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真实故事串起红色交通线上的“绝密使命” |研讨会

时间:2021.05.09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广电时评

作为“红色三绝”系列的收官之作,《绝密使命》以忠诚为母题,生动讲述了中央红色交通线的幕后构建故事,在革命题材的系列化开发、创新性表达上做出新探索。



作者:何茶

20世纪30年代,一条串联起“上海—香港—汕头—大埔—永定—长汀—瑞金”的红色交通线上,有着许多革命英雄的抗争故事。

 

革命历史剧《绝密使命》揭秘的便是这条中央红色交通线的幕后构建历程。该剧于4月18日起在CCTV-1播出,引发广泛关注。

 

5月8日,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福建省广播电视局主办的电视剧《绝密使命》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该剧主创代表、出品方代表及专家学者们,就主题呈现、剧本创作等方面进行了讨论。

 

研讨会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副司长周继红表示,《绝密使命》在故事选择、情节架构和人物塑造方面寻求创新和突破,实现了革命题材的创新化、年轻化表达,赢得了诸多年轻观众的喜爱,为党史学习教育提供了鲜活的可视化教材。

 

《绝密使命》是福建闽西“红色三绝”系列的收官之作,也是“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电视剧展播”活动剧目。周继红说,以“红色三绝”为代表的电视剧创作“福建模式”值得关注和借鉴,这一系列品牌是重大题材电视剧找准选题、讲好故事、拍出精品的积极实践。

 

真实还原“红色血脉”的故事 

在“红色三绝”系列中,《绝命后卫师》聚焦牺牲,《绝境铸剑》以信仰为主题,收官之作《绝密使命》的核心主题则是忠诚。

 

中国文联副主席、文艺评论家李准称,在这条秘密交通线上,所有领导和交通员没有一个人叛变投敌,将各类人员安全送到中央苏区,靠的就是忠诚,“在践行忠诚的过程中,许多无名英雄英勇牺牲”。

 

《绝密使命》总策划袁锦贵说,这些交通员的故事在中央苏区老百姓中口口相传,交通站的旧址遗址也比比皆是,但影视作品中颇为鲜见。“他们都是一批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但这种对革命事业的赤胆忠心,何尝又不是惊天动地,值得大书特书呢?革命斗争的老故事要讲,新故事也要讲。大故事要讲,小故事也要讲。”

 

毛主席曾评价红色交通线,“交通线就像我们身上的血脉”。在剧集中“搭建”起这条长达3000公里的秘密线路,靠的是主创团队对于真实史料的挖掘。

 

《绝密使命》导演白涛提及,诠释那段真实的历史和人物故事,是整个团队创作的终极目标。尽管拍摄时山高水险,几乎每天都有人病倒,但与曾经的交通员相比不值一提。“作为当下的人,能以这样的形式贴近历史难能可贵。”

 

《绝密使命》编剧钱林森回忆,当自己为创作《绝境铸剑》采风时,路过了一个红色交通线的小纪念馆,有了以此创作一部谍战戏的构思,后来接下任务,他从闽西到汕头走了一圈后,发现事实与料想的不同,“真正的交通员平时就是比普通人还普通,沙粒一样落于尘埃,但任务一来马上聚沙成塔”。钻到史料里后,他决定“三千公里一站不落,用开放式的结构跟着任务走”。剧里的人物基本上都有原型,秉持着“模仿历史精神的真实”,最终酝酿出了《绝密使命》的故事。

 

从资料中“走”出的交通员角色们,显露着属于小人物的朴素与平凡,但这些星星之火汇聚,终成燎原之势。广东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苏玉光说,创作团队将交通员的高尚信仰和普通生活相结合,让他们更可信更可爱,也因此才更有冲击力。

 

在呈现中,该剧也兼顾对于艺术性与年轻化表达的追求。中国作协全委、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范咏戈谈道,导演通过对摄像机的调度和景别的使用,将地貌和人物结合起来展现艰险,使山路、丛林、码头等同时作为潜在的表意元素,成为交通员们绝地求胜精神的物质外化。

 

据介绍,该剧90%场景都是实景拍摄,包括大埔的码头、老街道、商铺、特色土楼、交通站旧址、杂货铺等,主创团队还打造还原了当时的船只,带来原汁原味的年代质感。

创新创作模式,挖掘红色题材富矿 

《绝密使命》的故事中,交通员在1300多个日夜用生命维护红色血脉通畅。

 

在福建省广播电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张明生看来,《绝密使命》填补了荧屏上红色交通线题材的空白。而回顾福建先后创作播出的“红色三绝”系列,“一部剧一个主题,聚焦群像式人物英雄形象的塑造,生动诠释了革命年代八闽儿女前赴后继、勇于牺牲的忠诚底色。”

寻找革命历史题材,“三绝”的创作正是基于本地红色文化资源。范咏戈说:“‘三绝’是从闽西老区的富矿中持续不断挖掘出来的。不断发现新的主题和呈现方式,使红色题材成为时代先进文化的支点和观众观看影视剧的主要选择。只有做到以史为体、以意为用,才能在历史题材创作中把握好历史真实和艺术想象的度。”

 

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秘书长易凯表示,深度挖掘本地文化大有可为,“不知道该写什么、该创作什么的时候,就看看这片土地。中国革命的成功是无数个无名烈士用鲜血取得的,也是无数类似‘红色三绝’的小故事、小事件来构成的。”

研讨会上,“红色三绝”的创作模式也引发讨论。重庆广播电视集团(总台)电视运营中心副主任、重庆银龙影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敬东说,“三绝”做了红色题材系列化开发和连续性创作的探索,为红色题材精品电视剧的创作提供了经验和指导。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文联原副主席、文艺评论家仲呈祥认为,在系统性的设计中,先提出“三绝”,然后不断开掘题材,发现其当代价值,并实行资源配置,“红色三绝”创造了福建电视剧新创作模式。

编辑 | 饶文渊 叶晨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