我和我的家乡》中,彭昱畅参演陈思诚执导的《天上掉下个UFO》单元,饰演少年黄大宝。



在体育大片《夺冠》中,彭昱畅将诠释“冠军教练”的青年时代,与郎平女儿白浪上演青春版“和平大战”。



在扶贫题材电影《一点就到家》中,彭昱畅则不惜“变土扮丑”,与刘昊然尹昉组成“土味版中国合伙人”,用电商为千年古寨带来发展新希望。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和我的家乡》和《夺冠》两部影片中,黄渤和彭昱畅都将共饰一角——分别出演同一角色的不同年龄阶段。网友调侃道:“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从网剧配角到另类青春片男主,再到国庆档霸屏小生,彭昱畅如何一路完成蜕变?同样擅长塑造“小人物”的彭昱畅,又会否成为“第二个黄渤”?

 

01

“木偶少年”

 

2012年,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木偶皮影与木偶造型专业招收了29名学生,其中就有彭昱畅。高中分文理科时,他没听父亲的建议,坚定地选择了文科,后来跑到北京上艺考班,报考上戏木偶专业,一路都是自己拿的主意。


 

“我从小就不是个听话的孩子,骨子里有点反叛。”彭昱畅这样评价自己,“撞南墙”痛不痛,要撞过才有发言权。同属表演系,木偶专业的学生也要学习“声台形表”等基础课程。也正是从那时起,彭昱畅萌生了做演员的想法,“我可能其他功课不怎么样,但表演课还是蛮认真的。”

 

在他看来,有些“冷门”的木偶艺术与影视表演是相通的,“赋予木偶灵魂,是一个更为艰难的过程。木偶本身是没有生命的,但是通过我们的表演,能够让它的生命力展现出来。”


彭昱畅2018年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大三最迷茫的时候,彭昱畅接演了人生第一部戏,在一部大热网剧中,出演一个戏份不多却足够出彩的小配角,半只脚迈入了演艺圈。还没享受够小有名气的喜悦,彭昱畅第一部担纲男主角的戏,就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彭昱畅主演的第一部网剧《器灵》


进组第三天,他偶然听到工作人员在议论自己,“这个轨道推得很有感情,戏就演得不怎么样了。”这句话像刀子一样扎在心上。彭昱畅本想发作,但看过回放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被人骂不可怕,骂了之后还不改才可怕。没办法,你没有别人那么好的禀赋,也没有别人那么多的经验,你能做的只有比别人更努力。”


彭昱畅《刺客列传》(2016年)

 

多看剧本,多背台词,有空就琢磨下场戏该怎么演。彭昱畅在一点点的积累和进步中,摸索着做演员的感觉。杀青宴时,彭昱畅印象很深,还是那个工作人员,走过来对他说:小伙子,演得不错。


02

 “闪光哥哥”

 

提到彭昱畅,“少年感”是最常出现的关键词。彭昱畅的少年感是特殊的,不是重重滤镜下的校园男神,更像邻家的哥哥,坐在后座的男生。平凡,青涩,可爱中又带着点俏皮。



他说《闪光少女》里的“油渣”李由最接近他本人的性格:看起来很平凡,但关键时刻总能爆发出自己的小宇宙。这部当年的黑马青春片,凭借对二次元文化的破圈呈现,展现了不同以往的燃系青春,获得了当年电影频道传媒关注单元最佳影片、最佳编剧在内的5项荣誉,而彭昱畅饰演的“油渣”也凭借呆萌善良的“忠犬”人设圈粉不少。


 

为了短短几分钟的打鼓戏,彭昱畅狂练了三个月打鼓。每天收工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练鼓。声音太大怕吵到别人,只能蒙着被子坚持练习。敲折了三根鼓槌,手上也满是茧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电影里的那一段鼓点行云流水,格外帅气。



