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热带往事》口碑两极,“坏猴子”早已做好准备

时间:2021.06.1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青果


1905电影网专稿 “听说《热带往事》确实收到了戛纳国际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先生的邀请,但后期要考虑国内上映等元素…… ”采访尾声,我们和《热带往事》导演温仕培闲聊起影片在国际影展的动向。因为在此之前,不止一家欧美媒体在预测的2021年戛纳片单中,提及《热带往事》,而它是唯一一部华语长片电影。但随着发布会的召开,《热带往事》并没有出现在官方片单中。诚然,国际A类电影节多要求国际首映在影节中进行。 对于影迷而言,些许有些失落;对于媒体而言,多了一份遗憾。



故事之所以变得有趣,是因为它的曲折反转,《热带往事》亦是如此。在戛纳国际电影节的第二批片单公布时,《热带往事》成为了入围官方单元的特别展映单元。同单元的,还有周冬雨章宇参演的短片集《永恒风暴之年》。或许这个成绩,不管是《热带往事》,还是导演温仕培本人,已是最好的结果。 



毕竟,在整个“坏猴子72变计划”里,《热带往事》是最高调的。从电影立项初期,项目就入围了柏林国际电影节天才训练营及柏林合拍片市场联合主办的天才项目市场单元,并最终获得VFF创投大奖;时隔3年,Wild Bunch(法国知名发行公司)在年初的手册中,再次力推该片。 


对于熟悉国际A类电影节的媒体和影迷来说,这次现象都释放了一个信息,《热带往事》未来的首映,大概率会是在某个国际A类电影节中。很显然,电影独特的视觉美学正是近年欧洲电影市场对东亚电影独特风格的偏爱。《热带往事》里的南方城市的潮湿、暧昧、朦胧,是迷人的,但面对市场,一定会是两极的。



上映之后,不少影评人高分支持,但多数普通观众仅执着于其中略显单薄,且故弄玄虚的故事。“越独特的东西,它的分化就必然越大,我选择以这么一种方式讲这个故事,必然会面对的这么一种效果。”温仕培对于如今的反馈,早已做出预判。



而监制宁浩决定做“坏猴子72变计划”时,就已经开始冒险了,“你就集中精力把确实好玩的、有意思的、过瘾的弄出来。我有这些精力和资源,干嘛不做点对行业有意义的?”

 

1.亮眼的开局


故事灵感来自一则新闻,但具体是什么温仕培已经忘记了。他只记得肇事司机逃逸后不停去窥探死者的家属,他萌生了好奇心,“我很想知道新闻事件里那个人的心理活动。”抓住了这份好奇之后,温仕培慢慢往上爬,然后故事孕育而生,那会儿影片还叫《犯罪概率》。 


“坏猴子72变计划”官宣初期,温仕培并没有身在其中,直到第二年,他带着《犯罪概率》来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最终荣获“坏猴子 72 变电影计划特别关注项目”。他也和路阳文牧野一样,成为了一名“小猴子”。


导演温仕培(摄影/杨楠)


拿到上影节创投之后,温仕培又带着作品,以及拍摄的试验片去了柏林。温仕培身上那股吸引到宁浩的才华,再次获得了海外电影人的认可。与此同时,电影正式改名《热带往事》。英文名后续则引用了电影中出现的一首“猫王”演唱的歌曲《Are You Lonesome Tonight》,而这首歌曾被杨德昌导演放进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坦白说,杨德昌导演是我最喜欢和尊重的前辈,用这首歌也是对他的一种致敬。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就是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 



市场似乎也不会留给《热带往事》太多时间。监制宁浩透露,温仕培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觉得张艾嘉符合这个角色,于是借着各种方式把本子递了过去。虽然张艾嘉常年扶持新人导演,但在剧组,她始终处于演员的位置,不会给温仕培提过多意见,甚至都不看回放。 



彭于晏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一个小意外,宁浩和他的一次饭局之后,突然觉得王学明或许可以交给彭于晏来试试,于是,向他介绍了整个项目计划,并发起了邀约。很快,这位大明星就应下了这个本子,甚至为此减重32斤,更是专门跟着修空调的师傅学习手艺,观察他们的行业习惯。 



