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动画《坏蛋联盟》破亿成黑马!最精彩的竟是它

时间:2022.05.11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L.C
迷人又危险!这些反派形象你爱了吗? 时长:02:09 来源:电影网

迷人又危险!这些反派形象你爱了吗?收起

时长:02:09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万万没想到,动画电影《坏蛋联盟》成为5月影市第一匹黑马,票房一路逆跌,甚至多次单日票房超《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问鼎日冠。

 

截至发稿,《坏蛋联盟》票房,已经超过了打“情怀牌”的《精灵旅社4》的成绩,累计超9800万,破亿只是时间问题。

 


比起往日,超级英雄组团已成套路,而当迷人又可爱的“反派”人物,成为主角,对抗最后真实boss的戏码,反而更容易成为“流量密码”。

 

《坏蛋联盟》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作品。早在2010年,同样是梦工厂动画,就曾制作另一部以坏蛋为主角的动画电影《超级大坏蛋》

 


梦工厂更成功的系列动画《神偷奶爸》,在主打小黄人的卖萌之前,主角设定正是一位代表反面形象的神偷。


抛开这些动画电影,好莱坞在真人电影方面,DC推出了《自杀小队》系列、《哈莉·奎因:猛禽小队》,漫威则成功开发了《毒液》系列,和剧集《洛基》。



“坏”不过是外界给的一张标签,撕掉标签,重新定义角色的性质,或许正是这类创作与当下社会话题共振的关键。


而对于中国电影而言,这种符合“人之初,性本善”立意的创作,是否能尽早出现呢?还是它早已有团队在暗自布局了呢?

 

“坏”的再定义


这些“反派”到底有多“坏”呢?

 

先看动画电影《坏蛋联盟》中的几个角色形象,狼、毒蛇、鲨鱼、蜘蛛,以及食人鱼。从过往认知中,这些生物都是能几秒放倒人类的存在,相对于概念中,善良的兔子和小羊,他们就是邪恶的化身。

 


在电影里,他们四处作案,疯狂抢劫银行和各类珠宝行,行径可谓非常猖狂,就连警察局局长都一次次表明,抓住他们是自己此生的职业目标。

 

最后,他们为了完成更刺激的犯罪行为,假装宣称要洗心革面,成为模范公民。

 


这种设定并不算新奇,《神偷奶爸》第一部就是类似的情况。


超级坏蛋格鲁为了证明自己是史上最厉害的盗贼,宣布要把月球偷回家,可是在与对手的较量中,他不得不先领养三位孤儿,上演一出感人的“父女情”。

 


假装好人的戏码并不新鲜,戏剧效果无不是为了让他们站在最后大反派的对立面。

 

《坏蛋联盟》或许把表达的内容变得更为直接和更合家欢,借由市长黛安狐的嘴,讲出了“从不同角度去看,垃圾也能成为艺术品”。


 

相较于动画电影对于这类创作上讲究的寓教于乐,真人电影则更加直接。

 

DC漫改电影《X特遣队:全员集结》则是以更疯狂的方式打开。小丑女、鲨鱼王这些反派,被一方用致命武器控制,让他们化身“敢死队”,去实现更多难以完成的任务。在剧作设计上,这群坏蛋更多是被动完成了这个逆反洗白的行为。

 


而在《毒液》中,整个设定就相对温和,在毒液和寄主的协商中,完成了从善的行为。


当然,在原作漫画中,毒液本是蜘蛛侠的宿敌之一,这在老版《蜘蛛侠3》中就有直接的展示。随着漫威宇宙的扩张联动,毒液和蜘蛛侠的对战后续仍有可能出现。

 


反派做主角的创作似乎已经成为不少好莱坞电影的新套路,与此同时,也越来越多的可爱而迷人的反派角色被网友“洗白”,那么“洗白”之后的他们,是否有机会让中国电影的创作看见新可能呢?

