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星战粉 也能干下《侠盗一号》这碗太空鸡汤

时间:2017.01.0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KK



1905电影网专稿 2017年1月6日《侠盗一号》登陆内地影市,距离第一部《星球大战》北美公映已经过去了整整40年。截至目前该片已在全球疯狂揽下了8.2亿美元票房。


“星球大战”作为划时代的科幻经典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深厚的粉丝基础,但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很多中国影迷对星战系列并不十分熟悉。《侠盗一号》的聪明之处正在于很好地平衡了这两个群体,一方面在精神上继承了星战的精髓,另一方面在故事上大胆创新,启用在正传中从未提及的全新人物。连导演自己都说电影就是要拍给非星战迷看的。 并希望他们以此为起点打开纷繁浩瀚的星战宇宙。



首先,《侠盗一号》的故事相对独立于星战正传的体系之外,仅仅取材于1977年第一部星战电影《新希望》片头字幕中的一句话,让不熟悉星战故事的观众几乎不需要任何科普就可以进入剧情。


《星球大战》正传是关于“天行者”家族的故事,每一个人都是上天选择好的天之骄子,他们从出生之日起注定与众不同。但《侠盗一号》恰恰相反,在这里没有天选的拯救者,也没有天赋异禀的绝地武士,有的只是一群默默无闻的平民英雄,是他们不惜牺牲为叛军带来“希望”。这种对无名英雄的歌颂和与星战体系不尽相同的价值观,不仅为“星战”注入了不少时代气息,也让非星战粉更容易接受。

 

 

星球大战是经典的美式科幻,但《侠盗一号》的卡司阵容却大胆启用了多位少数族裔演员。其中两大华人演员的身影也无形拉近了电影与中国观众的距离。更让人欣慰的是,甄子丹姜文的角色既不是花瓶也没有打酱油,英文对白也没令人尴尬到出戏。甄子丹饰演的盲僧还出乎意料地在北美收获了一片好评。


不得不说,甄子丹的盲僧人设在几大主演中相当占便宜。首先,原力是星战电影的核心之一,而甄子丹的角色恰恰是主角中唯一的一位原力笃信者,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外,片中时长不多的武打镜头也彰显了甄子丹的武学功底,盲僧对于棍棒的运用突破了传统星战中“光剑”使用的单调模式,多了几分轻巧灵动,一段棍打风暴兵的戏码不难看出中式武侠片的影子。


更有意思的是,“盲武僧”的形象并不是脸谱化的绝世高手,而是在细节中塑造了角色的幽默一面,其反复重复“原力与我同在”的设计相当出彩,让人联想到《大话西游》中唐僧念经式的港式幽默。这种来自亚洲演员的幽默感在以往的好莱坞大片中并不多见。相比之下,姜文饰演的武器专家贝兹·马彪斯则稍显单一和粗线条,除了和甄子丹的互动“基”情满满之外,戏份相对较少,略显单薄。



除了故事和人设,相信无论是不是星战粉都会对《侠盗一号》的视觉效果感到耳目一新。在拍摄中,摄影机虽然是最先进的4倍分辨率摄影机,但部分镜头却是上世纪50年代拍摄老版《宾虚》时使用的镜头,在后期制作时,在使用尖端的电脑技术将宇宙飞船勾勒的细致入微外,还刻意保留了星战独有的复古风格。让影片的视觉效果在现代气息中又不失七八十年代科幻片的复古厚重感。


在最后的几十分钟,《侠盗一号》展现了星战电影中史无前例的史诗般战争场面。海陆空三线作战,场面调度稳中有序,近景大量使用手持摄像机拍摄,临境感极强。让人仿佛在星球大战中看到了太空版《拯救大兵瑞恩》的影子,不得不佩服导演爱德华斯对大场面的掌控力。


 

在影片的最后,“侠盗一号”小分队的全体成员慷慨赴死,用生命换来了莱娅公主手中的“新希望”,也点出了《侠盗一号》最核心的主题—“牺牲”。可以说《侠盗一号》是一曲小人物的战争悲歌,正是这样一群籍籍无名之辈敢于在迂腐的官僚踌躇不前时挺身而出,在残酷的战争中悍不惧死,最终在援军到达的一刻壮烈牺牲。这像极了历史上的无数无名英雄,生命如流星般璀璨却无法在正史中留下名字。


 

这种舍生取义的自我牺牲精神在好莱坞科幻大片中并不多见,倒是颇有几分主旋律革命电影的色彩。《侠盗一号》的主题表达手法与《血战钢锯岭》等美式战争片十分类似,用细节铺陈和人物性格刻画弱化了直接表达主旋律的简单粗暴,没有主角光环的平民英雄也更加平易近人。可以说《侠盗一号》是一碗热气腾腾的主旋律太空鸡汤,但却能让观众喝得心安理得。


在《侠盗一号》中,星战粉固然可以找到数不清的诚意致敬梗,但这些丝毫不影响非星战迷们享受一部制作精良的太空战争史诗。结尾还能收获正能量满满的迷之感动。《侠盗一号》并不完美,但对于一部好莱坞商业大片,你也实在不能要求更多。

撰文/KKK

《极限特工:终极回归》首映礼
动作

《极限特工:终极

吴亦凡迪塞尔耍帅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跨时空寻真爱

勇士
历史

勇士

红军长征英雄史实

僵尸世界大战
动作

僵尸世界大战

世界命运危在旦夕

《举起手来2:追击阿多丸》首映礼
喜剧

《举起手来2:追击

潘长江模仿周杰伦

尖刀班
历史

尖刀班

红军队伍冲破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