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新闻目录>电影资讯

《流浪地球2》之前,导演郭帆先干了一件大事!

时间:2020.08.2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专稿 《流浪地球》爆了,郭帆火了,同时也更忙了。在很多人眼里,他成为了“中国科幻电影”的重要标签,他频繁出现在各类电影活动上,《流浪地球》甚至成为高中试卷的考题。


毋庸置疑,《流浪地球》下映之后,他依旧是“流量王”。在过去的半年里,他同样不断有新的消息曝光。《流浪地球2》已经进入筹备阶段,有望在未来两年半到三年内,正式与观众见面。《流浪地球》复映版《流浪地球:飞跃2020特别版》即将登陆大银幕,这个版本中,增加了10-15分钟的新内容。



同时,他和管虎路阳导演合作的抗美援朝题材电影《金刚川》正在丹东拍摄中,并计划十月底上映。


 

时间很紧,郭帆很赶。即便如此,他还是抽出时间,干了一件大事——在2020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上,他联合北京电影学院成立了“电影工业化实验室”,旨在为中国电影工业梳理出一套适合中国特色的制作标准流程。

 

电影工业化实验室启动仪式(摄/复合型人才)


因为在制作《流浪地球》的那几年,他在用消耗身体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但他是幸运的,那些问题都得到了解决,电影也获得了市场和口碑的双成功。如今,他却特别希望能回过头来,把过去遇到的坑能再填一填,让别人往后走得更顺畅一点。


现在的问题


中国电影工业化的探索 ,其实从《寻龙诀》就开始讨论。



但是,这个情况似乎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直到《流浪地球》的问世,这个话题又一次被拿到了台面讨论。一百多万字的剧本,八个月的世界观架构,从1977年到2075年的百年编年史,概念设计,故事本土化,制作拍摄,后期特效,跨过无数至暗时刻,《流浪地球》最终让中国观众沸腾了。


 

但是,郭帆却并没因此雀跃,反而陷入了更大的沉思,中国电影工业水准和好莱坞电影工业水准是存在很大的差距的,而这个差距很有可能会影响未来项目的创作。

 

比如,郭帆在拍摄空间站失重的戏份时,吴京需要吊威亚。放在过去,自然不是大问题。但这一次,演员需要穿着六七十斤的宇航服吊威亚,整个人的重心都不稳。结果一场戏下来,他的大腿都出现充血症状。


 

这是整个剧组在拍摄过程中的常态,7000人的团队,155天连拍37个小时。这种“人肉工业化”是目前国内的现状,工作人员只能靠人工进行填补,大家只能加班加点地干。



电影成功之后,郭帆带着《流浪地球》的整个团队,复盘了过去四年的经验教训,不仅如此,他们又去海外走了一圈,和那些更有经验的制片人,探讨了世界电影工业化进程的发展。郭帆并不是遇见这个坑的第一人。



陈思诚在拍摄《唐人街探案2》时,同样遇到过类似的感触。当时剧组选择在了纽约拍摄,更成为了第一部由中国投资的美国工会电影。因此,整个拍摄都要遵守当地的工业制度,不仅有严格的工时和授薪制度——周末薪酬翻倍、基本不接受加班,申请场地还得走复杂的流程,不仅要遵守各式各样的条条框框,改动起来更是得花九牛二虎之力……可能还不一定能改。


 

这就要求拍摄团队必须要有非常详细的拍摄计划,如果单纯和工作人员说,“我想要这种感觉”,拍摄进程可能就没法推进。确实,在这些种种情况的刺激下,中国工业化必须尽快作出更成熟的改变。

 

过去的经历


2014年底,郭帆导演受当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邀请公派留学,开始了在美国派拉蒙影业公司学习观摩之旅。与他同行的还有导演诚、宁浩、路阳。回国之后,这群导演都先后交出了他们的“学习心得”。

 

陈思诚完成了《唐人街探案》的拍摄、郭帆接手了《流浪地球》、宁浩开始筹备《疯狂的外星人》、路阳也着手准备起作品《刺杀小说家》


 

在这次的学习中,郭帆对好莱坞工业体系印象深刻,“现在好莱坞的电影人和你谈的都是需要好的故事、好的人物、好的理念,没有人和你谈工业化”。

 

那么什么是工业呢?在郭帆眼里,工业就是一个工具,一个能更优化电影制作的工具。他认为,“若未来想批量化生产,得先理解工业化的底层逻辑,那就是要标准化,要可量化,之后才能被分配,被分配才能分工,分了工才能够提高效率。”


 

《流浪地球》成为了他的初步实验。当时整个编剧团队有七个人,有人负责未来世界自然环境和社会生态设计,也有人专门撰写这些环境中的标语口号等细节的,大家通过编剧软件分工协作。


 

编剧软件能把剧本格式标准化,统一字体、统一格式、统一行间距……还能统计出每个角色说了多少对白、每个场景用了多少遍,剧本方向和人物走向都能及时调整。

 

电影工业化实验室取得的关于好莱坞剧本格式标准的成果(摄/复合型人才)


当制片人拿到一个这种标准下的剧本,那心里就有一定的概念。比如剧本拿到手是90-12页,其实就是完全对标了电影的时长90-120分钟。那么,制片人在看的时候,就能直接感受到电影的故事节奏和结构。除了编剧软件之外,还有场记使用的相应软件。



但当时有工作人员并不愿意使用,觉得还不如一张纸来得方便。“你今天是快,但你记一百天就是一百张纸,一百张纸里要寻找任何一个信息,怎么快速找到?这些纸一旦丢了该怎么办?”郭帆直接点出了老方法的问题。

 

很显然,中国电影工业化不仅仅是一部电影,或者一位电影人就能改变的,它背后涉及了更多的是整个产业链上的人才培养。


未来的探索


“电影工业化实验室”未来要做的,就是希望能培养出更多的郭帆。郭帆在这个人才培养机制下,正在逐渐做出一套全新的流程,除了上述提到的剧本标准化以外,他还提出了一个更新的观点——虚拟制片。

 

郭帆(摄/复合型人才)


这个模式已经率先在路阳导演的新作《刺杀小说家》中做了尝试,这种技术其实就是所谓的前期预演。在过去,导演拍摄正片之前,都会简单做出一个动画小样给投资人看,提前呈现自己的镜头调度、叙事、节奏等。正是所谓的前期预演,这并不需要主演参与,而是完全采用数字化替身,让动作演员穿动作捕捉服表演,用虚拟摄影机拍摄。


 

郭帆也预言,往后虚拟拍摄出来的画面,会越来越接近实拍的效果。他同时提到,在拍摄《李献计历险记》的时候,他做出的分镜和最终成片差距在30分钟左右,但有了动态预览之后,这种差距会慢慢缩小到10分钟左右。


 

可见,产业的升级需要技术的驱动,而虚拟制片的模式代表了产业的未来。当然,我们也明白,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仍需要一段时间,但是这个时间会在这群电影人的努力下,被不断的压缩。


文/蓝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