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新闻目录>电影资讯

专访 | 评分3.4,郭采洁版的《喜宝》怎么了?

时间:2020.10.2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miro
和三十多年前的“喜宝”奇妙相遇 郭采洁坦言:我真的懂她 时长:03:25 来源:电影网

和三十多年前的“喜宝”奇妙相遇 郭采洁坦言:我真的懂她收起

时长:03:25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3.4分!这是郭采洁《喜宝》在豆瓣上的评分。一星差评达到56.6%,再度印证了那句话:“亦舒难拍!”


 

影片票房同样平庸,上映四天,仅有5000余万入账。那个戏里“既要很多很多钱又要很多很多爱”的“喜宝”,戏外显然未能如愿。


 

网友这样评论:“郭采洁演谁都是顾里。”“全片都是样板房和婚纱基地拍出的电视剧质感。”郭采洁饰演“喜宝”从官宣那天起就备受质疑。编剧对原著的“魔改”和粗糙的服化道更引发了书迷和影迷的集体声讨。



距离1979年《喜宝》面世已经过去了整整41年,这段女大学生与暮年富商的“忘年恋”故事究竟该以何种姿态”回魂“?郭采洁又如何摆脱挥之不去的“顾里”标签?


宝是谁?

 

“我一直希望得到很多爱。如果没有爱,很多钱也是好的。”作为亦舒的代表作,《喜宝》讲述了一个出身微寒的21岁剑桥法律系在读生姜喜宝,偶然结识了年过花甲的富豪勖存姿,步入豪门,彻底改变人生命运的故事。

 

上面这句被频频引用的“语录”,正是“喜宝”矛盾性的集中体现。这是一段有关爱情与面包、尊严与物欲的“现世童话”。小说中的两句话可以概括喜宝的爱情观和生存之道:


“假使有人说他爱我,我并不会多一丝欢欣,除非他的爱可以折现。”


“我赤手空拳地来到社会,如果我不踩死人,人家就踩死我。”


正如勖存姿初见喜宝时,曾用两个词形容眼前这位21岁的少女:“残酷”又“实际”。这是属于喜宝的人物底色。也正是这种毫不掩饰的坦诚与野草一般的生命力,激起了勖存姿的爱欲和征服欲。



但喜宝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拜金女。一方面,她是剑桥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她渴望成为独立女性,却被现实逼迫用依附男人这种扭曲的方式去实现。


另一面,在她对理想的描述中,爱情永远高于金钱,但屡受伤害让她悟出了钞票比感情更有安全感的浅显道理。



既高傲又自卑、既拜金又仇富,既清醒又盲目,这是喜宝的矛盾性,也是她的悲剧性。可以说,喜宝的人生就是一场原生家庭与社会环境共同酿造的悲剧。

 

原生家庭自不必说。喜宝的父亲长期缺位,母亲为了生计在柴米油盐和各种男人之间辗转,这种缺钱又缺爱的宿命正是喜宝用尽一生拼命想要逃离的。


88版“喜宝”的饰演者黎燕珊在新版中出演喜宝的母亲

 

同时,喜宝的价值观也是当时香港社会的缩影:经济迅速腾飞,阶级分化加剧,对财富的羡艳和对阶级晋升的渴求是喜宝,也是“金钱社会”中每个人的通感。所以说,对于《喜宝》,任何离开了时空背景,抛弃了人物复杂性的改编,都是注定失败的。这正是如今这版《喜宝》的“原罪”。


 

影片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设定都是含糊不明的。主角们的服装和造型时而复古、时而现代。道具里有旧式家电、老爷车,背景里却是新中式样板房一般的装修风格和历史与现代混搭的城市景观。

 

也许主创在刻意模糊电影发生的时空背景,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种完全架空的悬浮感和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揉造作。



再来说喜宝的人设。从官宣之日起,“郭采洁不适合喜宝”的声音就不绝于耳。主要原因是郭采洁不是亦舒笔下那种大胸脯,充满女性魅力的都市女郎,更缺少了喜宝独有的精明和傲气。

 

然而,从成片来看,郭采洁版喜宝最大的问题不仅是造型和气质,而是舍弃了喜宝身上的矛盾性和复杂性。

 