2018年7月末,《热带往事》正式开机,而彼时的《我不是药神》票房突破30亿。比很多同门有更好的起点,但别人已经拿到足够多的掌声和鲜花时,温仕培会着急吗? 这是我们的一个假设,但温仕培并没有被冒犯,告诉我们,“我想要的永远是自己能不能做得更好一点,而且有些内容需要时间去沉淀。”他为此愿意花时间去打磨,甚至珍惜这种慢下来去研究故事的时间,沉浸其中之后,一切也就没那么着急了。 



或许已经等待了3年有余,临近上映,温仕培也更加不急,采访间又恰是在坏猴子办公室,熟悉的环境里,他永远慢条斯理地回答着我们的问题。但每个回答,都非常精准、到位。“一部电影的诞生其实经历过几次死亡和几次复活。”他用侯孝贤的这句话给出了回应。


2.考究的过程


《热带往事》非常讲究,不仅仅是主创阵容,更是其背后的制作。监制宁浩说,“温仕培是有审美特征的导演,他跟好演员放在一起,能够发挥一种很特别的气质。” 



最初预告片曝光之际,不少媒体把《热带往事》的气质和《南方车站的聚会》相比较。但看完电影之后,大家发现在温仕培的镜头下,那种暧昧朦胧,更如电影片名一样,是那种热带地区的潮湿和迷离。



温仕培想要那种效果,但又不希望最后单纯通过某种滤镜或者其他后期去实现。于是,剧组用的摄影器材配的也是古董镜头。而这套70年代的镜头,全中国也仅有这一套。甚至为此,整个剧组买了400多套不同颜色、厚度、材质的丝袜,然后把它罩在镜头上。于是,在温仕培的镜头下,广州的白天和黑夜变得格外不同,前者是东南亚的柔和,情绪里是汗水之间的暧昧和躁动;而晚上,整个空间被红色笼罩,犯罪世界的格局也被慢慢凸显出来。 



不管是白昼,还是过去和现在,所有时空都是自己的一面。“对过去的回忆是碎片的,有时候是模糊的,甚至你的回忆是不可靠的。”温仕培想要的效果亦是如此。不仅是视听系统,就连整个叙事方式都被碎片化,“它的时空是综合的,不是线性的。”而这种碎片化的叙事方式,是温仕培从剧本时期就定下来的。 



如果用完整的线性故事来讲的话,《热带往事》的故事其实发生在彭于晏即将出狱的最后一天,而所有一切都是关于他的“往事”,正如彭于晏第一次出镜时的画外音,“别人都问我是怎么进来都,我都说忘了,时间久了,真正的原因也就忘记了。”即便如此,电影里还是有大量的闪回、跳切、插叙、平行剪辑。 故事虽然带着悬疑气质,但温仕培并不想让观众去探索案件,于是用这个方式让观众进入到影片中,“故事到结果可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让观众体验故事的过程。” 



事实上,电影在后期剪辑时,还尝试了其他不同的方式,有的甚至会更加大胆,有的则比现在更加复杂,“但现在的叙述方式,是它能呈现出来的最佳方式。”如今的“嫌疑人视角”成为了它较为特别的一面。 



在宁浩看来,“视角是很特别的视角,这里面王学明(彭于晏 饰)有不停地想接近梁妈(张艾嘉 饰)的行为。我小时候也有这种感受,比如干了什么坏事,恶作剧什么的,还想回去看看人家好不好。所以这个故事人性的角度很打动我。”


3.意犹未尽的结尾

 

电影的结尾,一个形似梁妈的背影出现在王学明面前,但却不是梁妈。也有很多人会问,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似乎是带着忏悔,似乎又有些暧昧,说不透的情绪,变得更加湿黏。温仕培没有想直接把这个关系的答案告诉观众,让大家自己去感受。就连张艾嘉自己也说,“这部影片是一种情绪,一种感情,但这种感情你没有办法去说清楚。我反而觉得小温导演的戏,不要去解释那么多,去感受就好了。” 



因为看完电影之后,观众会发现最后还是有些许未解之谜。把故事交给观众,好像成为了温仕培从始至终做这部电影的目的。他在决定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就对外明确要做一部让观众有余味的电影。 电影终于见天地,但这个目的达成了吗?“还是要看观众反馈,我自己可能过一段时间之后,再回过头来审视它。”


文/青果