 

亦正亦邪的可能


亦正亦邪,或是我们过往较多形容这类角色的词汇。而在中国电影创作中,这种角色并不少见。比较经典的人物形象就是来自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群体。

 


在故事开篇,不少创作者都强化了明教四大护法的“恶行”,尤其是青翼蝠王韦一笑的古怪行径,喜欢吸食人血的设定。但在张无忌误闯明教光明顶之后,原本被江湖误会是“邪教”的他们,逐渐在一场场斗争中,找到了正确的位置。

 

这种身份转变的过程,在王晶导演的《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中,尤为明显,更是为这个角色找到了直接的解释,“从不吸食人血”。

 


整个故事,像极了反派做主角的电影设定。以明教这个被大众画上反派标签的组织作为核心,这些人物身上也确实有部分非正派会展现的行为逻辑,但在一环环事件的发展中,最终反派得以浮出水面。

 


事实上,在香港电影中,不乏这样的创作改编。在过往大家熟悉的《射雕英雄传》中,“西毒”欧阳锋就是一个为了至尊武功,而不择手段的反面形象。


但到了王家卫《东邪西毒》中,江湖只是江湖,没有绝对的邪恶和正义,他只是江湖中的那个摆渡人,没有狭义,只有江湖的儿女情长。

 


徐克则用绝美的爱情,让观众在《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中,对那个愿意为爱付出一切的东方不败“意难平”。

 

除此之外,《倩女幽魂》同样以爱情做妆点,把原本是反派的艳鬼小倩进行了二次包装。谁不为最后小倩和宁采臣的爱情而哭泣呢?

 


不仅如此,《赤狐书生》《画壁》等一系列电影,无不到最后走了类似《倩女幽魂》式的剧作框架。

 

相比起他们,郑保瑞版的《西游记》,均对电影里的妖怪进行了再设定。

 

尤其是电影《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巩俐饰演的白骨夫人,完全成为了那个顺应舆论的那个妖。

 


她前世本是可怜的女人,因为村民的误解,或者说是刻意的栽赃,而悲惨地死去。机缘巧合成了妖,却还是逃不过同样的命运,同样的被误解,被栽赃,因为已经是“妖(坏人)”了,所以什么脏水都可以往她身上泼,所以承担了吃小孩的罪名。

 


但随着故事的展开,观众才知道,真正吃小孩的人,是下令抓妖的国王。

 

现实“反派联盟”的出口


可见,从上世纪开始,中国电影在反派设计上,就有了多元的可能。只是相对于好莱坞这一系列主打反派角色为主角核心的电影而言,表达得相对委婉和浪漫。

 

那么,未来完全以此为主角的创作,是否可能呢?概率很大,但仍需创作突破。

 


《东邪西毒》《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等一系列改编金庸小说的电影作品在初期问世的时候,多被书迷,乃至金庸先生诟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作品无不是经典之作。

 


对这类经典武侠小说的二次解构,或是未来的突破口之一。


只是面对这些小说作品,不少仍需版权方的改编认可。但是对于很多已经是公版IP的小说,则是不错的选择。

 

《西游记》中的妖怪则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物形象,更何况,在取经之前,孙悟空本身的形象多有邪典气质。


在很多影视作品中,孙悟空与牛魔王、大力鬼王等“七圣结义”的桥段都被草草带过,或者是忽略不计,只留孙悟空取名“齐天大圣”惹恼玉帝的情节。

 


“七圣结义”的故事是否能被二度创作呢?或也能成为有趣的前传故事。除此之外,《聊斋》《山海经》中各类妖魔鬼怪,无不是概念中对反派的绝佳描写。

 

对于这些家喻户晓的IP进行大幅度改编,如何能让观众认可,不陷入魔改的困境中,这自然是创作团队要面对的。郑保瑞版《西游记》虽然对这些妖怪有更进一步的创作,但最终的效果似乎都很难令观众买单。

 


当然,在现实主义题材的背景中,“狗咬狗”“贼抓贼”式的原创表达,也有很多的例子。《火锅英雄》就是两群坏人的博弈,让最后的正义得以声张。

 

这种形式,同样拓宽了类型电影的创作,用黑色幽默做点缀,既能营造悬疑气氛,也能增加解谜的乐趣,更好操控叙述本身。

 


奇幻古装也好,现实题材也罢,从过去的作品可见,这类电影的创作并不是“纸上谈兵”,只是如何精准抓住创作的要点,不是简单的重复这类设定,或许才是创作者在下笔之前,应该想明白的要点。 


短视频/复合型人才、L.C 文/L.C

金刚川
剧情

金刚川

抗美援朝最后一战

五彩缤纷
剧情

五彩缤纷

朱珠演绎反差人生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我和我的父辈
剧情

我和我的父辈

感悟四种时代精神

棋山传奇
剧情

棋山传奇

棋山烂柯瑰丽传奇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脑移植合成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