当油渣脱下外套,摘掉眼镜,变身热血少年的一刻,戏外的彭昱畅也与角色一起完成了从小荧屏到大银幕的华丽蜕变。



彭昱畅说,自己想演的是那种看了心里会怦怦跳的角色。《快把我哥带走》中的时分,正是如此。看剧本时,读到时分和时秒在巷子里摊牌时说的那段话,彭昱畅的心脏跳得格外快。正当其时的年纪遇到了合适的角色,那种“想演”的冲动难以抑制。



彭昱畅塑造的时分是立体的,既有漫画的夸张中二,又有现实的克制走心。前半段的坑妹与后半段的温暖虐心,反差鲜明,收放自如。



电影尾声的那段离别戏是全篇的高潮,彭昱畅也拍得格外纠结。“那场戏拍了4天,压力呈几何级数增长。导演对那场戏要求很高,天天晚上都得拍那场戏。当时想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的一个瓶颈。”

 

就这样,彭昱畅与“妹妹”张子枫一点一点磨出了这场重头戏的感觉,眼睛哭得肿得像核桃,也最终成功戳中了无数观众的泪点。



通过《快哥》,彭昱畅不仅留下了一个标志性的角色,更在戏里戏外收获了一份真挚的兄妹情。

 

首映式上,“妹妹”张子枫哽咽着感谢“哥哥”彭昱畅:“拍这部戏最大的开心就是认识了一个哥哥。我拍戏大部分的认真劲儿都是被我哥带的,没有想到我哥会对每一个镜头都那么认真和负责。如果换一个演员,不一定会有这样的效果。”

 

03

“演员诞生”

 

很多人认识彭昱畅,是通过《演员的诞生》。2017年底,刚过完23岁生日的彭昱畅来到《演员的诞生》。同场竞技的大多是比他年长,经验丰富的成熟演员。他没抱希望,一早买好了回程机票,没想到意外晋级。满脸惊呆的表情逗笑了全场观众。



《解救吾先生》《末代皇后》《滚蛋吧!肿瘤君》《投名状》四个片段中,彭昱畅充分诠释了演员的多样可能性,无论主角还是配角,个个出彩。制片人袁玉梅评价他:“骨骼精奇,有一种惊人的爆发力,主场并不在他那儿,但是他的戏,他寸步不让。”


《解救吾先生》片段 


尤其是与陶虹合作的《末代皇后》,在短短十分钟内,他完成了人物从少年到中年的时间跨越和内心刻画。


彭昱畅的“少年溥仪”


“中年溥仪”


从少年的青涩懵懂,青年的意气风发到中年的压抑冷漠,彭昱畅都拿捏得相当到位,在陶虹强大的气场对比下,仍不显逊色。章子怡评价他潜力无限,演起戏来“特别像某一种动物,抓住了就不撒手。”



如果说,《演员的诞生》让观众见识了演员彭昱畅,那另一档综艺则让更多人看到了“彭彭”生活中的更多侧面。他是节目中的“绝对苦力”,各种体力活冲在最前面。

 

别人在节目里的劳动镜头,都是走走过场,他却撸起袖子埋头真干,插秧从白天一直插到天黑。成片中几秒钟的镜头,背后是他几小时的汗水。



在无孔不入的真人秀镜头里,很少有小鲜肉像他一样毫无偶像包袱,暴风吸入,表情“失控”,把形象管理统统抛诸脑后。



何炅形容他,“有小孩子的样子,却没有小孩子的毛病”,“是兼具认真、朴实、机灵的综合体”。的确,彭昱畅身上最可贵的正是一股认真的“憨”劲,踏实,真诚,没有侵略性。或者如另一位评审总结的:极具观众缘。



曾有媒体问他:“你是个容易膨胀的人吗?他连忙摆手:“不敢膨胀,我甚至还有点儿自卑。觉得自己技不如人,长得一般,全靠运气强撑。”



诚然,彭昱畅目前的影视作品仍以青春题材为主,即将26岁的他亟待更多样,更大体量的作品自我证明。也许,国庆档的这三部大片正是他期待已久的那一场华丽突围。比起能否成为“下一个黄渤”,我们更期待,一个独一无二的演员彭昱畅。


文/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