原著中,喜宝这样剖析自己对勖存姿的感情,“开头的时候,为了钱,为了安全,为了野心;到后来,为了耻辱,为了恨,为了报复;到现在,勖先生,请不要笑我,现在是为了爱。我爱你。”



从“为了钱”到“为了爱”,喜宝经历了复杂的心理纠葛。这种现实与理想,物欲与情感之间无解的矛盾是这个故事的残酷之处,也是喜宝最动人的地方。

 

但到了电影中,喜宝的人设被简化成了从小缺爱,而在年长四十多岁的富豪身上寻找情感寄托的玛丽苏少女。结尾处,喜宝放弃全部财富寻找自我的选择,更没有任何逻辑支撑。



诚然,从小说发表之日起,就有人质疑《喜宝》“三观不正”,亦舒小说中的不少价值观放在当下也的确显得格格不入。但我们不禁要问,一个“不要钱、只要爱”的姜喜宝,究竟有没有创作的必要?一次面目全非的改编又何必打上亦舒和《喜宝》的旗号?


 郭采洁是谁?

 

“郭采洁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是专辑封面上甜美可人的“优格女孩”,可以是《一页台北》里的清新灵动的Susie,也可以是《爱》里敢爱敢恨的小霓。但更多的观众还是会下意识地想起《小时代》里的顾里,这个从2013年起就与郭采洁如影随形的角色。



甚至,郭采洁的演艺生涯可以用《小时代》为界,划分成“前、后顾里时代”。“前顾里时代”的郭采洁是清纯可人的“优格女孩”,有着与生俱来的甜美外型和娃娃音,唱片公司也自然而然把她包装成了清新可爱的邻家女孩。


郭采洁《隐形超人》MV(2007年)

 

在剧集《无敌珊宝妹》和电影处女作《一页台北》中,郭采洁也在一遍遍重演着“水女孩”的人设。

 

表面上,郭采洁努力地迎合着市场和大众对自己的期待,内心却充满纠结,“一开始入行时什么也不晓得,能够做的就是满足别人的期待。你觉得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拿吉他太有距离,‘好,那我不要拿吉他’,你需要可爱的角色,‘好,我就把可爱做到极致’。”



从《爱》里的小霓开始,郭采洁开始尝试个性更加强势的角色。影片中,小霓的一句“就因为我没有这么伟大,我就不配爱人,我就不值得被爱吗?”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也引起了郭敬明的注意。他力邀郭采洁出演顾里,那个小说里霸道强势的冷艳女王。


《爱》中的郭采洁


和《喜宝》一样,刚刚公布郭采洁将饰演顾里时,舆论同样是质疑声一片。郭采洁也自认与顾里的个性有七成不像,但偏偏骨子里那份不服输的韧劲却如出一辙,也正是这股倔劲让她顶住非议,演“活”了顾里。



没想到,正是这个饱受争议的角色让郭采洁真正被内地观众熟悉,也成了她难以抹去的角色标签。很多人说,做歌手更能展现自我,郭采洁却坦言,唱歌时的自己像在“扮演歌手”,反倒在演戏中更能释放自我,把个性投射在不同的人物中。

 

比如,顾里是她性格里“尖锐”的一面。在三年四部《小时代》、不断与顾里磨合的过程,郭采洁也逐渐挖掘出性格里自信强势的一面。



这一次的喜宝,同样与她本人有很多共通之处。郭采洁12岁时,母亲因为难产去世,这让她早早地学会了独立和照顾家人。“我在单亲家庭长大,家庭背景和喜宝有一点相似,从小就有很强的经济独立意识。”郭采洁这样说。


在温和柔软的外表下,郭采洁藏着坚强和务实的一面,那份强烈的“野心和企图心”与喜宝有着很强的共振。就像她曾说,自己小时候就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是一个很成功的女人。”



从《一页台北》《小时代》再到进军内地,挑战年代戏《远大前程》《喜宝》,我们不难看出郭采洁一路突破的“野心”。只不过,距离真正的成功,她还欠缺了几分机缘和选剧本的眼光。

 

恰巧,就在今天,郭采洁的另一部新戏《北京朝9晚5》正式宣布定档12月24日。也许,改变就在“下一部”。



文/mi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